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學阿瓜(aquaapple)在本網誌文章「murmur」的留言,勾起我一些悲慘的回憶。在此寫下,也告訴大家真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以下的故事告訴我們,話不要隨便亂講,詛咒切勿任意胡下。

話說,是在2002年還是2003年的時候吧!當時我已經在報社工作一段時間了,平常認真打拼,幾乎已經快要不成人形,好不容易累積到五天假期,我打算與我的新研所同學阿瓜小姐,來個輕鬆享樂五日巴里島行。我還清楚記得我們興匆匆跑到南京東路上的旅行社,與業務接洽,準備灑大錢住Villa ,好好當個大小姐,白天豔陽高照的時候就在旅館裡面吹冷氣吃水果喝冰水看漫畫,一旦天色昏黃,我們就可以外出遊覽風光。我也記得我們甚至還在討論漫畫帶得夠不夠多,或者要不要帶一些圖多於文字的雜誌,充分在島上當個極其淺薄低級的度假白癡。我和阿瓜在旅行社接待客人的小房間裡講得口沫橫飛,不時還露出嘻嘻的奸笑(我們一群人好像很習慣,討論到特定低級事物時,無論是否涉及構陷他人,都要發出「嘻嘻」的奸笑聲)。我也清楚記得,當旅行社的業務開門走近,問我們的護照是否需要新辦、需不需要收去保管時,我還擔心護照會被旅行社弄掉,於是毅然堅決地說「不用了」!事實上,如果我不要那麼鐵齒,那麼事情可能就不同了...

於是,出發當天,我起個大早,興匆匆地坐上停在遠企前的大有巴士,一路上快樂地想著,從今起可以五天不接電話、不理長官、不甩採訪對象、不用從早就籌畫今天要採訪的行程、無須擔心截稿時間,想著想著,便到了中正機場。阿瓜在機場另一端遠遠走過來,我們兩人又開始「嘻嘻」地對笑,跟旅行社人員拿了機票,大搖大擺走向航空空司櫃臺,拿出護照,伸手準備接過地勤人員恭敬遞上的登機證...。突然,櫃臺小姐大叫了一聲:「啊」!而且還是那種很氣急敗壞地大叫。我還想,幹嘛那麼大驚小怪,真是沈不住氣,現在年輕人啊...,沒想到,小姐居然對著我說:「小平小姐,你的護照..到期了....」!!!

什麼,怎麼會是我出錯!?我明明檢查過護照,一切都好好的啊,還有六個月有效期限啊...櫃臺小姐跟我解釋,「你看你看,我們規定要有六個月有效期限的....」...原來......我把月跟日弄混了!!!!!!!!!所以,我的護照基本上只剩下三或四個月的期限!!!!剎時間,我唯一的感覺是: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一旁的阿瓜也嚇到了:「你...你怎麼沒看清楚?」(我想,那時候阿瓜的心裡一定很幹吧!要是我,我一定很想殺人..)。

我們開始緊張地打電話問旅行社業務。業務也急得團團轉,開始幫我們想方設法:「要不要到時候你塞錢給印尼海關...」。是,是。真是個辦法,真是個電視劇裡面才會演的辦法。第一,中華民國海關剛正清廉,你要先出得去台灣海關才行啊!再者,要是我因賄賂印尼海關被逮捕怎麼辦?留在印尼種香蕉嗎?膽小而守法的我,最後還是摸摸鼻子,算了,銀子白白送給旅行社旅館及航空公司。可是,我對阿瓜可是千萬個對不起啊!(阿瓜!!!我對不起你!!! -->空谷迴音三百次)。就這樣,充滿勇氣的阿瓜一個人踏上旅途,孤獨地享受(?)偌大的旅館房間,吃著一個人的早餐午餐和晚餐,一個人在路上遊蕩,還要邊走邊擔心被拐走,偏偏身材火辣的阿瓜,最會引來男人的口哨聲.....(阿瓜,我真的對不起你啊!!!!-->空谷迴音再三百次)。而我,目送阿瓜入關後,只有默默地、惆悵地、悔不當初地,拖著我裝滿零食的小行李,回到台中治療心理的創傷。就在我回家的途中,碰巧線上同業打電話來祝我旅途愉快。雖然我極不願意承認這樁糗事,最後還是告訴了他,果然話筒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笑聲,笑裡還隱隱約約透露迫不及待,要把這事傳播出去的衝動。結果可想而知,當然是成為當年度採訪路線上最佳年度笑話之一。

我在回台中的路上,一路思考一向神經質的我怎麼會犯這樣的錯?最後記憶將我推回大二那年到印尼玩時發下的詛咒。原來,那一趟旅途,我玩得不是很盡興:濕熱的天氣、無聊的景點、骯髒且要給小費的廁所(再次證明,廁所會大大影響旅行的心情)。雖然最後騎馬至火山這個行程還不錯,但臨走前我信誓旦旦地說:「我,不,要,再,來,印,尼,了」!一定,一定是那詛咒啊~~~那詛咒應驗了啊~不然謹慎的我為什麼看了好幾遍護照,還看不出來期限已經不足了?

不過,如果你以為我那段時間的歹運到此為止,那就錯了。我想我那時的「驛馬星」可能在馬槽裡睡著了。話說,幾個月後,有個到法國的採訪機會,法國在台協會主辦的。我的好老闆說:「順便去玩玩吧」。於是,我抱著期待的心情,而且還很認真地做了採訪功課,一家家拜訪那些法國在台廠商,甚至還把塵封一段時間的法文課本拿出來複習。結果,SARS爆發....就在出國前的一個禮拜,法國在台協會打電話給我:「sorry, we can't make it now...but we will postpone it. Don't worry about it!」。我還能說什麼,只好默然接受。SARS結束後,再度確認法國採訪將在五月成行。我還是那樣興高采烈,甚至還惡意地跟當初嘲笑我沒去成巴里島的同業誇耀:「老娘要去法國了啦!你們在台灣苦撐吧!挖哈哈~」。然而,我記得很清楚,就在出發前一天傍晚,我坐在財政部的記者室,最裡面靠近小房間的那個座位,得意的接受同業豔羨的眼光,突然,電話響起,法國在台協會打來的。我心裡打了個寒顫:應該是要我們今晚好好睡覺,明天記得坐飛機吧...。結果,一個幽幽的聲音從話筒那端傳出:「李小姐,因為伊拉克戰爭今天早上開打,我們擔心航線....所以這次又要.....But don't  worry, we'll still go France one day..」...................................................................................................

我放下電話,坐回座位。思考我到底要怎麼跟同業們說這件事,才不會讓自己三度被笑...................

當然,我還是被笑了。到現在為止,新聞界應該沒人能超越我這個記錄吧。。

(要問我第三次有沒有去成嗎?哼哼,本小姐怕到了,跟長官說,換人吧...)


同年九月,上面又有任務交代下來:「到普吉島採訪APEC財長會議吧」!我心想,長官難道沒被我前幾次的紀錄打敗嗎?這次,我戰戰兢兢準備,護照當然重辦,各種文件看了好幾次,直到坐上飛機之前那一刻,還不敢放鬆 。當我進入泰國海關之後,心裡真是充滿感激啊...雖然我是來工作,不是來度假的。。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