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聽起來有點鄉愿,卻是我對美國政治的觀察。

歐巴馬當選了,許多美國人喜極而泣,他發表演說時,台下擠滿群眾,旗海飄揚。之前烏雲籠罩的美國,彷彿又見新生勇氣。不過,歐巴馬上任,代表種族矛盾解決了嗎?我並不這麼認為。在日常生活中,還是常可見到種族衝突。美國的種族問題,不會因為第一位非裔總統上任,就頓時萬事太平。我認為,歐巴馬當選的意義是,美國人願意面對矛盾,找尋可行方式解決衝突,而國家也因此能夠向前邁進。

衝突與矛盾並不可怕。事實上,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連串的衝突事件,問題在於,我們是否有意解決矛盾、是否能夠找到對雙方都可獲利的方式,解決各方異議。就拿美國種族問題來說,也是如此,美國歷史充滿了種族的衝突與解決:戰爭、個人小規模械鬥、修法、大法官解釋等等。大多數人以愈來愈平和的手段,逐漸尋求共識,並且在情感上也漸漸交集。

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不要害怕衝突,但更應該將眼光放在如何解決衝突,以將整個社會推向更好的方向。我覺得這是台灣社會缺乏的。在華人的教育中,講究「和」字,但我們只注意到表面的和諧,忽略致和之道。以致於想要維持和諧,卻隱藏了其中矛盾。中國的「和諧社會」,正是如此。台灣的政府,也有如此傾向。我們應該要更知道如何彼此協調。以很現實的說法來說,就是利益的折衝:有所犧牲,也有所獲得。

****

那麼,上面這些話,又與這陳雲林來訪有什麼關係呢?

我是這樣看陳雲林來訪的:1)陳雲林的來訪,象徵兩岸想要解決矛盾,找出合作之道。問題是,怎麼合作?2)民進黨的抗爭。有些人以為不妥,但我覺得這是需要的,問題在於形式。3)警方對於抗爭衝突的解決。對於越線的行為,警方並不是不可執行公權力。問題是,那條線怎麼畫?而警方又是如何執法?

就第一點,陳雲林來訪。基本上,我贊同兩岸商談經濟議題。尤其是對台商保護這一塊,相當需要,也是國家對其在外經商的民眾,必需做的事。只是,我也很在意馬政府是以什麼態度磋商,而磋商結果又是如何?是以哪些利益做為交換?有些社會經驗的人都知道,天下很少有「全贏」這種事。只要是兩造協商,一定會有一些利益的協調,你進我退,你退我進本是常事。重點在於拿到的東西是否是我們要的,拋出去的利益是否又是我們願意退讓的。做為民主國家的人民,我們看到政府協商時,又該如何表達我們的意見,在覺得不適當的時候,趕緊要政府採煞車?

這一點正是民眾的顧慮,而馬政府沒有做好的地方。政府不能說:「唉呀你們不懂,我都是為大家好啊,我的苦心大家都沒見到...」。這樣的說法其實略帶古時帝制那種「君主以蒼生百姓為念」,「芸芸百姓難度君心」的想法。民主社會裡,政府官員與民意的溝通,是很重要的要素,況且現代傳播管道發達,沒有道理不能詳細解釋政策源由,或是回應民眾的顧慮。從馬英九上任、劉兆玄組閣以來,政府與民眾的溝通是停滯的,或者,有溝沒有通,官員的回答並未切中問題要害。言語滿天飛,沒人聽入心。以致於,民眾愈發焦急,而這種焦躁的心情,便在「陳雲林來訪」這麼敏感的時點發洩出來了。

所以,有人可能會說,陳雲林來,談的都是經濟議題,有利台灣啊,為什麼要抗爭?如果只將眼光放在「商談」本身,的確會讓人不解。但是若再觀察整個社會環境,就不難知道,民眾的抗爭其實是對馬政府不信任的反應,以及對於台灣利益的憂心。

****

再來,民進黨該不該抗爭?我覺得民眾本來就有表達對政策、對時局不滿的自由。再就政治層面來說,當馬政府忙不迭地向中國表示善意,甚至有些言語太過退讓之時,讓中國官員看到另一面台灣的民意,也是必要的。

但是,民進黨也有沒做好的地方。第一,圍城行動的訴求是什麼?第二,如何抗爭?就第一點來說,我覺得訴求模糊。是反對中國使者來台?是趁機表達台獨?是要反對馬政府過於退讓?也許都是,但是我覺得民進黨沒有說得很清楚。蔡英文對於抗議之事,曾經在中國時報發表文章「用非暴力捍衛尊嚴與主權」,述及緣由,姑且不論其中說法何處有道理、何處可反駁,但民進黨在說明圍城行動上,做得還不夠多,說得還不夠清楚。「說清楚」這事,是很重要的。理性地把道理說清楚,更容易得到民意支持與行動正當性。

其他民進黨的民意代表或黨內明星,就更不用說了。這就觸及第二點「如何抗爭」了。我在Youtube片段,看到邱議瑩與謝欣霓在圓山飯店的「嗆聲」,實在是不以為然。一開始兩人徘徊於會場外,在鏡頭前用很國中小女生找碴地方式說著:「為什麼我們不能站在這裡~搞什麼啊~」,及至陳雲林遠遠現身,兩人開始嘶吼:「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等到被拉開後,開始臭臉怨嘆女警傷人。如果,曾經做到中央政府官員、民意代表的人,只會這樣表達訴求,那我真的覺得,很不該。表達意見,很好,但是可以把理由說得更清楚,而不是只在鏡頭前面做戲呼口號,而且,除了嗆聲之外,沒有其他更可以表達不滿的方式了嗎?況且,嗆聲之後呢?能夠改變什麼嗎?民進黨的公職人員或黨工,需要更有創意的反對方式。當然,也有人說,「都是為了選舉啦,作秀啦~」。也許。不過台灣選舉人口的組成正在改變,而且台灣民眾經過多次選舉洗禮,情緒訴求不見得一定有效,而政治人物也有責任將民眾帶入更講理的政治溝通層次。

****

最後,警方執法問題。匯集新聞、以及各部落格的討論,警方的執法的確不妥。這裡舉出一些報導及討論:警察侵犯人權事件記錄司改會相關報導

如先前所說,民眾集會表達意見,在民主國家本來就是理所當然之事,這是言論自由的一種。不過,社會各方單位,通常是相衝突的。就拿這次事件來說,民眾表達意見的自由,可能就會與陳雲林的人身安全有所衝突。為了保障民眾自由,但又要維護陳雲林的安全,中間必需劃下一道界線。而這條界線如何劃下,又關乎民眾是否逾舉、警方是否執法過當。

先從民眾抗議的界線來講,刑法、集會遊行法、警察職權行使法,屬於範圍較大的規範,真正遇到現場事件時,其實更切要的是警察的拿捏。如果今天我們放在天平兩端的是陳雲林的安全,以及民眾的表意自由,那麼我就要問了:為什麼揮舞中華民國國旗會影響陳雲林的安全?為什麼唱片行播放歌曲,會造成陳雲林危險?拿到天平一秤,表意自由那一端顯然在警方執法時,無足輕重了。更甚者,另一端「陳雲林安危」的秤量物,被替換成「和諧的氣氛」、「面子的好看」。換言之,在「界線」這個問題上,警方的界線是畫歪了。我不認為,搖旗子逾舉,也不覺得唱片行播放唱片違法。警方貿然執法,顯然過當。

這些事件,也突顯出馬政府在這件事情上,無法處理民眾不同的意見。也許會有人說,行政院已經三令五申,不可執法過當了,那是基層員警的問題。若真有人持此論點,我也要反駁:那為什麼你無法要求你的下級呢?

****

處處是矛盾,處處是衝突。也許大家覺得頹喪,但我認為還是應該樂觀。大家欣羨美國非裔總統誕生,民主再進一步之際,我們也別忘了過去斑斑血淚的種族衝突歷史(在此推薦Edward Norton主演的電影-- American History X,其中對於美國社會的矛盾,有相當令人慨嘆的描繪)。只不過,每一次衝突,也都是一次契機,而美國人也真的願意拿出一些行動,做出改變。

同樣地,我們也可以。陳雲林來台,凸顯了台灣社會眾多矛盾:認同的矛盾、與大陸如何交往的矛盾、我們對民主認識的不足等等。有人看到民進黨揮舞中華民國國旗感到錯愕,但另一方面,這也顯示:民進黨未能找到替代「中華民國台灣」的象徵符號,而這更可能是與藍營光譜另一端建立台灣認同中道的機會。而眼見國民黨與共產黨把酒言歡,民進黨也得要警覺開拓另一條道路。至於警察執法過當,也是我們反省幾十年來我們對於「民主自由」的了解深不深刻。

這樣一想,其實是衝突是好事,因為暴露出許多亟待改進的缺點。只是我們願不願意跨出改革的那一步而已。當然,我們還要學會傾聽以及協調,否則不同的意見,永遠就只能是隔岸互斥的平行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