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沒有資格寫這樣的標題。熱騰騰、新鮮鮮的張小元博士比我更了解哈伯瑪斯。不過最近學長部落格裡的風波,不由得讓我想到我那幾年網路初風行時的「網路民主」論調。當初不知道誰說的,說是網路空間可以實現公共領域的美夢,網友可以不受干擾,以開放而誠意的態度互相交換意見。十年後,觀察到最近幾個部落格的情況,我覺得哈伯瑪斯或是將哈伯瑪斯那一套應用在網路的人,好像是在說笑。

那時候樂觀的人大概是這樣說的:網路世界裡大家一切平等,而且匿名,自然可以開誠布公互相討論,經由對話找到解決問題之道,臻進大家福祉。除此之外,網路讓每個人都有發聲管道,意見可以更暢通。然而這一切一切,其實都得建基在開放而理性的心態上。否則網路充其量只不過是成了另一個情緒發洩管道、方便謾罵之處。

事實證明,我們的確對於網路寄望太高,因為很多網路使用者無法做到理性溝通的前提。也因此,網路成為同道者集結的小天堂、聚在一起排斥異端的工具。我們不斷攻擊他人,卻聽不見他人的理由。光說不聽,何來討論?網路民主終究只是一場人類對自己期待太高的幻夢。

點閱幾個討論政治的部落格留言,不難看出:版主發揮己見,然後引來一連串討論,當然其中有針對問題的回應,最後卻往往限於「藍綠」、「省籍」、「華客與台客」的議題,而其中又有多少是情緒性的謾罵,不斷重複著已為人熟知、不用經過大腦組織,就可脫口而出的標語或立場。這樣的情形,無論部落格政治屬性是藍、是綠、或政治立場模糊,全都相同。即便不久前民進黨黨內初選時,蘇謝過招正熱,部落格的留言也不能免於類似情況。

我旁觀這些回應,有時會想,如此你來我往,有什麼意義呢?許多人的出發點並不在於討論,而在於發表、駁倒他人,壓根沒有預設調整立場或退一步的空間(談到退讓,就是示弱了、就是對方全贏了、就是喪失基本價值了)。於是大家各說各話,甚至歹話都說出口了。最後留下些什麼呢?應該是對彼此更不爽的情緒吧。各有立場的仍然堅持己見,甚至因為對方不敬的言語而更加惱恨,證實了原本既存的「中國X」或是「台灣X」的印象,往後一講起便咬牙切齒,似乎彼此間就是有血仇大恨(我很納悶:為什麼彼此會恨成這樣呢?到底要道歉到怎樣的程度,才能在未來的日子不再挑動同樣的議題?)。至於在旁觀戰,沒有立場的觀眾,也只能搖搖頭,繼續對雙方失望。

我也曾看過討論,說是這樣的論戰不在於跟「敵方」溝通,而是要改變「中間人」(或中間選民)的態度。可是中間選民之所以會成為中間選民,就是因為對雙方皆有喜與不喜之處,他們大多人對兩邊失望,希望看到較為中道的作法或討論。而兩邊卻企望以極端的言論來說服中間選民,這又怎麼行得通呢?

話題扯遠了。總而言之,我想說的是,要期望網路可以改變什麼,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最終關鍵還是使用網路的人。要是使用者的出發點僅在嗆聲而非溝通,那麼網路只是另一個比武擂臺,比完之後各門派仍然勢不兩立、各擁山頭。網路民主還是一個夢,理性溝通只是笑談。我想我不會再對網路上的溝通期待太多了(笨啊!你現在才知道)。

P.S.:講一個有趣的現象。話說學長的文章被轉到「媒抗」上去了。留言轉貼的人說,自己跟學長「槓上了」,並且與學長打起筆戰。不過,所謂槓上了,打戰,不應是自己說開戰就開戰啊!學長除了一篇「感謝留言」外,自己也沒砲轟留言者啊,頂多是其他讀者留言回應罷了。這種自己吹噓「槓上了」的行為,應該是一種「有誠意吵架,無誠意溝通」的表現吧!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