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期新新聞的標題很醒目:「台灣遺忘世界,世界遺棄台灣」。

標題有醒覺的效果,內文呢?有些部分也說出了我的焦急。人到了外地之後,從另一個角度看台灣,有時真覺得台灣太過於自溺於過去歷史,還有種種政治鬥爭。有時看國內新聞,不禁也生氣起來,為什麼一直要在意識型態作文章。想到是政客的手段,更加氣慨。不過這完全是政治人物的責任嗎?當然不是,套一個現在流行的詞彙,媒體也應承當「共業」。

我是在中時電子報上看到新新聞的專題,懷著期待的心情,迫不及待地點閱。然而,有點失望,因為還是不脫台灣媒體慣有的「恐嚇式窠臼」。所謂恐嚇式窠臼,有種慣常公式:「發生了什麼什麼事」-->「台灣怎樣怎樣還渾沌未知-->「快點覺醒吧」,然後,然後就沒有了。這種類型的文章,通常會訪問學者專家,然後學者專家沈重地說一些話,可也沒提出解決辦法,因為歸結到最後都是政治的問題。說到政治,大家束手無策。作為一個讀者,當我放下報紙或雜誌,心裡當然覺得很恐慌,可恐慌之後怎麼辦?有些熱血青年試圖透過組織團體發揮力量 ,可大多數的人無法可辦,只有等待時間慢慢遺忘這種可怖卻無力的感覺。也許,有人說,這是寫給政治人物看的,是要點醒他們的。可是,我很懷疑可發揮的效果。

作為一個讀者,我想看到什麼?就以這則專題來說,我希望在「沈痛呼籲」之外,看到政府實際上做了什麼、有無計畫、實踐的程度、困難何在...等等。縱使最後的結論是,政府根本什麼都沒做,我也希望能看到記者調查之後所發現的結果,而不是只一眛呈現結論,直指最終結果。有時候新聞報導不是計算題,更像是證明題,而我想看到論證的步驟。若是如此,即使我知道政府怠惰、流於鬥爭,我的心裡還是有個底,知道在拋出問題之後,可以特別注意哪些地方,或組織、或動員、或從自己可以著手的地方發揮力量。我想這也才是公共新聞學的本意,也是新聞所謂「第四權」的根本。

當然我非常非常有可能誤會新新聞。在本期的目錄上顯示,封面故事包括好幾篇文章,除了本文「消失的2007」之外,還有「中國經濟結構改變中,勢將牽動台灣對策」、「年復一年的選舉,讓台灣喪失了長遠規劃和視野」等,而「消失的2007」一文,長達十頁,在中時及聯合新聞網所摘錄的,可能只有部分文章,也許後續更提到一些實質的採訪內容,而在網路版上略去。人在國外只能以網路過癮的我,只能片段的看到此文。若真如此,那我真覺得這是很有價值的報導。至於是否如此,只能請台灣的朋友幫我看看了。

不過我想說的,並不是針對新新聞,而是台灣媒體近來讓我,一個讀者,不能滿意的地方。也許這樣的報導點出實情,而非更為等而下之的「狼來了」,但我相信媒體還能做得更好,而不只是一隻攪亂茶壺,引起風暴的湯匙。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