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費城正在下大雨,想要運動卻只能被關在家裡,正好風雨瀟瀟也符合現在寫BLOG的心情。

這幾天與朋友在MSN上談到選舉,談到了「理想」與「贏」。我說,贏的基礎不就是理想嗎?總要畫出一個以理想為底的藍圖,爭取選民支持,然後才能贏啊!朋友說,拜託,你不先贏,怎麼實踐理想啊!?

我承認我對政治是很天真,因為以前「生活與倫理」、「公民與道德」課本念得太熟,以致於選賢與能那一套在我腦中烙印太深,以為現實世界也應如此運作。也因為這樣,聽到選戰策略滿天飛舞,心裡有點不太適應,我以為大家要論辯的應是政策的內容及正當性。朋友聽到我的想法之後說,「行不通啦,選民不會聽這套的...」。可是,我聽啊...而我開始懷疑與我相同的人有多少?

事實上,從媒體也能看出這個矛盾現象。這次辯論會後,媒體的評論是「候選人端出來的牛肉在哪裡」?意思是大家不要光打選戰,還要提出政見。「如果說」媒體可以反映民意,那麼是不是這也代表選民其實也想看到實質的規劃藍圖,而不只是順著特定選民的心意呼口號,或者只看到挖瘡疤、掉眼淚、搞心機,操弄情緒的選戰?然而遺憾的是,即使呼著想要「看到政策牛肉」口號的媒體,一旦看到衝突上演,又會前呼後擁衝著火點去,最後自己也成為「選戰」策略的一部份,真正的牛肉掉在地上也沒人想撿。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情形,所以選舉這檔子事,「選贏的策略」反而比「政策」更重要。規劃選戰的人心中已經看到政策沒人想搭理,而戰術才是一切,所以決定整場戰役以術略為主,以事件掀動情緒才是王道。由於一開始這樣的主軸已經定調,所以沒人想嘗試以硬性的理念為訴求。既然沒人想如此「冒險」,這場選舉的發展方向便已注定。 

(寫到這裡,我想到以理念為訴求的人還是有的,綠黨,不過上次選舉輸掉了。但是其中原因有一部份也與綠黨的可見度有關。我想說的是,如果今天這些選戰中的天王,能夠撇下情緒戰,而以理念為競爭主軸,不知道會是怎樣?)


朋友說,別傻了,不可能以理念競爭的,因為大家的理念都一樣模糊。我說,那麼,這樣的現象是因還是果?是因為理念政策不是致勝的重要關鍵,所以模糊帶過也沒關係,還是事實上就是沒什麼理念?還有另一個可能性,就是為了盡可能爭取選民,尤其是擺動的中間選民,所以保持一定的立場模糊,反而是比較保險的作法?反正,大多數的選民最後都是「靠印象投票」,而決定印象好不好的關鍵,就在於選戰操弄出來的結果,最後誰中箭比較少、抵禦比較強、傷得比較輕的人,也就贏了?

 若真是如此,那豈不悲哀?原來號稱民主的選舉,最後只是印象戰、感情戰、心機戰。我認為不應該是這樣的。 

最後我們的討論沒有結果,只是留下一串問號。前一陣子「藍海策略」很紅,當時我曾訪問過那位韓裔教授,我記得他說過在競爭之中,跳出舊有的框架,殺出另一條路,除了要有遠見之外,也要有勇氣。當時應該問一下,那他覺得這一套理論是否別的地方也適用!?

---------
最近還有個小感想,與前述內容有些關係,但顯然有些叉題,所以我分開來說,就是關於認同。

前幾個禮拜聽客座教授 Tom Ginsburg談台灣的憲法,稍稍提到認同問題。他說,台灣的族群,不分外省、本省,已經相當融合了,並不會造成社會的裂縫。對於這點,我贊成,只是我擔心的一如很多人已提過的,就是「藍」與「綠」的分野。

本來一個國家之中有不同理念的陣營是屬當然,而且甚至因為彼此討論交流,可以促進進步。然而一旦皆以敵意看待對方,便會抹煞互相交流的空間,更可能扭曲對方的原意,而誤解只會被加強,不會被扭正。若是再套上「陰謀論」的思考模式,更是阻礙了雙方理性思辯的空間了。

就像是這次的草山行館失火,有些人在縱火調查還未公布之前,便先說「這一定是陰謀」,等調查方向指向人為縱火後,更堅定這是陰謀的信念。個人的想法我當然不能干涉。只是就我來說的話,我寧願不妄加猜測,也更不願意往陰謀論的方向想去,因為心裡若已存有偏見,日後更難以客觀的態度看待這件事,或是其他事情。而任何事若是先套上一個「藍」與「綠」的框架,只會將我們的思考框限在其中,少了許多其他可能的出路。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