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現在正在聽Michael Buble的情歌,在這麼浪漫的音樂之下,加上剛剛看了一點國際公法,心情有點沈鬱,應該要寫些抒情感懷的東西,不過,為了我的徒弟 -- 陳大大(化名,以免小孩識字之後看到我將他真名公布於世,會懷恨在心)的成長記錄,我仍決定寫下,並且貼上與目前心情及不切題的文章。以下這一篇將是非常名副其實的「無聊筆記」,自認衛生習慣良好、經不起搞笑、崇奉國民生活須知的朋友,本人強烈建議跳過這一篇。

先要做一些背景交代:陳大大是何許人也,以及我與他的關係。

 陳大大的媽媽,黃大MO,在本網誌的文章中已經出現過好幾次了。她是本人從初中到大學一路同班的好朋友,換句話說,咳咳,我們認識的時間,再過兩三年,就要進入第二十年了。尤其在初高中那段時間,我們一群人座位極近,成天過著「群聚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惠」的日子。大學時還一起到德國奧地利遊玩,交情不言可喻,我做過的壞事她瞭若指掌,她小時候有什麼糗事,我也很明白。陳大大則是黃大MO的大兒子。不知道為什麼,我與陳大大很投緣,尤其是在另一位好友亞婷的婚禮上,陳大大誠摯地邀請我參加他五歲生日派對,以及許下要帶我去日本玩的諾言,讓我很感動。另一方面,我也覺得陳大大應該是那種會重蹈我做過的壞事的孩子,所以我自願擔任起「師父」這個重大的責任,譬如有事沒事,就教大大一些瑜珈動作,讓他可以到學校現給老師看。

話扯遠了,回歸正題。某天,在另一位高中好友Maggie的網上,出現了一篇文章,大意是說Maggie的大女兒有點小怪癖,會把鼻孔裡面的東西掏出來,嚐嚐味道。當下一群人討論起來,除了回憶兒時之外,順便也猜測一下哪些小孩會這麼有實驗精神。身為師父的我,當然對陳大大的一舉一動相當關心,因此慫恿大大媽問問自己的兒子,是否曾經有過這樣的衝動,大大媽欣然同意,於是有了以下讓她相當懊悔的對話,大大媽並發下毒誓,此後休再提起此一話題:

以下文章,是轉載於黃大MO網誌:
-------------------------------------------

好友李小平囑咐我問陳大約一個問題,
本來是要寫在回應裡面的,
打了半天不小心錯按一個紐,
全部重來。

乾脆另起爐灶。

今天早上大約一醒,
我趕忙執行這個好友所交代下來的功課。



「那個....陳大大,你有沒有偷偷吃過鼻屎或者想過要吃鼻屎?」


「沒有。」他嘴角撇了一下,我分不清是詫異?納悶?或者帶點鄙視?


緊接著他眼睛睜得斗大、好奇心全被挑起:「媽媽你怎麼會想到問這個?」


總不能說是小平阿姨要我幫忙問的吧!

為了捍衛阿姨殘存的形象,


「呃..是因為我曾經看過啦‧‧有小孩子會吃自己的鼻屎....」


他更有興趣了:「是在路上還是電視上?只有一個小孩還是很多小孩子都這樣?」


其實這時候的我很是後悔、更怕他因此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實驗。。。


於是我選擇沉默。


幸好他自己很快下了結論:「那你下次看到一定要叫我一起看喔。」


沒問題沒問題!


我會再提這件事,我就。我就。。


把鼻屎兩個字用芝麻排出來!


只是‧‧‧末了我還是忍不住:「陳大大,你真的不會....吧。」


「不會!」他笑笑著回答我。

-----------------------------------

後記:沒想到我的徒弟這麼嚴肅,反而Maggie還比較瞭解陳大大,事先已經想到他絕對不會做這種事。不過話說回來,Maggie相當有研究精神,現在正在進行星座統計,看看星座有沒有相關性。

還有,不要問我為什麼這篇文章名字叫做「比賽的故事」。自行多複誦篇名幾次,應該就可了然於心。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