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著緊張不安的心情,上星期五我終於獻出了美國第一燙:第一次在美國剪燙髮。

本來我想硬撐到回台灣「做頭髮」的,可是每天對鏡自照,日漸看到自己往瘋女十八年的髮型邁進,曾有一日看不下去,自己嘗試剪了瀏海,動了兩刀便鑄成大錯。最後一咬牙,在張三小的介紹下,與獅子頭龍小男獅子妹等三人,前進紐約打理門面。我本來只想修剪,但設計師冷笑一聲,看著我指定的髮型說:「這種髮型不剪燙,怎麼可能」!?,於是,原本意志便不甚堅定的我,很快動搖,決絕地告訴老闆:「那你還是幫我燙好了」,並且不知從何而來的信心,全然交給設計師處理。

經過洗剪之後,設計師跟小妹給我戴上了這個大頭套:很像洗腦機器。其實我在台北燙髮的時候也戴過這種機器。只不過,當時坐在店內隱蔽的角落,即便如此,身後其他客人走來走去,我還是隱隱約約聽到「嘖嘖」、「挖靠」的聲音。這一次,老闆竟把我安排在靠近門口的位置,讓來往客人盡情觀賞。不過我也不在乎了,看就看吧,甚至還大啃獅子頭伉儷帶來的補給品波羅麵包。(現在我看這照片,總覺得那燙髮機器好像外星怪獸,伸出觸鬚要來搶食我的麵包)。

愛美是需要代價的,不論是金錢,還是時間。這個頭「電」了我足足四個鐘頭,下午三點多才得解脫,之後還得馬上坐上巴士趕回費城。至於金錢,不要問我,我不會說的。這就像是我媽每次買了衣服或皮包,都不想告訴我爸多少錢,是一樣的道理。至於成果,還不錯啦。設計師剛幫我吹完頭髮時,讓我有黏在鏡子,不想移開目光的衝動,沒想到China town也能做出日本髮型啊~不過隔天洗頭後,就被我破壞了,手拙的我就是做不出那個感覺。不過至少比瘋女十八年和自己亂剪的瀏海好了。

以下照片,要感謝獅子頭以及龍小男伉儷。照片裡的波羅麵包,也要感謝賢伉儷。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