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片段想法,暫且不能成文(大腦細胞昨天寫那篇文的時候,用掉很多。現在在充電中)-->(突然覺得好像「絕對達令」裡面的機器人喔)

1. 陳雲林七號離台。他人揮揮衣袖,自走他的。可因為這次訪台事件引發的反應,是我們自己要承受。就像我同學阿保說的,我們若自己亂了陣腳,對岸可是會暗自竊喜。所以現下要做的,應該是兩造檢討此次事件,建立溝通機制。

2. 蔡英文及民進黨中央沒把這次的圍城做好。圍城的方式可以更有創意。比如,獅同學說的,可以以燭光晚會的方式舉行。一來毋須暴力,避免坐實「暴民」的指控,二來燭光晚會的形式可以讓更多人感動。我不認同蔡英文說「回到街頭抗爭路線」這句話。就如我前篇所說的,做為民進黨主席,她應該解釋得更清楚。比如,怎麼抗爭。光是說「回到街頭抗爭」,會讓人有太多的解讀,而回顧過去歷史,更不免讓人想到激情的流血衝突。做為一個領導人,應該要站在制高點靈活決策,而不是只被形勢推著走。

3. 台灣是塊很複雜的地方。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成長及家庭背景,而成長環境會影響到選擇與判斷。所以,對待與大陸交往這件事,會有不同的看法與期望。政府有必要保護台灣利益,那是一定的。不過就老百姓而言,絕對有不同意見。就連綠色陣營裡,在思考應該如何進行反對運動時,也會有不同想法。這幾天,我瀏覽別的網站,尤其回應部分,有時可以發現一面倒的情況,偶有一兩個不同的聲音,就被群起圍攻。(當然啦,也有一些網站是針鋒相對的留言大對抗)

這也不是今天才有的現象,自網路大興以來,已經如此。只是,我想說的是,久此以往,場域中不同的聲音愈來愈少,道不同的人轉戰別處,尋找有相同意見,或「不會被罵」的地方。結果是,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舒服區」(comfort zone),卻斷絕了交流,而當思考有盲點時,多半只能聽到附和之聲(而附和又會更激起同仇敵慨之氣),難以聽到建議。最後,兩股勢力越來越對立,卻也更不了解對方。

我是這樣相信的:溝通要從了解開始。對於互相認為「還在沈睡」或是「過於激情」的人,不妨從對方生長的背景,了解為什麼他人會有這麼南轅北轍的想法,並在此基礎上對話,先不要很武斷地說誰對誰錯(再quote一下獅同學說的,「其實沒有什麼對錯」)。有時候人真的是會有不同的思考系統與角度,我們或難贊同。只是還是要找出彼此可以達成共識之處。否則,我們還要這樣下去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