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些條文,不是那麼贊同。尤其是媒體上討論到的,第二十條製播新聞不得違反「事實查證原則」,違者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兩百萬元以下罰鍰。以及三十四條,節目製播單位對於未給予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回覆機會的話,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可循民事訴訟法,聲請假處分。

以下是一些初步的想法:

1. 關於事實查證原則。

媒體報導新聞必需查證事實,這是當然的。不過,什麼算是「事實查證」?做到怎樣的步驟,才算是盡到「事實查證」?打個電話給當事人,當事人電話未開機,我在報導後註明「本台記者查證於當事人,但截至新聞發佈為止,仍無法聯絡上」。這算不算已經查證?或者,當事人說「啊我不知道啦,不知道啦」!記者照樣發表讓當事人難堪的報導,最後補上一句「當事人表示對此事並不清楚」。這樣的事實查證,對當事人有比較好嗎?事實查證,要向本人查證嗎?向非當事人查證算不算?記者我聽說某某官員貪污搞到天怒人怨,我向官員周遭的同事、廠商、親戚佈線,結果四分之三說有貪污,四分之一說很清廉,另外苦就苦在大家都是嘴上說說,還沒有物證呢。(而且當事人拒接電話、即便在人行道碰上了,也是行色匆匆丟聲:「無可奉告」)我這麼努力地採集各方意見,算是盡到事實查證了嗎?

我要說的是,新聞採訪不是這樣一番兩瞪眼,有條線可以清楚劃分出「有事實查證」,以及「無事實查證」。況且,有時候過程真的像是滾毛球:偶爾露出消息線頭,新聞鼻靈應的人,嗅著線頭跟啊跟,先保守刊出個不痛不癢的新聞,也很難說有人看到新聞心下大爽說道:「終於這種事也有曝光的時候」!於是努力提供線索,或甚至提供原本不願意拿出來的公文。各方而來的小雪花,滾成獨家大雪球。要是有個嚴格的「事實查證守則」,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難保扼殺了揭奸發惡的機會,而更懂得玩法律遊戲的人,不也因為有這套清楚的規則,動不動指責記者「沒有盡到查證事實」,用作自保的武器?(後記:關於這一段,我想一想後,覺得我錯了。我知道消息時,多半默默地進行調查,最後驚爆大獨家。如果露出一點風聲,同業馬上就跟進了,最後獨家反而拱手讓人。不過有時候也很難講...(遙想那時候偶爾諜對諜的日子)我的意思是,有些事情真的是像掛肉粽一樣,一個新聞引進另一個更大的內幕。現在進行的案件,不就很多如此?)

2. 關於回覆權與假處分

回覆權聽說是來自於歐陸國家的規定。歐陸方面我還未曾下功夫研究過。請有概念的同學回答。美國這裡類似的大概就是「紅獅案」。最高法院曾經要求無線廣播公司,在涉及公共利益或政治性報導時,必需公平呈現雙方意見,亦即也要給被攻擊的一方答辯機會。這原是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的規定,在紅獅案中,廣播公司挑戰這項規定,但最高法院予以維持。當然這項判決引起軒然大波,媒體之不爽是可以想見的。但大法官的理由是,本案所要顧慮公民全體的利益,而非僅止於媒體權益啊!況且廣播這種東西資源很稀少,當初也是國家分配頻譜,所以國家在這方面可以干涉媒體的編輯內容的權利(比如說,要不要登載被攻擊者的回應之類的)。

這是國外的情形。因為立法理由說這項條文引自國外,所以我也說一下國外到底是怎麼做。重點是國外的月亮不一定更圓,而且一項法律或判決有其社會、歷史背景,當時的時空確立的法律原則,在幾十年後,也許在當地也許被推翻了。就如紅獅案,現在還有很多討論,而且後來的法律及傳播學者也不一定贊成。更何況是時空、歷史都不一樣的台灣社會。

當然我也能體會大家對媒體有點束手無策的無力感,NCC眾委員一定也有很強的使命感,要解決「媒體亂象」。我也覺得必需拿出些方法,約束記者的報導,以及保障被報導人的權益。只是中間的手段就很值得商榷了,這的確也是一項非常艱難的問題。但我總覺得,約束的步驟,應該是先在現行可能的途徑中找方法,有時候不是沒方法,只是被忽略,或者是大家不知道怎麼利用。另一方面,創立新法加諸罰則是一項非常強硬的手段。唯有在真的沒有辦法的時候,才應該走上這條路。而若真的走上這條路,要採用哪種處罰,也有很多選項。

要求廣播電視節目回覆、更正,甚至給予當事人答覆機會(且節目單位不得拒絕),原來的衛星廣播電視法第三十條及三十一條即有規定。修法者可能顧慮到這兩個條文並無罰則,所以要賦予實際的威力,以落實保障被報導人的權利。然而現在的新法一下子就祭出了「假處分」,不但限制了媒體的發言,對於當事人也不太實際。一來,假處分要要先提供擔保,還要經過種種法律程序。一般的小百姓有誰願意走這趟麻煩?我想更快的方式是到PTT的八卦版爆料,或者打蘋果專線,或者到電視台所屬財團的敵報爆料。由於事件之前已經先上過新聞了,所以之前的報導已經先提昇了一部份熱點,其他友台、敵台、友報、敵報的記者應該都會很高興有消息來源,繼續製造話題高潮。所以,大約只有董事長等請得起律師的人,才有時間及閒錢循假處分途徑恢復名譽。

再者,通常要求廣播電視節目更正時,傷害已經造成了。名譽回覆這種事,得要求快。新聞熱潮一旦過去,即便節目給予了答辯機會,沒有耐心的大眾大概反應也只會有「啊 喔 原來這樣啊」,或者「什麼?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唉呦,你要不現在提起,我早就忘了...」。假處分的時間也許不會拖上太久,但是從遞狀、法院裁定、電視台願意更正、與受害者討論答覆、更正的方式,都要用上好幾天。這哪及得上馬上拿起電話要求其他媒體主持公道,隔天新聞就有回應,來得迅速而可以端正視聽呢!?

-----

立法、用法、執法。是一門很細緻的藝術。我是這樣覺得。尤其是面臨新聞這麼複雜的現象時,所謂「規範」,可能要有更靈巧的方式,尤其我們是在一個很活跳跳的社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