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搜尋一些法學研究法的資料,發覺幾個現象,不知道是如此,還是因為我資料不齊全:

1. 美國是不太講求學術研究法的(我的意思是,就academic research來說)。以書籍為例,討論research method for law的書,多是英國系統的學校出版,例如英國、澳洲、紐西蘭、香港。再就期刊而言,雖有數篇提及研究法,但多是以律師的角度出發。比如說,如何整理、詮釋過往判例。不過有項例外,就是比較分析。比較法的討論還蠻多的。(在這一部分,國際學生的貢獻很大....)


2. 關於歷史研究。描述立法背景、分析案例、找出可尋的脈絡,就是歷史研究法嗎?這個問號是很純粹的問號,因為我目前看的文獻實在有限。在lexis上找了一些論文,研究與寫作方式大概是循這個路數。除此之外,就很難找到單純討論「歷史研究」的研究法論文了。在Google上面查到一本「歷史法學派」的專著:http://blog.udn.com/algo666/652510,不知道此書能不能解答我的疑問。但研究法與法理學,還是不同。


3. 法律的領域裡,法理學是一門課。但是研究方法似乎很少人討論到。至少不像社會科學,「研究方法」不但自成一門,更是資格考必考項目。難道說,對法律而言,研究方法就不重要了嗎?我想不是這樣。法律與社會現象息息相關,應該要有更系統化的應對方式。近來有人帶進社會科學的量化或質化研究,也許是補強的另一方法。不過對於純粹從法律出發的研究法,除了比較法之外,好像很難說得出來。我找了楊仁壽的「法學方法論」,多半還是繞在法理學上打轉,即便「法學研究法」的篇章,談論的還是歸納與演繹。


還是很困惑,這個從三、四年前就開始陰魂不散的問題。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