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這不是我個人的問題,一定有人也有此疑問。

最近常有人問我:「休息之後接下來要做什麼」?當下我很快地回信或回話,事後仔細想想卻覺得不對:我休息了嗎?我現在在休息嗎?什麼是休息?休息有操作型定義嗎?如果我在休息,為什麼我還覺得很罪惡?我到底是在休息還是無所事事?休息是無所事事的藉口嗎?如果我在看超級星光大道,那麼代表我在休息嗎?如果我成天做家事,相對於我之前上學唸書,那麼現在成天做家事,等於休息嗎?如果動腦是一種工作,那麼相對而言,不用動腦地搬家,也是休息嗎?或者又如張三小同學,寫完論文後,每天看PP stream、發呆、思考人生的意義、逛別人的部落格、帶領學弟妹搬家,把自己累到重感冒,也有休息到嗎?

如果我現在在休息,那為什麼我還是放不下來?套一句全民大悶鍋裡面施主席說的話:「悲哀,真是悲哀啊!」因為我連休息都不會。我們從小學習工作的技能與出人頭地,可卻從來不知道怎樣停一下、喘口氣。一旦人生的巴士靠邊停,自己卻不知如何下車欣賞路旁的風景。

從上國中開始,一次做好幾件事便是我生活的常態,譬如一次參加好幾個社團、一次做好幾份工作、上好幾種課、補完GRE後準備研究所、邊上課邊寫稿、狂修學分、邊寫論文邊考托福邊申請學校還要賺錢接工作然後順便準備婚事(本來還想說再準備一下國考,後來因承認自己不是超人而作罷)、從早上忙到睡覺前,從A地趕赴B地,把時間排到沒有空隙,享受時間點切得剛剛好的刺激與滿足,雖然覺得疲累可也以這種勞碌命為榮,最後奴性難改,如果有段時間突然空出來,便會強迫自己再去找別的事做,直到時間與空間再被塞滿,心裡才會覺得踏實。我還很曾經很自豪地說:「從上國中以來,我就不知道無聊是什麼啦」!現在想來,其實可能是得了一種強迫症。

於是,一旦學習與工作告一段落,心裡有聲音說要停一下,想清楚再出發後,強迫性症頭開始出現,罪惡感慢慢蔓延:「做些事!你要做些事!YOU SHOULD HAVE SOME THINGS TO DO!」。然而:看小說(覺得很罪惡)、看日劇(罪惡啊!)、看電視(還在看!不會去做些事嗎?)、發呆(你的人生都蹉跎了!)、看美劇英文聽力(請問看American Idol是在練英文聽力嗎?),現在覺得安心的是游泳(從準備Bar以來養成的習慣)、擦地板(體力勞動)、搜尋LSAT及GRE考古題,還有看博士班的資料(我有在思考我的未來)、看104人力銀行外包專案區(我不要當米蟲!!)看PTT人家準備國考的經驗談(我還是有在學習)!

不過,我到底是在休息什麼啊?

等我有一天不再感到罪惡了,我會寫一本「休息的藝術」,應該還是會在
螻蟻公司出版。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