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色,戒」中我認為最刻骨的對白。

剛剛才從戲院回來,好在獅子頭一通電話把我找去,張大爺居然有興致出門,我們才沒錯過在戲院看這場電影的機會。

我想我兩個禮拜不能看其他電影了(影集除外,影集跟電影是不同的)。唯一能再看的只有「色,戒」,而且看完後要把自己關起來,不能跟外界接觸,讓易先生跟王佳芝的世界繼續留著。往戲院途中,我還取笑了一下某個聽說要看第三次的人,現在我覺得看第四次都不過份。

我不太想寫觀後感,文字寫出來都是一種破壞。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