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台灣舉行總統大選,美國的白宮也要換主人。速速記下一些觀察:

其一,歐巴馬剛出來時,我跟張大爺都覺得他的形象清新可喜。張大爺說,他若當選,對於黑人有鼓舞作用。不過這幾次辯論這樣看下來,我愈來愈覺得其實希拉蕊「看起來」對於總統一職要做的事,是比較有計畫的。就拿南卡投票前的辯論來說,當晚一開始的主題是經濟議題。希拉蕊第一個發言,她一開口,就舉出很明確的藍圖,說明如何解決目前次級房貸的風暴,,例如說,利率的對策等。但歐巴馬就不同了,一開口就先把別人批了一頓(我忘了是不是先罵一下共和黨政府),接著再開始畫很模糊的大餅。我邊看邊問自己,要是我有投票權,我會選誰?當時我的想法是,可能會投希拉蕊,因為她看起來比較知道要做哪些事,而不是只會當空中夢想家,說一些賺人熱淚,但其實聽聽也就算了的話。

曾看過一些評論文章,比較希拉蕊及歐巴馬這兩個人。有人說,希拉蕊就是實際,但是缺點也是獨斷,一旦想做什麼事,就是要做徹底,比較像是「我要這樣做,大家跟著我走吧」!反觀歐巴馬,他擅長畫出理想國境界,身段軟,跟他互動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對人的尊重,但缺點也是少了比較明確的方案。

再有人拿從政經歷比較希拉蕊與歐巴馬:希拉蕊進過白宮(雖然是第一夫人),可也健保教育政策背後出力不少,也擔任過參議員,在參議員任期內,對國防議題熟稔。至於歐巴馬與希拉蕊比較起來,學者參政的歐巴馬,雖也是參議員,但從政經歷稍嫌稚嫩。喜歡希拉蕊的說,有了白宮跟國會經歷,希拉蕊會更懂得政事運作,但憂心者卻認為,過了白宮與國會的渾水,希拉蕊可能已經被炸成老油條了。歐巴馬看準這一點,於是大打「清新」牌,訴諸改變,呼籲選民換個新朝代吧。最後結果如何?等著看吧。現在還很難說,等到二月五號態勢才會比較明朗。這場民主黨的黨內初選戲碼,真是比共和黨的好看多了。

其二:縱然我欣賞希拉蕊政見有條有理,我卻懷疑選民聽不聽得進去。最後致勝的關鍵,會是政見?還是個人形象?美國雖然被尊為民主制度的大哥,但我愈來愈懷疑老百姓對於政見的關心程度。費城這裡的地鐵報,每天會有個小方塊訪問民眾各種意見。上星期有個問題是:請問你對總統大選看法如何?被訪問的人說,「我知道他們吵很久了,可是我不是很關心耶~」。

再說政見發表會以外的新聞,呈現出來的也是候選人間互相質疑政見以外之事。比如說,不久前希拉蕊與歐巴馬吵的是希拉蕊對於黑人族裔是否夠尊重,因為希拉蕊說,黑人民權領袖馬丁金恩博士的夢想,是在白人總統手裡完成的。再看共和黨,黨內同志的砲火雖然沒有民主黨凶猛,可卻是忙著跑教會,不是宣示自己的虔誠,就是拿墮胎議題(不過墮胎合法與否,對於美國人來說的確是很重要的事)做文章。至於電視媒體,更關心希拉蕊的眼淚(在愛荷華州初選失利後,希拉蕊在咖啡店跟一堆婦女談話時,不禁哭了,很委屈地說:「我只是想做一些事,這真的不容易啊...」,接著就有媒體,我記得是「紐約客」吧,開始分析政治人物「每逢選舉便流淚」的現象)、前總統科林頓先生有沒有說出什麼霹靂話抨擊歐巴馬、還有歐巴馬與希拉蕊在辯論會上快要吵起來,另一個參選人愛德華忙著說:「ㄟㄟ,這場辯論會不是只有你們兩個人參加,還有第三人好不好?」(補註:一月三十日,約翰愛德華宣布退選),當然,還有「情義相挺」類的新聞,譬如哪個知名人物為誰站台之類的,這一點跟台灣倒是很像。

所以,選舉野台戲,不是台灣獨有,各地皆然,雖戲碼隨風土民情有異,而格調則視參與演員而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