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比美國重效率。在台灣,事情可以很快辦好。不過事情有一體兩面。台灣人講效率,但也心急。美國人閒閒散散,做事情拖拖拉拉,可是走在路上難見人形色匆匆,車輛往來也常心平氣和,駕駛頗有耐心禮讓行人或自行車先過。雖然在費城這個被票選為全美最沒禮貌的都市,有時車輛還是會急馳亂闖,但多半還是會禮讓行人,以致養成我過馬路也一派悠閒自在。

回到台灣則不然,過馬路時我的警覺系統大開,不時東張西望,就怕顧得了右邊的車,卻忽略了左邊的車。即使在台大的椰林大道這個照理來說行人為大,車子應該開得很小媳婦的地方,居然還能看到計程車雷電風馳。某天早上我走在椰林道上,便遇到了幾台白目小黃,剎時間我很想把白目小黃司機吊起來打,當然現實中我只能瞠目大罵,只不知有沒有嚇到一旁的公婆。。。

是我脫離緊張的生活太久了嗎?為什麼要這麼急?讓一下又何妨呢?到底下一站是什麼,讓司機大人一刻都等不得呢?

(我彷彿聽到空中傳來指責之聲:「你在美國好日子過慣了是吧!!」)

事隔多日,我還是很不滿這些在椰林大道上開快車的司機(尤其有時候連私家車也開得飛快)。無論他們是否以「趕時間」作為藉口,這已是牽涉到對人尊重與否的問題了。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