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撲小馬的新文之後,真是忍不住惆悵。在這種壓力與離別齊至的時刻,突然很想抽根煙。

其實幾個月前就已經有了抽煙的衝動,只是覺得沒適當的地方可抽煙、也沒有煙友,所以這個念頭僅在腦海盤桓。

我並非煙槍,甚至可說沒有吸煙的習慣,充其量只可說是social smoker,有朋友在的時候,一起湊興。回溯那不值一提的煙史,講出來也不過是一點小小的私人反抗心態。說起抽煙,不少人都有小時候偷抽大人煙的經驗。六、七歲的時候,我爸還沒戒煙,香菸擺在茶几上,基於好奇心態,偷偷抽了一次,接著就是電視劇情節:嗆了一口,止不住咳嗽。大人看了笑一笑,也沒對我說「吸煙不好」。反正他們知道我不是讓人擔心的孩子,有好奇心大膽嘗試反而是值得鼓勵的行為。爾後我家大人戒煙,煙灰缸與香菸從此匿跡。

直到剛上了新研所的時候,第一次面對讀也讀不完的英文paper,壓力倍增,突然想以抽煙舒緩心情。後來跟同學「打架屏」聊起,打架屏隔天帶了一包煙來,說「這是我抽剩下的,你拿去吧」!還附贈一台打火機。回到住處後,我便以極拙的姿勢點煙,打火機還刷了好幾次,弄到大拇指都痛了,好不容易吞雲吐霧起來。抽煙之後,只覺得這是從小身為好學生的一種反抗,呼出的煙霧像我發洩的怒火,吹向不知名的去處,恨的不知道是堆積如山的paper還是唸書這回事。

也不知是什麼相沿承襲的習慣,失戀的人會想抽煙,而安慰的人也要跟著抽煙。當朋友失戀時,一個人點起煙,其他人就會紛紛說「來一根」吧!此時彷彿共同吸煙是同理心的象徵。其實現在回想起來,不如說是在吸吐之間,彼此調到呼吸一致,而心情好像也因此同在一個頻率上,不用說話,心意也能相通了。法研所之後,身邊沒有心情鬱鬱就想吸煙的朋友,卻有豪爽的同學。上了貓空後,幾杯酒下肚,香菸悄悄現身,眾人對著夜色指尖挾著煙,似乎也是一種麻吉間無須言說的交流。

這些行為並非成癮,只是一種心情的呈現,或者又基於呼吸的需要。一位朋友說,他偶爾抽煙,是為調整自己的呼吸。當壓力倍至,堅強的人也許深呼吸就可抒解。而軟弱者如我等,卻會渴望攀住某些東西,藉以調整呼吸,並在吐納之中放空自己。雖然游泳也可以達到同樣效果,可抽煙又多帶有一種「其實我很不爽」的反抗象徵。也許老煙人看來好笑,但卻是乖寶寶所能想到最安全的發洩管道了。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