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從台灣又回到美國了。來美國兩年了,第一次絲毫不覺扭泥地用「回」這個字。不是不把台灣當家,是對費城漸漸有了一種歸屬感。就像張大爺說,畢竟這裡也變成了一個可以放鬆的地方。

在台灣沒完成什麼大事,只是一一走訪老師老闆及舊友,還有Penn的朋友與學長們。聊了聊,未來也比較清晰了。反正,把自己走到了牆角,眼看沒路走的時候,回頭一看,還是有一條不知通向何方的路在那裡。突然覺得我現在的人生就像一幅隨機延展的地圖。

本來有雄心壯志要在台灣跟我弟拼完六呎風雲後面幾季,但是種種雜務居然也能佔掉大多時間,最後六呎風雲沒看,只完成了日劇Around 40。此劇描寫四十女人心,我大力推薦,改天再來寫心得。

買書也是回台灣的任務之一。最後行李過重,還是有書帶不回來(泣),二月河的胡雪嚴、史景遷的天安門、翻譯小說美國眾神,只好放在家裡下次再說。另外遍尋大小書局、一手二手書店,還是找不到胡適的留學日記,就連博客來書店也只有分集銷售的第三冊。若哪位能人知道何處可尋該書仙蹤,還盼指點,感激不盡。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