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看喜劇,腦中的處理過程是這樣的:第一,我得先很努力地聽英文。第二,如果這部喜劇不是那種吃大便摔大跤的無腦笑鬧劇,而是還有那麼一點點文化諷刺在內,我的大腦還需經過第二道文化加工手續,把接收情境調頻至「美國文化」。所以,想起來,看喜劇也是有點累。至少在我而言是如此。

 

 這樣,你就會知道我看海角七號有多輕鬆、多愉快了。首先,完全是母語,不用很努力地聽英文,遇到俚語更是爽,完全不用另外查urban dictionary。再來,笑話笑點我都知道,一碰到便自然笑出,大腦毋須另外做工。


啊。娛樂片本當如此。


海角紅了後,報紙刊物上常可見憂心忡忡地言論。比如,海角七號是不錯,不過,走不上國際舞台啊,這些笑點,連講華語的大陸人都有文化隔閡了,何況是老外!(這讓我又想到在美國戲院看色戒的經驗:鄰座老外居然把色戒當成笑鬧片,在我快要哭出來,眼眶滿是淚水的時候,居然還哈哈大笑。但在「中國不能亡!」我認為頗具笑點的地方,美國人又呆得跟木雞一樣)。


老實說,看完後我跟張大爺也討論過這個問題。不過,看到藍祖蔚訪問導演魏德聖的文章後,我釋然了。訪問中,魏說:


「拍《海角》之前,很多人都會勸我要考慮市場元素,要小心本土這東西,語言、選角或景點都要注意,否則可能就會喪失海外市場,可是我要先問的是我拍的是什麼 題材的故事,《海角》是發生在台灣的故事,當然就要用台灣的特色來包裝它,呈現屬於這個地方的價值,本土味道不但要有,而且是強力主導才對,不然電影就不對了。台灣這麼美,從環境、歷史、文化、風光到民族都有著繽紛的生命力,取之不盡...」


的確是啊。反過來想,為什麼,什麼事都要想到「海外市場」,什麼都要「躍上國際舞台」呢?如果,只是單純想要拍個台灣的故事,讓台灣人能夠快樂地看著自己的故事,不也很好?多少「放眼國際」的電影,不也曾讓我們倒胃口,最後聽到「國片」就止步嗎?況且,與其喊一些華而不實的口號,做一些好大喜功的事,這樣勤勤懇懇,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好,才真正讓人感動。至於外國人認不認同,那就隨那些外國人吧。畢竟魏德聖當初拍電影的目的是為了自己的土地,不是為外國人。


當然,不可否認地,電影還是有些小瑕疵。但純就觀影經驗來說,非常愉快。很久沒因Made in Taiwan而這樣輕鬆快樂過了。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