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壇的大哥們 -- 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組成了「縱貫線」Superband,出了一卷新歌加合輯,等於是四人的經典歌曲重現。從頭聽一遍,就像是時光隧道走一遭,從羅大佑的戀曲1990,到李宗盛的「十七歲女生的溫柔」,至周華健的「心的方向」以及「我是真的付出我的愛」,最後登場的是張震嶽的「分手吧」,橫跨了我從小學、到研究所的年代。我還記得小學六年級周華健「心的方向」剛出來,大街小巷一天到晚「追逐風 追逐太陽」,還有新研所時,本班的小開在生日KTV唱著「愛我別走」,後來沒過了幾分鐘,我們便強迫他把從屈臣氏買來的男用豹紋內褲帶在頭上(當初應該照相,以後小開要是再上主播台,就可以拿來威脅同學了)。

重點是,從這些歌詞的內容,大概可以嗅到一些時代的氛圍。羅大佑的歌是有點被壓抑的,看得出來一個年輕人的小宇宙快要爆開了,可是還被綁在獸籠中。時至李宗盛,看看「和自己賽跑的人」,多勵志啊。心的方向也不遑多讓。八零年代至九零年代初,大抵是個陽光灑滿的年代,充滿欣欣向榮之氣。同時代的歌,當然還有經典「快樂天堂」、「明天會更好」。也別忘了伍思凱的「愛到最高點」、「生日快樂」、「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從大時局來看,那時後剛好也是解嚴前後,新局面,新希望,連歌都朝氣蓬勃又健康。


然而,時勢移轉,潮流也會更迭。在社會大愛風過後,個人的小情小愛又成為主旋律(或者一直未曾稍歇過,只是八零年代時,鋒頭稍被健康歌曲蓋過)。阿妹嘶聲力竭的「原來你什麼都不要」,還有哀怨的「解脫」、「聽海」,林憶蓮的「傷痕」,成天在大學宿舍裡迴響,當然在KTV也要點個好幾遍。陳綺貞是另一股清新之風,小小的,溫暖的。張震嶽當兵回來以後的「愛我別走」也算是同時代的歌曲,很多男生拿來當主題曲。當然別忘了之後的五月天,「擁抱」原來是唱給同志聽的,可是那個旋律與歌詞,我聽了也快醉了。

當然此後,國語歌壇更是百花齊放。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聽了縱貫線專輯後,我突然很想念那些八零年代的健康又充滿希望的歌曲。可能是因為很單純、很正面吧。縱使有人說,哎呀,那其實是個或多或少還有政治箝制的年代。不過不能否認的是,那也是大家都還能臉上掛著微笑向前看的時候。至少,大家不會怯於說出「希望」兩個字。

前幾天和朋友阿獅在網上聊天,我們都覺得,今天誰要能帶來「希望」,或者一些正面的力量,誰就會是眾望所歸。就像今天美國人對歐巴馬期盼甚殷這樣。接下來怎麼樣,不知道,但至少是一種清新的希望。只是今天的民眾,經過幾番社會變動的洗禮,比起八零年代又老練了許多。要說服台灣這些見多識廣的老百姓,可能要更多的誠心與作為。

那麼,就在我不知道要怎麼為這篇文章做結尾的時候,介紹一首「我心似清泉」。1980年代初,有部電視劇叫做「巴黎機場」。劇情是講反共義士的故事。內容我已經忘了,只記得片頭有個男人穿大衣在巴黎鐵塔前走來走去。而片頭曲就是那澎湃有力的「讓他們都知道!讓他們都知道」!片尾曲就是這首王海玲唱的「我心似清泉」。作曲者是陳揚(他也是「心的方向」的作曲者)。我大推這首歌的曲,尤其是間奏部分,以致第二段副歌。這是到目前為止,第一首我認為伴奏可與主旋律爭相媲美的好歌:間奏部分如行雲流水,第二段副歌的主旋律與鋼琴伴奏有如對話,和諧卻各自擁有個性。至於歌詞,就是那個年代的特色囉~

我本來久已忘記此曲,再想起時,居然是五、六年前賃居成功國宅時。國宅住了很多外省老人家,每到三節,中庭就會請昔日紅星來演唱。這首「我心似清泉」,就這樣飄入我的窗戶,喚醒記憶,然後再也忘不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