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這幾年來很喜歡用「表態」這個詞,而且多與政治牽上關係。上至選舉的時候黨內大老要表態對於參選後輩支持與否,下至親戚朋友間出櫃承認自己是藍是綠,或是「藍皮綠骨」、「綠皮藍骨」,喔,最近還多了一種顏色,紅色。這篇小文不是我要出櫃表態,而是寫寫我對美國人的觀察,最近有點讓我很疑惑的是:為什麼美國人這麼喜歡舉手表態?

話說,上言論自由課的時候(對不起,又是言論自由課...這堂課怎麼給我這麼多的感想啊...),幾堂課後,我發現老師很喜歡問我們對於判決的贊成與否。通常是在討論完一個主題後,老師會問說:「贊成這個判決的舉手?」、「那不贊成的舉手?」。或者是,老師隨機想到一個例子,然後針對例子作調查,詢問大家的意見。這堂課的美國學生,對於每一個問題,都能很迅速地選邊站,舉起手來。只有我,得對問題想半天,等我稍稍有感覺的時候,大家都舉過手了。

其實對於判決的意見,老師當場調查,我是心中已有定見的。因為在閱讀的過程中,也在思考,可是對於臨場丟出的問題,我卻很難這麼快的給答案,因為這些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啊,而且每個例子還是會有不同。即使我今天舉起手來,也只是直覺上的反應。可有些時候,我寧願多想一想。

最近言論自由課開始由學生報告自選的期末題目了,我發現美國學生也很愛用這一套。幾乎每個人上台,都要丟一個問題,然後問大家贊成哪一個方案。我開始想,這樣調查有什麼意義嗎?當我知道了某件事情,正反意見哪方占多數之後,那又如何?(還是其實這個舉手的用意是在模擬最高法院投票表決的過程,而駑鈍的我居然無法體會!?)。我覺得,重點應該是在「贊成」、「不贊成」,或甚至「不知道,無法決定」這些簡單答案之後的討論吧。那麼,其實只要直接進入說明想法這一關就行了,何必要舉手表決呢?還是說,美國人很喜歡知道「意見風向球」,看看哪一些是大多意見,純粹只是出於一種好奇而已。

我不知道可不可以用東西方的文化來解釋這種差異。不要說東方,就說在台灣上課的情形好了,其實我們比較習慣把個人的意見放在心裡面,或是等到想法成熟,才願意說出來。相對於這裡,我們也很少聽到老師詢問學生,「那麼你的意見如何啊」?我遇過的老師,或是上台報告的同學,更少對全班做民調。要人表態,還覺得不太好意思,因為我們從小被教養的結果,有時候「意見」成為很私密的東西,說出意見,有點像是把自己放上檯面,有種衣不蔽體的羞赧與風險。

不過我還是不解,這種民調的意義何在,而這些美國孩子,怎麼又能這麼快速的做出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