暌違許久,「推理小說是王道」這個分類終於有新文章出現了!半年沒看偵探小說,回到台灣也只蒐羅了兩本,分別是「半自白」與「嫌疑犯X的現身」,前者為橫山秀夫代表作,後者是東野圭吾的作品。本來還想大買特買森村誠一以及土屋隆夫的書,但行李已經放不下了,只好當作日後的期待。我先從「半自白」開始看起,此篇標題「不像推理小說的推理小說」,正可形容讀後感想。

推理小說的要件是什麼?(這樣問好像在上刑法課:「請問加工自殺罪構成要件為何?」)許多人踏入偵探小說的世界,都是受奇怪佈局、詭譎情節的吸引,並以與書中偵探鬥智為樂。要是看到一半便可解謎,這種成就感不會歷久衰退,還可常拿出來自道。但若你帶著這樣的心情來看「半自白」,也許會失望,因為書裡並沒有奇情巧計、氣氛一點也不恐怖、作者也沒提供什麼線索供讀者解謎,有的只是一幅幅社會寫實畫。

你說對了,這又是一本「社會派」小說,承繼松本清張、森村誠一等前輩的傳統。不過比起眾家前輩的作品,半自白更沒有扣人心弦的懸疑面可言。該書劇情從一件警官殺妻案作為開端:一向給人謙謙君子印象的警官,應罹患阿滋海默症的妻子要求,親手結束愛妻性命,並在四十八小時後自首。然而在這四十八小時內,警官到底去了哪裡?有目擊證人做出相當不利的證詞,足讓警官以及整個警界蒙羞,然而警官卻死也不肯透露半點口風。到底在這神秘的四十八小時內,警官去了哪裡?而處理此案的警察、檢察官、法官,甚至獄官,又要如何看待這個案件與警官本身?

貫穿整本小說的,就是那四十八小時的「謎之蹤」。不像傳統推理小說著重偵探如何解謎,橫山秀夫描寫的重點反而是在經手辦案的人員,包括上述的警察官以至獄官,述及他們本身的煩惱,以及這些煩惱如何影響案件偵察。譬如說在警察辦案階段,讀者可以一窺警界內鬥、檢察官經手時,又可看到檢警之間的心結、審判階段,則是法官的心證過程。最讓我撫手叫好的是橫山描寫記者搶獨家的心態:「挖到獨家的喜悅轉眼成為過去,在喜悅遠離同時,不安也不斷加深...其他同業化被超越的激憤為力量,卯足了勁四處採訪。再這樣下去,自己中會被追趕過去。這份恐懼和焦慮讓他這兩週以來沒有片刻的安寧...」。上述文字真是絲絲入扣,讓我想到工作那段時間,挖到獨家時,其實戰戰兢兢多過於登上頭條的快樂,尤其更會擔心,不知道下個獨家在哪裡,永遠沒有放心的一天,每日都是一場新的戰鬥。橫山秀夫當過記者,我想這是他最切身的體驗。

什麼樣的讀者會喜歡這樣一本小說呢?如果你喜歡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的風格、如果你關切社會議題(本書還有很大的部分在著墨老人失智症家屬的心情)、如果你覺得沒有解謎的刺激感也無所謂、如果你是個心很軟的人(聽說有人看到最後落淚)、如果你想知道日本司法案件程序(在此再引用另一段讓人拍案的佳句,語出負責該案的警察:「所謂的案件,只要讓嫌犯做出像樣的自白、整理成檔案,警察、檢察官、法院就會無條件通過,簡直跟輸送帶沒有兩樣...」。),那麼「半自白」應該會對上你的胃口。
---------

不相干的記事:剛剛飄雪了,在費城親眼見到的第一場雪。特此謹記。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