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你上次在中正機場入關後,拉著行李衝進廁所裡大肆流淚,已經快一年了。這一年來不知怎麼過的,倏忽也就飛去了。本以為身在異鄉,與家人朋友、狐群狗黨兩地遙望的日子會度日如年,沒料到竟也會有說「怎麼時間過得怎麼快」的機會。

這一年來,你漸漸適應此地的生活。雖然一開始嫌這裡的店員不懂禮貌、治安不好、商品粗糙、生活不便,可卻也學著接受著一切,甚至有種「熟悉」的感覺。當至外地旅行時,還會將此城與他城相互比較,住在他城的夜晚,居然還會想念那個口中「很廢」的城市。

你開始知道,這裡何時可以撿到便宜的衣服:校門口的Ann Taylor原來時不時就會將衣服降價,換上新貨。你學會盯著獵物,不定時逡巡,等有機會下手、你愛上學校對面那家New Deck的黃金薯條、你不再每次看到郵差就急忙想走人,開始會跟他輕鬆聊天,問他到底BBQ的魅力在哪裡,讓美國人每到夏日就如此瘋狂。你的電腦有兩個瀏覽器,其一的首頁仍在台灣的雅虎奇摩,可是另外一個卻已換上美國版的Google news,另一個「我的最愛」則是Philly.com,時不時看看這城裡發生什麼新聞。你收看CNN直播的民主黨辯論、你留意移民法案被推翻了,又要重來一遍、你知道「實習醫生」影集裡面那個黑人醫生被開除了,因為他詆毀另一同性戀演員、你知道費城市長因為排隊買i phone,被媒體取笑「有時間跟流行,不如想想如何解決治安問題」、你看到最高法院最近推翻種族融合教育的法律,也取笑這種強迫學生通勤三個半小時,只為達到表面上的「種族平等」政策。

然而,當你以為你開始融入這裡的生活時,在接到台灣來的電話或訊息後,一切又不樣了。朋友說他的老婆懷孕了,現在的情形如何如何,然後哪個朋友誰誰誰跟誰又怎麼了、家人打電話來說弟弟及他的女朋友又發生了什麼糗事、又與那個叔伯阿姨聚會、同學傳來訊息,跟你商議他的生涯大業、又或者你登上班版的BBS,繼續從學生時代開始,玩了七八年,雖無聊卻有趣的「讓我揍你一拳好不好」的對話。你依然每天看電子報(多半時候只有看標題),看到台股上了九千點,雖然你已經沒錢投入其中,還是覺得高興(即便你知道這是政府的傑作)、前一陣子民進黨初選,你的同學熱衷,自己也熱血了起來、你看超級星光大道,還跟支持林宥嘉的大陸同學說,台北街頭的男生很多都像這樣子。聽到大陸同學說,「嗯,台灣男生的均分很高啊!」,你還覺得蠻得意的。

你突然明白,即使你已慢慢習慣這裡的生活,關心周遭或這城裡所發生的事,但你的連帶還是在台灣。在這裡,你還是過著一種淡漠的日子,你接收這城市對你發出的訊息,但你並不反之傳送,即便有,也只是對於那幾位跟你同鄉的同學,或少數幾位同為異國人的朋友,又或者僅止於那一、兩位對所謂外國人友好的美國朋友(而你知道,多半的美國人對於外國是毫不關心的。他們不想知道異國人的風土民情、不想了解你的語言、除了對伊拉克阿富汗中國等利益相關之地,他們其實沒什麼好奇心)。你只是知道這附近有什麼事,可是你並不真正的生活。即便你在這裡開始與他人哈拉,情感的聯繫卻極為淡薄,用小拇指的指甲就可以勾斷。你還是想念在台灣時候,與朋友家人三天一大聚、兩天一小聚,以情網密密相鍥的日子。政府宣布了什麼新政策,不但與你相關,而情感上你更關心對這個國家前途的好壞。你在家鄉的土地上,有過去,有現在,也有未來。你無形的天線不但接收也放送,頻繁地起著物理及化學的作用。

嫁給美國人的土耳其朋友曾跟你說,除非嫁給了美國人,或在這裡有了家庭,你才會覺得自己真的活在這裡。他前幾個月才回去土耳其參加妹妹的婚禮,驀然發現自己已經不習慣想念多年的家鄉生活,現在他覺得美國才是他的家,雖然他常抱怨婆家如何干涉他的生活。你不知道過了幾年以後,是否也會如此。只是你覺得現在自己好像被保鮮膜包起來的食物,送進了冰箱裡,雖然漸與冰箱同溫,可是本質仍拒絕改變。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