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女生宿舍的第一印象,是小時候看「天才女兒」(另一火紅影集「天才老爹」的副產品),劇中主人翁丹妮絲小姐離家上大學,住在兩人一間的大學宿舍裡。影集中的宿舍牆壁是粉紅色的,有原木書桌,有大衣櫃,有鋪滿溫暖寢具的床,丹妮絲與她的朋友在那裡過著精彩的大學生活。我當然不會理所當然幻想大學宿舍就是那樣。畢竟小時候也是參加過YMCA的夏令營,住過某中部大學的宿舍,四人一間上下鋪,樸實的木板床與鐵書桌書架。當然沒有丹妮絲的房間美,不過就是實用。

大學聯考放榜不久,我和黃大眸、蔡小文同上了外文系,蔡小文的姑姑決定開車帶我們北上,先去看看宿舍。雖然丹妮絲的房間還是偶爾出現在我腦海,可是我知道現實中台灣不可能有這樣的宿舍,但總還是有些小小希望。

T大校本部的女生宿舍區分為兩塊,一塊靠近校門,內有一、二、三、五舍,八舍與九舍則遠遠遙立在校園另一邊。我們第一個參觀的是一舍,蔡小文未來一年的窩。我現在已經忘記一舍的入口處是什麼樣子了,只記得宿舍內部有個天井,其他樓層環井而建,天井周圍似可曬衣。也許因為一舍很大,走廊採光又不夠,所以總給我陰暗的感覺。我性喜光亮,看到一舍陰暗的樣子,偷偷鬆了一口氣。我們三人之中,黃大眸最幸運,她被分配到專門給一年級新生入住一年的研究生宿舍,靠近舟山路。比起如同古蹟般的一舍和五舍,研究生宿舍很新,四人一間,感覺就像以前參加夏令營時住過的大學宿舍。

終於,我要見到我未來四年棲居之所了。五舍位在總圖對面。當時新總圖還未矗立在椰林大道那一端,甚至連施工都還沒開始。舊總圖仍是眾學生期末朝聖之地。我對地點首先便感滿意(雖然事後證明我大學時到圖書館唸書的次數,一雙手便可數完),進入五舍內部,又覺走廊採光充足,當下相當寬心。至於房間,則是六人同住,不過,室內卻擺了四組上下鋪,總共八張床。老實說,室內相當狹小,又擠了八張床跟六張書桌還有衣櫃,剩下的走道僅容一人通過。不過採光充足,再加上室友很好,這趟宿舍初勘之旅,我就這樣滿意地回家了。

事後回想,我對宿舍建築的初印象並不完全正確。走廊採光充足沒錯,但真正要入住,才知道其中滋味。

五舍有兩個大敵:狗與色狼,同屬犬科及容易衝動的動物,但前者比較正直,後者幾與獸類無異。

先說狗。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大學校園總是有很多流浪狗,而且都被學生以顏色命名,此後傳頌千古。我已經忘記五舍那幾條狗叫什麼名字了,反正不是小黑就是小黃,全盛時期大概有三四條之多,而且大辣辣進出宿舍,更常流連宿舍的洗手臺、廁所、浴室,就這樣留下「到此一遊」的排泄印記。第一次看到這種現象,當然噁心又不習慣,但慢慢地,你會發現自己原來容忍力這麼大,而且漸漸練就一身避開地雷的功夫,甚至跳躍的功力增加好幾倍。而我就這樣在洗手臺、廁所,以及浴室的道路上,來回跳躍了四年。或者也有好心人士,會拿報紙蓋在地上,特別標示出地雷區,此時當然走起路來會比較安心,因為可以避免有人踩到,並拖著沾了便便的腳浪遊宿舍,留下一雙雙黃色的鞋印,可是報紙較寬,跳躍的幅度要比較大,也是一種很嚴格的考驗。況且跳得不夠遠的話,還會正正落到報紙上,豈不更慘!(而且報紙通常都是濕濕的,跟黃金便便糊在一起了)。你也許會問:舍監怎麼會容許這種事發生?我也不知道。也許他們盡責了,可是狗就是這麼懶狗多屎尿,讓人不及收拾。總之,這種情況,在我那四年之中,並沒有改善過。而也不知為何,從沒人想過要把狗拒於門外。

可是色狼就不一樣了,大家都想把色狼拒於門外,色狼卻想跑進女生宿舍一窺。宿舍裡常常流傳,何時何地,又有人跑入宿舍,或是又在浴室窗口窺探了。可惜地是,這不是傳說,是事實,而且是我的親身體驗。說到這裡,要先簡介一下五舍的浴室。五舍浴室的特色是:只有水泥隔間,沒有門,僅以一塊塑膠簾布遮門,而且以一種類似迷宮的方式排列隔間,至於各個空格之間的水泥牆,大概一百七十公分高。換句話說,要是旁邊浴友高於一百七十公分,她只要往牆邊一站,脖子一伸,就能瀏覽無限春光。不過女生都很自持有禮,未曾聽過浴友騷擾之事。五舍另一個缺點是,宿舍外牆矮,很容易翻上屋頂,浴室又在一樓,因此時有男生在屋頂上偷窺的傳聞發生。

話說某天深夜十點多,我一人到浴室洗澡,當時並非熱門時段,偌大浴室裡好像只有我一人,不過我神經大條,對此倒不是很在乎。只是剛進入隔間,拉上浴簾,開始準備排列各種瓶瓶罐罐時,突見浴簾伸入四根手指頭。我當下只想到,哪個女生這麼沒禮貌,明明浴簾拉上了,還以為沒人嗎?於是我以很不客氣的口吻斥責一聲:「有人啦」!那四根手指頭馬上縮了回去。然而,我愈想愈不對,我在浴簾上掛了浴巾,女生們應該本能知道,隔間裡面有人!一股寒意襲上心頭,我速速把用品丟回臉盆,衝向浴室門口,就在此同時,一個戴眼鏡,約有一百七十幾公分高的男人居然就這樣從我面前跑過!我大喊:「有男生!有男生啊」!然而就在那幾秒鐘,我的聲音就像沒人聽見一樣,走廊死寂一片,隔了數十秒,舍監才開門衝了出來:「什麼!什麼!」,而那男人早就迅速往側門逃逸了...。事後,聽說是五舍外牆其實破了一個洞,一直沒人修理,以致色狼輕易地就能從牆洞鑽入女生宿舍,加上邊門少人進出,可趁之機甚多。後來又聞牆洞是補上了,但在這之前,有多少次色狼侵入,卻沒人說得清楚。而經過這次事件之後,從此我總要室友相陪,或是人多的時候,才敢到浴室洗澡。

當然,我不是沒有機會搬到硬體條件好上幾百倍的二舍或三舍。二年級時,我抽到了二舍的宿舍。照例我前往探勘,一開門,某種混和著香料及貓糞的奇異味道撲鼻而來,空氣裡飄散著影集「X檔案」聞名的詭異電子音樂,房間正中央坐著一個短頭髮女子,手裡抱著貓,伸了食指靠近嘴,示意我莫講話。當下我覺得冷颼颼,馬上關了房門掉頭就走。回程路上想到我那些可愛的五舍室友,於是下定決心,縱然硬體條件有夠爛,人還是最重要,老娘就是不搬了。果然,在我大學那四年,宿舍生活還是我最甜蜜的回憶。而那些簡陋的設備,在日後想起,也化成眾人捧腹大笑的題材。換言之,真是一種刻苦的歡樂啊。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