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今天要寫的文章是史景遷的「改變中國」讀後感。不過剛看了一下歷來發表的文章,發現本人發言有愈來愈嚴肅的趨勢,若是再討論「奧運可否改變中國」,恐怕不只各位,我的心情也會很沈重。再說春天到了,應當想些比較輕盈的事,看到pixnet推出化妝頻道,集合各種美妝資訊,於是回顧一下美妝史,算是回憶與展望好了。

其實說回憶,不是要細數化妝功力,而是要說:我。多。不。會。化。妝。這種感覺在台灣還不強烈,近來不知道是年紀到了,還是有比較多時間照鏡子,熊熊有種「不化妝不行」的覺悟。

說起來「虎母無犬女」這句話是不適合用在我們家的。本人母親大人精研打扮,我和她的朋友常笑說,教職退休後乾脆去當設計師算了。聽說我媽從大學時代就相當注意美容與保養資訊,還會跟著時髦的房東太太剪布做衣服,流行絕不落人之後。有了這麼能幹的媽媽,女兒相對地就會變得很懶(不過在台灣的時候,就逛街買衣服而言,也是很積極啦),尤其在化妝這方面,想到要塗塗抹抹,就覺得很麻煩。

有些人天生麗質,毋須胭脂妝點,但偏偏我又的眉毛淡,黑眼圈又深。大學的時候,我同學很誠懇地告訴我:「李小平,你的眉毛真的需要畫一畫」,那時候我才驚覺我的眉毛原來比別人淡。補研究所的時候,某天巧遇許久不見,平常也沒什麼聯絡的高中同學。同學一見我,大驚:「你最近是被人打了嗎?黑眼圈怎麼那麼深」!?我帶著備受震撼的心靈回家照鏡子,才發現黑眼圈不知何時已悄悄爬上臉,想必是身體耐不住高中及大學的熬夜作息,提早從眼瞼下部老化。

不過大學及高中同學的好心提點,並沒有發揮多大作用。雖然已知眉毛淡,但自覺還過得去,也未曾練習畫眉。外文系接觸戲劇的機會多,戲劇課以及每年的戲劇比賽,都需要粉墨登場。有一次上台前,某同學急忙找人畫眉毛,當時其他人手上正忙,只有我妝已上好(當然是別人幫我上的),只有我閒閒沒事幹,當下自告奮勇代勞,雖然我從來沒經驗。我想畫眉很簡單,於是照著同學的眉形塗啊塗,像是用蠟筆上色,最後弄到好端端的清秀女子變成雄赳赳的郝柏村。我同學照鏡大叫:「哪有人這樣畫眉毛的啦!!!!!」於是哀嚎叫著另找救援,我頓時心中充滿悔意。

從此後我開始覺悟,學著畫眉毛,但也只是隨便掃一下,看起來有眉毛就好,如果要顯得精神,就再上一下唇膏。至於黑眼圈,用遮暇膏也遮不住。陸陸續續聽說有什麼消除黑眼圈的良藥,我也試過,一概沒用。想必體質就是如此,已經根深蒂固。

話說開始跑新聞了。這社會還算注重門面,我跑的路線又是金融財稅,採訪對象衣冠楚楚,當記者挖新聞的總也要衣冠齊整,面目清潔,算是一種尊重。況且,說採訪對象「 不會看外貌而有差別待遇」,是千錯萬錯的。雖然我們從小被教導「不要以貌取人」,但我就是在採訪一名教授時,遇過大美女記者出現後,教授眼睛倏地亮起來,頭一整個偏過去,落下其他記者的例子。我心中了悟,雖然說話嗲不過別人,外貌亮不過別人,以「親和」定位的我,還是要給人舒服的感覺。

除了大美女事件之外,另一個就是來自同業(男)的暗示。某天,我在財政部,趁著空檔跟那位同業在大門口聊天,內容好像是說哪個路線的新美眉很漂亮。本來這場聊天是一種「哥兒們」的對談,但那位與我年紀相仿的同業抽了一口煙,接著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女人到了一定年紀以後,應該要化一下妝,你知道嗎」?好一個暗示啊!

受此柔性勸說,我開始練習上睫毛膏。由於母親大人不上睫毛膏,我只有自立學習。我看了使用說明書,還謹記「Z」字型刷毛法,興匆匆地對鏡練習。結果,第一回合,出於莫名所以的原因,睫毛刷居然被我自己刷到眼睛裡去!我大叫著跑出浴室,向室友求援:「我把睫毛膏刷到眼睛裡了!刷到眼睛裡了」!室友阿敏與阿如很憐憫地看著我。阿敏說:「你要用Z字形刷睫毛啊」!是啊,Z字形,可我的Z不知道為什麼,畫得就是比別人大,一揮就揮到眼裡去...從此我打消上睫毛膏的念頭,直到現在。

這個自立學化妝的新志向,最後效果不大。儀容的修飾與個性有關。對化妝有興趣的人往往在意外表,隨身帶著鏡子,機動補妝。但是懶散者如我,往往口紅褪掉了都不自覺。我回想在國稅局跑新聞的時候,有次與某科長聊天,又不知為何談到化妝。科長斬釘截鐵地說:「像你就沒化妝,連口紅都沒擦」!我笑笑帶過,可是心裡其實吶喊:「我出門的時候有擦啦!只是到下午的時候口紅都掉了」!!

這種懶散的個性,來到費城之後變本加厲。想到走在路上也沒什麼人在看,於是鏡裡看看,達到整齊簡單清潔樸素,就可以出門了。況且去年的活動範圍又只限大學城附近,而費城人習性較為隨意,夏天的時候更是可以穿著脫鞋趴答趴答亂走,我有時便T恤百慕達褲夾腳拖鞋晃到超市,或是往獅子頭家覓食。既然穿著都很隨便,隱形眼鏡也更懶得帶,更別提化妝了。(要是化妝的話,獅子頭一干人等大概會覺得我神經不正常了吧)

朋友以前跟我說過:「人到了日本會愈來愈精緻,可到了美國是愈來愈邋遢」。此言在我身上好像不假。但我還是要說與個性有關,很多賓大美眉還是打扮亮麗,獨我和某幾人(包括張大爺)以村夫村婦的面貌默默穿梭。去年費城村夫村婦幫注入更為注重儀容的新血獅子妹,我還請獅子妹傳授幾招。只是疏懶人終是疏懶人,振作幾天後又墮落了。最近看到鏡裡容顏與舊日照片,我想又到了奮發向上的時候。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