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最想念的食物是排骨飯。在美國,吃了很多地方的排骨飯,有些還標榜台式,可怎麼樣都沒有台灣排骨飯的味道。

從小到大,我最喜歡吃的排骨飯之一是我家附近,一家小小家庭便當店的酥炸排骨。雖然嚴格說起來那排骨片蠻薄的,可是滋味極好,基調以黑胡椒為主,但又不會過份搶去排骨滷汁的味道。現在每次我回台中,一定都還會去光顧那家排骨飯。而時光荏苒,店內也已是第二代經營了, 滋味也仍維持不變。

還很懷念台中以前遠東百貨對面,舊東海戲院(是叫東海戲院吧?)隔壁金石堂,騎樓下的排骨飯。我已經忘記該店名稱,只記得生意大好,每次去都人滿為患。店內的排骨是滷排骨,略帶一點甜味和八角花椒之類的味道。我從小學吃到國中,每次吃到他們的排骨飯,就覺得人生是光明的。只是自由路漸漸沒落,遠東一帶店家荒蕪,我們的遊蕩地點也從市中心轉移到中友,進而七期重劃區的新光三越。騎樓的排骨飯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我只能在這裡一邊寫部落格,一邊懷念。

另一家讓我覺得很可惜的消失排骨飯,在國北師附近的巷子內,客家大媽開的,打的招牌是「客家米苔目」。大學時的朋友騎機車穿小巷,帶我從公館一路鑽到這家不起眼的小店。店雖小,排骨飯卻讓人驚豔。這家的排骨飯其實比較類似乾煎,可是可能滷汁好,所以味道佳。工作時我住在成功國宅附近,三不五時也要走到國北師旁光顧。當然,享用時,心中又升起一片光明。不過,前年回國,本想重溫美食,卻驚見鐵門深鎖,聽說已經停止營業。但我寧願相信他們只是喬遷,有一天我還能再次回味。

公館附近好像沒什麼特別好吃的排骨飯。不過我和張大爺以前倒是常常光顧「大福利」,油炸的大排骨,雖然沒有特別好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還算過癮,每次吃完都有一種滿足感。

到了費城後,我試著找尋好吃的排骨飯。初見餐車菜單有「排骨飯」三字,非常興奮。豈知實品完全不是記憶中的台灣排骨飯,三四塊散散的肉排,實在說不出那是什麼。新陶芳的排骨飯還算有味道,但是最近骨頭的部分愈來愈大,肉愈來愈少,果真是「排肉剩骨」,吃起來不太過癮。

我一直納悶,為什麼華人餐廳的排骨飯,總是做不出來台灣那種道地的味道。在台灣那麼隨手可拾的平民美食,對於這些餐廳大廚來說,應該不難做吧?還是我們台灣人口味不同,排骨飯吃在其他華人口中,就是滋味不對?

在美國凡事要自立自強,既然吃不到別人做的台灣味排骨飯,我想學著自己做。網路上其實食譜不少,我也按部就班醃肉。問題在於,要裹太白粉,還要高溫油炸。我動手做菜時,不愛用太白粉,更不喜高溫油炸。到最後還是把醃過的肉拿來乾煎,可火候又控制不佳。中國城賣的肉排有點厚度,我擔心沒煎熟,最後卻反而過當,弄得有點焦焦的。

最重要的是,其實排骨飯的重點不只在排骨,旁邊的配菜更是畫龍點睛:比如酸菜、豆乾、滷蛋、豆皮之類。酸菜一項我就弄不出來啊,中國城來路不明的酸菜我也不敢買。而少了這些配菜,排骨的滋味好像也沒那麼突出了。

唉。排骨飯。現在想來,連7-11的排骨便當都好吃。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