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有資格寫考試經驗分享了。。。上星期五紐約律師考試放榜,打開查榜網站,看到「恭喜您通過紐約律師考試」的句子。這是我第二次考紐約律考,我的經驗也許對想要繼續挑戰的人有些幫助。趁我對於準備過程還略有記憶時,快點寫下。本篇以實用為目的,就讓我省下那些文章佈局、詞藻鋪陳,直接進入重點。

相較於去年,本次考試我的準備時間較短,但是心裡比較踏實。踏實的原因是,有去年三個月barbri上課及準備的基礎,再加上失敗的經驗,反省過後,比較知道癥結何在。只是在時間上,因為是臨時起意報名(其中曲折就不足向外人道了),加上雜務繁多,所以有些匆促。我從五月開始準備,六月回台灣搬家,約有三週中斷,六月底回美,直到七月底考試,這樣算一算,大概準備時間兩個月。

事實上,對於第二次準備紐約律考的人而言,時間也許重要,但更要緊的是戰術。我以自己準備時間短促為例,是要說明只要掌握重點,「戰略」可以稍稍換取時間的不足。

對我而言,律考成功關鍵有二:第一,英文閱讀速度以及理解力。第二,能夠辨別rules的細微差異。第二點尤其重要,第一次的律考之所以緊張慌忙,是因只知rules大概,卻難以分辨細微之處,以致於題型小小一變,整個人方寸大亂。

英文閱讀的速度以及理解力是最基本的。當然兩、三個月的準備可以讓功力大增,但最好是平常就開始訓練。LLM的同學平時上課要看的文獻本就不少,這一點我想毋須擔心。「如果」(再三強調,「如果」)在一年LLM的求學期間,各位同學有盡力閱讀指定reading(當然不一定要逐字看完,關於資訊閱讀一事,有機會日後為文再述),那麼一年的訓練應該足夠。再加上準備考試的兩、三個月勤做題目、習慣題型以及詞彙用語,能力應該足夠應付律考。至於已經結束學業,負笈回台的朋友,也許就得自己找機會閱讀英文,不要讓那一年培養的功力丟掉了。至於我,平常就是個學術小女工,常幫老師讀文獻作摘要,再加上翻譯工作,常浸在英語的閱讀環境中,所以算是平常已有練習。(注意:不是人在美國,就理當會在英語的環境中喔 -->這是一般人常有的迷思。若讀者有疑問,請恰身邊曾經當過國際學生的朋友解惑)

在戰術方面,只有四個字:「勤做題目」。一來,以題目加深對rule的印象,再者,從題目中的各種情境,體會rule適用的差異。第三,題目都是一篇篇小故事(比如說,寫刑法題目時,很像閱讀社會新聞),準備起來會比背誦來得有趣。

我回想第一年準備的情形,半天上課、半天整理筆記、背誦rule,做題目的時間極少。這樣的方法根本錯誤。因為,規則記起來又如何呢?重點是要知道題目的考點在哪?適用哪些rule、如何適用。若是只有背誦rule而缺少做題經驗,做題時不但理解得慢,還要經過記憶中資料庫搜尋,整個速度反而拖緩,再加上記憶又不是很清楚,相似規則極易混成一團,最後不但做題慢,又得出錯誤答案。

記取上次教訓,所以我這次準備時,花了大約三個禮拜的時間,看了一遍MBE六科outline,看的時候也未曾想要記誦下來。就只是看過一遍,目的在於喚醒過去朦朧記憶,培養感覺。閱畢,便猛做題目。

說到做題,對紐約律師考試有概念的人都知道,考試分為兩個部分:MBE測驗以及紐約州本身的測驗題。前輩相傳的經驗是,掌握MBE七成答對率,大概就沒問題了。就這一點,其實我沒下過什麼功夫詳查分數比例分配。我是從另一個角度想的:紐約州一些考試科目也與MBE六大科重疊,所以我念了MBE,就等於解決了一些紐約的科目。至於紐約與MBE規則不同處,再把barbri所附distinction表格拿出來看就好。況且,紐約的一百題選擇題所佔比率極低,我不是很在意。再說essay題部分,本人是很投機地認為:只要能夠自圓其說,應該有寫有分吧....。(事實上,張大爺Temple某位老師是賓州bar的典試委員,他也說過,只要答題時能夠自己說出一套有道理的rule,並能遵循I(Issue)R(Rule)A(Application)C(Conclusion)寫作,讓閱卷者看到一些關鍵字,大概都可能到一些分數)。經過以上分析,我打算把重點放在MBE的選擇題。

在準備材料方面,我用的是PMBR。為什麼不用Barbri呢?因為上次用過了,這次我想要重新再開始。是的。我知道這是個白爛的理由。但我真的想要做一套「完整」的題目。至於網路上有人比較Barbri以及PMBR,說真的,我沒什麼感覺。總而言之,我和張大爺在ebay買了二手PMBR紅藍兩冊(家裡有兩個人都念法律的好處是,一份資料兩人用。明年輪到張大爺上場考試,還可以再用一次),打算把裡面兩千道題目做完。另帶一提的是,PMBR的教材其實不一定要最新版,因為題目都差不多。預算比較不足的人,可以考慮買二手書。例如我用的就是2006年版,我一位中國同學用的則是2002年版。我用得很愉快,中國同學也做得不亦樂乎。

至於要如何分配PMBR的做題份量及順序,就看個人的安排了。我一開始的時候做得極慢,大概一天三十三題。一來題目不熟悉,我也不想強迫自己在多短的時間內做完。初期我所重視的是「從題目學rule」,所以題本後頭的解答看很久(PMBR的解答都很詳細),確定自己都清楚,此後漸漸加快速度,要求自己在九十分鐘內要做完五十題(平均一題1.8分鐘)。到考前的一個禮拜,我大概是要求自己一天要做一百題。

紐約州的rule以及題目,我是在六月底回到美國之後才開始複習的。紐約州考試科目眾多,我總覺得不能面面俱到,於是本人賭心又起,決定賭一把,盡量專注在大科上。我上barbri網站,找出歷年紐約州考試科目的次數分配表,衡量大概是哪些科目出現的題目較多,再將比較多的時間分配在這些科目上,例如corporation、wills、NY practice等,至於小小科例如conflict of laws, federal jurisdiction,匆匆看過就好。準備方式還是先將outline大略看一遍,多做題目。我大約是一天做三到四題essay題(至於選擇題,我就放棄了),三、四題中,只有一題是比較完整地寫下來,因為要訓練英文行文的習慣性以及「關鍵連接詞」的使用(比如 "the issue in this case is", "under NY XX law", "in this case", "to conclude"。至於其他兩、三題,我只是看完題目,在紙上隨手寫下答題的重點與rule。我想強調的是,律考的essay答題,其實很八股,採用IRAC格式,是很保險的作法,大家也毋須別出心裁寫什麼名言錦句或是使用艱深詞彙。考試時,只要用淺白的英文寫下答案即可,畢竟閱卷委員不是來評比作文比賽。

當然,essay題假掰rule的練習完畢,還要再看一次題本正確解答。多看範本,腦海易有答題模版印象,另外也與做MBE看解答有相似作用 -- 看答案,學rule。

我現在回想,在那兩個月時間,我大致是一天花上六、七個小時準備考試。當時張大爺到DC附近的Alexandria實習,我也一同搬過去。我們住的小公寓裡,真的是「家徒四壁」,因為只有短期住宿,我們只搬了一張桌子兩條折凳,睡的則是空氣床。空氣床後來還破了,改睡地毯。張大爺上班,我就坐在凳子上就著高度不合的桌子讀書。骨頭酸了,就改趴在地上。中場運動時間就在逃生樓梯間,從一樓到八樓來回上下走。公寓裡的人多去上班了,只有我一個靈魂在樓梯間遊蕩,踏著鐵梯發出「砰砰」的聲音。不知道有沒有人被我嚇到過,那每到下午三點就響起的似近似遠腳步聲,連我都覺得自己很像鬼。傍晚時分,開始煮菜,張大爺下班,我們看著影集配飯,吃完飯後河邊散步,回來再繼續與書本奮鬥一小時。就這樣,兩個月,因為沒有什麼娛樂,除了偶要翻譯文章賺生活費之外,相對地也心無旁騖。就這樣,什麼也不去多想。

如此準備下來,第二次現場作答的感覺,真的與第一次有差。第一次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第二次雖然作答時間一樣匆促,但也沈著許多。其實bar的考試題目,還比PMBR直接明瞭,沒有想像中難。希望這是因為我的準備方法對症下藥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