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剛剛完成八小時的國際公法考試,現在腦子無法運作,只好又開始五四三。前陣子我回首一下網誌文章,幾乎全部都是吃。喝。玩。樂。不然就是批評老師,議論同學,與提供眾多留學資訊或是深刻法律評論的前輩網誌相較,本人貢獻度幾乎等於零(ㄟ~這句話好像撲馬也說過!撲馬 :~~~我們真的是同學啊....)。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從小就屬於吃喝玩樂無敵大走資的我,是如何也無法改變本性的,雖然一度想要向學術的陣營靠攏,但是剛到費城就被張小元博士淒風苦雨的狀態嚇到了,所以,還是重新再計吧。

話說,本篇主題,仍是以「育樂」補述為主。起因於張大爺最近常在哼唱的排灣族童謠「抓螃蟹」(又名「霧社情歌」),一時手癢的我顧不得正在唸書,開始搜尋以前的團康歌曲,驀地「第一支舞」這首歌映入眼簾,一下回憶又湧上心頭。

說起營隊,我可是從小參加到大,從小學時YMCA的冬夏令營、國中時候學校辦的營隊,高中時候的救國團、大學的迎新宿營、大二後轉成帶營隊的角色,經驗也算是不少。尤其是救國團的營隊,在我那不知「聯誼」是何物的高中年代,可是難得可以跟異性出遊的機會。我的氣質美女同學每次參加營隊回來後,總會聽到又有哪個癡心男子展開信件攻勢,但是像我們這種諧星,初到陌生環境害羞閉塞,像是小草不引人注意,等到熟悉之後馬上從小草變甘草,開始發揮足以搬上「天天開心」或「金舞台」的喜劇天分,最後交到的朋友大概也都是廖峻型的人物,團隊解散後還煞有介事通信幾回,訓練彼此伶牙俐齒的損人功力,最後也不知誰懶了,從此不了了之沒有下文,記憶裡也只剩下一個逗趣的綽號,連人長什麼樣都記不太清楚了。

參加營隊經驗多了之後,就可以歸納出一個公式了。也不知道是誰規定的,或是已經相沿成習了(而且市面上的「團康手冊」都是這樣排流程),以四天三夜的營隊為例,第一天是相見歡,第二天是讓隊員彼此熟悉,熱度比較不高的活動,第三天則進入高潮,下午要排大地遊戲,情緒開始高漲,然後晚上要舉辦營火晚會:晚會一開始要唱營火歌(歌詞:朋友們,圍過來,營火已經熊熊地燃起...)。在技術比較不發達的年代或是經費比較拮据的營隊,營火是營長拿著火把親自點燃。不過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流行火種從空中急速墜下,一下點燃熊熊營火。也不知道是誰規定的,營火晚會一定各隊都要表演節目,通常甘草型人物就是在這時候發揮功力,愈甘草好像分數可以愈高,總而言之這時候裝高級演莎翁劇本是沒人有心情看也沒人理你的。

然後,同樣也是相沿成習的慣例,營火晚會結尾時,突然四周的燈就變暗了,一向很少開口的營長跟執星官開始講話了,這時候大家都變得很感性。執星官通常會說:「過去幾天來,我知道我很兇,可是我都是為大家好。這幾天學員的一舉一動都深深印在我的腦海...我從大家身上學到很多...我永遠不會忘記大家...」,然後愈講愈溫柔,甚至開始哽咽起來,感性的小隊員也開始紅了眼眶。話畢大家就開始唱「小星星」(小星星 亮晶晶 點點像 你的眼睛....),「小星星」唱完要唱「萍聚」(不管以後將如何結束...),唱完一遍還要重複再唱一遍,然後....然後大家就都哭了....。當時真的是很心酸,值星官以及帶隊的學長姐們當下也真的是很感動,即使不愛哭的人看到大家哭成一團,也會不由自主地哭下幾滴眼淚。不過事後回想,好像也沒道理辛酸成那樣,至少營隊後懶怠的聯絡跟那天晚上「大家不要忘記彼此啊!不要忘記我們共處的時光啊!」的海誓山盟是不成正比的。


至於讓曠男怨女翹首盼望的「第一支舞」是要何時出現呢!?通常在小學營隊階段,不會有「第一支舞」這種不合小學生年齡的歌曲。一般而言,要到高中以後參加的救國團,才能晉級「第一支舞」。至於跳舞的時機,有時候安排在第一天,有時則安排在營火晚會。或者是第一天當「教學」(換句話說,先讓大家巡過一遍對象),營火晚會再跳一次(也就是鎖定目標開始進擊)。當然,在兩天一夜的迎新宿營,機會就有那麼一次,所以要好好把握。更絕的是,「第一支舞」的舞步好像有統一過,跳過那麼多次,每次動作幾乎都一樣(雖然有點變化)。譬如說男生唱的「鼓起勇氣低下頭,卻又不敢對你說...」時,動作一定是低頭握拳往後退;女生唱「音樂悠揚人婆娑,我只覺得臉兒紅紅」,也是全國統一:兩手在臉頰畫圈。至於主旋律副歌部分更是統一標準程序,兩人手拉手,一腳前一腳後,最後女生轉圈,兩人互相行禮。剛剛我查了一下Youtube,發現最近幾年大家跳的動作還是一樣啊,真是令人懷念。有興趣的人不妨上網查詢複習一下。

至於說我對第一支舞有什麼動人的回憶嗎?當然是沒有。像我們這種甘草型的,不要把第一支舞跳成跳加官就很好了。

-----
小平說:想重溫第一支舞嗎?按右邊的音樂就可以了。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