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對「計畫」如此著迷。

剛從書店逡一圈回來,展示台上擺滿了2009行事曆,以及各式各樣的Planner。

其實台灣人也看多行事曆的種類了,從大賣場賣的三十元可愛小手冊,至敦南誠品櫃臺裡包著真牛皮革的行事曆,選擇多多。不過美國人的Planner花樣更豐富,從婚禮計畫書、懷孕計畫書、減肥計畫書、身心安頓計畫書、好媽媽計畫書、忙人(而且有分女忙人、男忙人)專用計畫書、如何作一個壞女孩的計畫書...應有盡有。而且這些planner的內容也真的不馬虎,設計者已經設想到許多可能的狀況了,比如好媽媽計畫書裡,包括了行事曆、緊急電話聯絡簿、小孩的活動課程、家人的生日、食譜、家計簿等等,厚厚一大本,就像是大公司裡的帳冊。我想對美國人來說,計畫本身已經不只是對於正事的計畫了,計畫本身就是一件正事。

我第一次感受到美國人對於計畫之渴望,始於Lost影集,裡面的主角大概每兩集就會自己說「I have a plan」,不然也會問別人「Do you have a plan」?即便沒有plan,也會憤怒地說「You want a plan? Then I will give you a plan」!甚至,有沒有計畫,也會決定這個人是否適合擔當領導者。也許受此影響,我開始注意美國人與「plan」的關係,我在影集裡聽到愈來愈多的「plan」:the Office裡的老闆說:「Ok, here is my plan...」、六呎風雲裡殯儀館兄弟組互罵:「hey, you don't have a backup plan?」

Plan..Plan...Plan何其多。今日書店一遊,又增強了我對美國人超愛Plan的印象。我現在很想知道:美國人的計畫,與行動力是否一致?如果計畫之後,總是達不到,那麼計畫是否出於一種心裡安慰作用、又或一種期待?還是說計畫本身就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或者,在美國人的語意裡,其實plan是含著「心裡有個底」的意思?

其實台灣人從小學時,也就開始接受計畫訓煉了。聯絡簿本身就是一個plan,只不過那是老師為我們規劃的plan。國中開始,我們學習自己規劃讀書時間與進度。 但也從那時起,計畫愈來愈難執行(這是怎麼搞的啊?為什麼會這樣?)可是,我們還是樂此不疲地進行各種讀書計畫,再遠遠望著時間與計畫手牽手向前奔去,徒留計畫人還在原地龜速爬行。

好吧,看在計畫書這麼美麗,我決定去買一本,希望這次我可以牽到時間和計畫的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