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報上說,台灣從民國一百年開始,律師考試要加考專業倫理。這項政策在美國其實已行之有年。本人這一個禮拜以來疏於寫網誌,除了課業繁忙之外,另一原因就是在準備專業倫理考試。

美國專業倫理考試(其實應該是專業責任考試 Multistate 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y Examination),一年不止一次機會,今年十一月一次,明年三月、八月,還各有一次。考的範圍包括美國律師協會專業倫理規範(主要針對律師),以及司法行為規範(主要針對法官),題型是六十題單選題,以情境題為主,考試時間兩小時又五分鐘。最典型的例子是,考題設想一個情況,請考生回答該行為正確與否。

講到倫理規範,從小學時考「生活與倫理」長大的台灣學生,應該會噗呲一笑,四維八德禮義廉恥,豈會難得倒我等?!錯了。要這樣想,就錯了。美國的專業倫理規範可不是以前四維八德黑白分明的題目(譬如對於父母應該稟持何種態度:甲、孝順;乙、忤逆;丙、諂媚)可以涵蓋的。以前那種大是大非型的考題會問你在什麼情況下,可以,或不可以,與你的客戶發生性關係嗎?如果你不能與現在的客戶發生性關係,那你的合夥人可以跟客戶發生性關係嗎?(前者不可以,但是後者可以)如果你之前就跟你的客戶甲有了性關係,那麼等甲正式變成你的客戶之後,你是否還能跟甲保持性關係呢?(答案是可以,不過美國律師協會建議你還是要考慮一下,以防破壞律師以及客戶的關係)

(嗯,不過以上這些問題,還是可以從道德基本觀念推出來)

試舉一題模擬考題:

律師陳小花有一名客戶王小草,王小草是加重竊盜罪的慣犯。不過算是王小草走狗運,法庭的電腦系統壞掉了,所以查不到王小草過去的犯罪紀錄,法官包青天以為王小草是初犯。在法庭上,法官大人語重心長地告訴王小草:「念汝今是初犯,本大人望你好生改過,今乃從輕發落,望汝洗心革面」(ㄟ...最近《拍案驚奇》看多了,寫起blog來口吻也變成這樣)。陳小花與王小草聽後,心中暗自竊喜,口中高呼「大人英明」,額手稱慶地去了。請問,在這種情況下,律師陳小花應接受懲戒嗎?

A. 是的,陳小花明明知道有誤,卻不指出錯誤,跟不實陳述沒兩樣。
B. 不,這又不是陳小花跟王小草的錯。
C. 不,因為陳小花必須遵守律師與客戶之間的保密義務,即便法官直接問陳小花是否事實如此,陳小花還是不能承認。

歸納一下,這些考題多半集中在律師與客戶間的保密義務、律師如何收費、律師可否跨州營業、律師可否廣告、法官參加競選時應注意哪些事項(美國有些州系統的法官是用選舉產生的)等等。

至於準備的方式,根據學長建議,看補習班講義前面的MIni review,之後狂做題目即可。問題是前面的review看來簡單,但是做題目的時候,就會常常陷入不知如何抉擇的困境。而且我常遇到的情形是:1. 題目太多,不耐煩(尤其有些題目落落長)。2. 做到睡著(千萬不要在晚上十點以後作題目,會神智不清,連最普通的英文都看不懂。但若有失眠的情形,倒是不妨在睡前多做一些題目,保證很快就會睡著)。所以整理起來,最佳的準備時間是考前幾天,利用下午精神好的時候作題目。

不過讓我比較擔心的是,現在作專業倫理考題,看到那麼多英文考題就會不耐煩,以後考bar的時候怎麼辦啊~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