幾個星期之前,我們把家當送的送,賣的賣,在朋友CK等人的幫助下,剩下的裝進了一個小型Budget箱型卡車,開往維吉尼亞州,從此告別了生活三年的費城。並不是說沒有感慨,畢竟也是居住了三年的地方。只是美國不是我們紮了根的土壤,縱有一點不捨,適應新住處的生活也把依依的離情給磨了。趁著還有些心情,回顧一下寄居了三年的費城。

三年前差不多也是這時候,我一個人坐著華航,抵達費城國際機場。在飛機上,一邊是對我的枕頭虎視眈眈的印度大屁股阿公(最後老阿公趁我假寐的時候,一聲不吭地把枕頭拿走了),另一邊是熱戀的異國情侶。看著身旁成對成雙(連老阿公都有老阿媽伴著),剛告別家人的我不禁悲從中來,流了好幾滴眼淚。到了機場,拎著兩隻大皮箱,來接我的是新研所的好朋友張小元。好在,張小元以我們新研所慣有的「滋滋滋」及「嗯哼」等對話方式,讓我覺得身邊還有熟悉的事物,撫慰了我的心靈。

對費城的第一個印象是「熱」,想來是該年恰逢酷暑,從此我在費城好像還沒遇過那麼熱的夏天。一般新來乍到的國際學生,最煩惱的是住宿問題。幸好有James的引介,過了幾天我就順利地找到一間studio,也因為James的幫忙,註冊、領學生證,也就這樣一關關地順利通過了。再加上張小元以及她的室友鄭蘇珊的關係,讓開學前的我,在費城還有人可以倚靠。不過最驚喜地應該還是後來張大爺在開學前拿到Temple的admission,可以來費城一起生活吧!

我們在費城的第一年活動空間,其實很狹小,大概就是Chestnut、Walnut兩條大街,從36到40街之間。「多采多姿」這四個字,跟忙碌的LLM生活好像搭不上邊。不過我們自有尋樂之道,尤其是下課時直接到獅子頭的房間打飯,跟學姐撲馬也是憶小嬋等人一起言不及義,是很讓人難忘的回憶。雖然宅是宅,可是宅中自有天地啊~

第一年的國外生活,也會讓人有所改變,至少在廚藝上可以跨出一大步。在出國前,東吳的老大及同學們擔心我不會用電鍋煮飯,還把電鍋搬來教室,從洗米開始教起...。然而,經過一年的磨練,同學們!我可以很驕傲地說,在出國一年之後,我沒有辜負各位的期望,我連米粉油飯都會做了!!!雖然這大概是留學生必備基礎廚藝,不過看在認識我的人眼裡,應該算是一件欣慰的事。而另一方面,人的口味也會改變,剛來的時候念茲在茲的是家鄉食物,一年之後雖然不能說不想念,可是西方食物也可以吃得很開心,甚至萌生回國應該也可以來開個漢堡店的念頭。

第二、三年,撲馬、獅子頭等人不是回國,就是遷徙別州。只是留學生活就是這樣:朋友去去留留。才揮別舊人,又有新人來到。第二年之後,有F姐以及獅子妹和CM大哥一家人陪伴。我們也從Penn附近的公寓搬到城市裡來。也從這個時期開始,才真正有了「在費城生活」的感覺。

費城真的是一個很便利的都市,需要的生活用品都可以在雙腳步行得到的距離裡買到,各國料理也不少,甚至連公立圖書館都有新進中文書籍,讓人在精神上更有慰藉。也因為常常步行,開始懂得欣賞費城之美,尤其是Rittenhouse sqaure的公園,小雖小,但一年四季都有不同景色。費城是個有歷史的城市,所以街道狹窄,老房子也多。屋齡雖長,風姿卻很優雅,外觀維護得很好。在center city與old city一帶,一邊散步一邊欣賞老屋,也是一種享受。大學同學W曾跟我說,她喜歡費城,因為有歐洲風,大概說的就是這種老屋與小街風情吧。我們住的地方又鄰近河邊,河道從center city一路延伸至美術館,我們也沿著河道慢跑,欣賞河岸風光。有一點可惜的是,我的體力不足,還沒有力氣跑到美術館前學洛基在階梯上跑上跑下。

可能也是因為認識了這個城市,所以之前的防衛心漸漸放了下來。到費城之前,傳言聽太多,大抵是治安太亂。再加上剛來時看到太多流浪漢,自然戒心升高。不過套句學長說的話:「險境勿入」:危險的地帶,例如北費,不要傻傻闖入,小街暗巷勿進,天色尚亮之前早早回家,基本上也不用提心吊膽過生活。至於街上三不五時跟人要錢的流浪漢,久了也就知道應對之道:點點頭說聲「sorry」,老經驗的流浪漢大概也就知趣了。

費城還有什麼好?還有一項:食物比較便宜,至少與Virginia及DC相比。最便宜又大碗的大概就是Penn附近的餐車,美金四、五塊大概就可以吃很飽。味道也算不錯(註:這是對已經被美國食物馴化過一年的胃口而言)。我常心甘情願走二、三十分鐘的路,為得就是買一盒麻婆豆腐飯或是薑雞飯。現在搬到維州來,舉目望去,哪來便宜又好吃的餐車啊??我跟張大爺說,Penn附近的餐車是無可取代的費城特色。

不過最讓我想念的,應該還是我們住了兩年的小屋吧。雖然是老房子,雖然地板木頭偶而會翹起,雖然沒有管理員幫忙收信,但是空間寬敞又舒服,客廳中間的壁爐也許沒啥實際效用,但看起來就是溫暖。晚上張大爺在桌前苦讀,我躺在沙發上蹺腳看書(CM大哥,感謝您的沙發啊!),真是再舒服也不過。

前幾天晚上,電視台重播湯姆漢克演的「費城」。雖然已經看過,但我還是在電視機前坐了下來,只是看的不是湯姆漢克以及丹佐華盛頓,而是搜尋電影背景的那個城市。十幾年前的影片,我找到熟悉的William Penn雕像、市政廳,還有街道。(不過請問一下:真的有種馬戲院嗎?)丹佐開設律師事務所的那條街,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我覺得自己這種尋覓的行為,好像蔡琴「抉擇」那首歌的歌詞說的:「滿地尋覓雨傘下,哪個背影最像你,啊,這真是個無聊的遊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