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胸懷大志,有志學術志業的青年請略過此篇。以下所說僅適用於「奇摩子」搞怪的人)

今天下午,密集接受一連串心理輔導,先是「費城張姊姊談心時間」,回答「徬徨碩士生」(就是我)對於進一步進修與否的迷惑,接下來是「治癒系少男撲馬診療室」,與「陷入頹廢谷底的同學」(當然還是我)的同學一鼻孔出氣,到最後商量建立另一個黑色山頭,傳布異端邪說的可行性。(這個對話後來好像被「圓環少主」打斷,話題就轉到台中現在到底有沒有飆車族上面去了)。

事實證明,徬徨的時候的確需要同學,尤其是過來人的心理輔導。張小元幫我做了三十分鐘的療程,現在果然海闊天空,想到不必去做自己其實不是那麼想做的事,昨天的陰霾一掃而空。


總而言之,那一切都是對未知的恐懼,就像是大學生畢業以後怕找不到工作,然後說,我來念個研究所吧!沒想到卻踏上了從此痛苦莫名的陷阱。過程難過不說,寫出來的東西要是連自己都沒辦法接受,真的是會虧到無以復加。

為了拿到學位,匆匆上陣,最後做出爛研究,是什麼感覺呢?張小元與我開發出另一個比喻:這就像是還沒結婚的小姐,卻擔心老了之後沒人奉養,於是想趕快生下小孩,隨便找了自己不是很喜歡的人嫁了,生了孩子,沒想到,生出來的孩子還大逆不道,連親娘都不認,最慘的還是在外負債累累,拖累了已經年紀一大把、色衰身老、一無是處的老娘。。。。老娘情何以堪啊,想到出為了養老,忍著牙關捱過種種煎熬,一把鼻涕一把淚把這個小孩捏大,只望終有孝親安養的一天,沒料到,最終是人財兩失,孤獨以終....

公式(為了避免節外生枝的牽引附會,在此解釋):

小姐=泛指面對畢業的徬徨學生
被小姐隨便抓來嫁的路人甲=臨時抱佛腳的論文題目
生下來的孩子=論文
 
以上這個比喻,真是繼我「論文便秘論」(簡單地說,寫論文像在便秘)之後,最佳創作。心理治療完之後馬上迫不及待寫下來,供各位陷於同樣情境的苦難同胞參考,相互慰藉。

結論是,唸書不嫌晚,還有很多其他的事可做。要寫論文,就要真正有feeling,才能有快樂的學術生活。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