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your heart。

好幾個月之前,我做了一個眾人看來很不正確的決定,我寫信告訴老師我的想法,老師說了這句話,然後說,不鍾情,不喜歡的事,都難以為繼。我一直放這話在心裡,每當又面臨抉擇的時候,便拿出來放在天平上。我很感謝老師這樣說,因為面臨許多人投以不贊同的眼光時,這是很溫暖的力量。

不過,這道理易懂,實際做到,卻需要勇氣,一種做決定時不怕不被認同,即便失敗之後,又無懼面對別人說「我早就告訴你了」的勇氣。

我想到我們這一代人成長的過程。我們一直被訓練要立志作大事,卻沒告訴我們,怎麼做自己喜歡的事。以致到最後,我們都不知道真正喜歡的是什麼、又怎麼往自己心之所向的目標前進。

最簡單的例子是「我的志願」。不知為什麼,從小寫作文,被稱讚的都是志氣高昂的同學,舉凡「我要當總統」、「我要當科學家」、「我要當太空人」,至於說「我要當家庭主婦」、「我想賣便當」、「我想當收銀員」者,最好的評語大概是「行文流暢」,可後面老師還苦口婆心寫下一行「李小平啊,少年要立志作大事...」,這些立志要每天把收銀機打開關起來,收錢找錢的同學,絕對不會被老師叫到講台前朗讀作品,以免消磨全班小朋友志氣,扼殺國家幼苗。久而久之,我們很媚俗地,都知道立志就要立大志,做事就要做大事。我們不再坦白說「其實我很想當超級市場收銀員」,而是開始把自己摹想成英雄,忘掉心裡舊有渴望,朝所謂「大事」的光明前途走去。也因為這樣,大夥兒理想一致,但整個「有志氣的大事」市場也很擁擠,於是英雄們開始你爭我奪,用盡手段,有時候真正做到行大事之位的人,不一定喜歡做大事,而且,也不一定真的是能做好大事。

這樣回首看來,也許我們應該要鼓勵的是「做喜歡的事」,或者更進一步,「把喜歡的事做好」。我們從小到大的教育,很少教我們知道自己要什麼。即便有(各位,想起了嗎?我們國中時候好像有一堂課是「生涯輔導」之類的吧,本人待過的那所中學可是認認真真的上生涯輔導,沒有挪做數學國語英文課),也沒有告訴我們怎麼確認、怎麼有勇氣這樣走下去。或者大人們覺得,抉擇之時,不需要什麼勇氣,跟著書上講的做就沒錯了。

不過懦弱的人應該不少吧(什麼?大家都很有勇氣嗎?!好吧,那請把這篇看為個人抱怨文)。即使沒有來自長輩的壓力,但是整個社會建構的那個「成功人士」的形象,還有那條「應行的康莊大道」還是會深刻在心上,無論想要如何偏離,那套已經建構好的強大程式,還是會自動把人導回政治正確的道路。我及長才發現,原來社會價值系統的力量是如此強大,連一向敬佩的對象,也難掙脫這樣的牢籠,甚至難以意識到牢籠的存在。我看到他們其實痛苦,卻仍堅信這條路才是王道。

有位過去工作上認識的朋友,在我做抉擇的那時候打了越洋電話來。我曾聽他抱怨以前在華爾街投資銀行上班時,為了分紅為了往上爬,不見天日,六親不認,有如行屍走肉的日子。雖然錢賺得多,他受不了,回台灣去了。我告訴他我的決定。朋友一聽猛搖頭:「你這樣不行」。接著他開始苦口婆心勸我千萬不要做傻事,用力一下加把勁,華爾街不是夢。我聽著他的勸,卻更想起他以前跟我說起華爾街日子的痛苦眼神。既然這麼不快樂,那麼為什麼又要我重蹈他的路?「這樣才能成功!」電話裡他堅決地說。放下電話後我想,我的朋友,走出了華爾街,卻走不出那條從小就被社會預設好的康莊大道。當然我也不是什麼灑脫的人,甚至還流連在那道路上,否則我怎麼會這麼猶豫不決。

不過,我想我至少比起以前有進步。至少我想通這社會有多重的價值觀後,比較快樂。這時候,真正敢去「想」,敢去感覺自己的想望,已經比過去順著社會的期望走,好多了。但是這離真正的自由還有距離,橫在中間的障礙是,如何有勇氣行動。這時候,還是脫不了社會那一套預設立場,以及他人的價值觀。就像我前面所提,當你做出不一樣的決定時,總有人會搖頭,而你總會擔心他們有一天會說,「我早就告訴過你」或是「你看你看...」。在這時候,遁回那套社會傳統大道,反而變成了一種保護,因為至少你可以大聲地說「我是照你們說的做啊,可是你看,結果這樣,我也沒辦法」,眾人聞此,多半會閉上嘴。

然而,這樣耳朵或許是清靜了,卻賠上自己。所以我才說,想通隨心所欲的道理,很好,但若要自由,要有隨心所欲後為自己負責、不怪罪別人,也不怕被別人怪罪的勇氣。這勇氣哪裡來?我也不知道。也許我就這樣行動了,接下來我就會知道了。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