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欣賞我的同學吳小諾照的花東照片吧:

這是台東花蓮交界:靜浦


這是台東石雨傘


這是台東琵琶湖


這是花蓮玉里



為什麼我會突然放花東的照片?
這要從昨天說起。昨天與Legal Writing的 instructor 大衛先生聊天。現在念JD三年級的大衛,其實是加拿大人,而不是美國人,家鄉在溫哥華的他有不少台灣朋友,還有韓國朋友。大衛曾在韓國工作,會說韓文,去年趁到韓國遊玩之便,順便也在台北待了幾天。他說他喜歡台北、喜歡台灣,問我台灣其他的城市是不是也跟台北一樣。我說不不不,台灣其他的城市各有特色,本人的家鄉台中生活清閒、氣候良好,台東花蓮更是我心中的旅遊勝地。大衛問我花東看起來如何?我一時很難形容,只好說,有山有水。回來後想找幾張照片讓他看看,於是央請聽說浪跡花蓮有年的吳小諾同學惠賜幾張照片。照片中的花東真的好美,我不想只給大衛先生看,因此放上來讓大家一起欣賞。

就在我放照片的同時,一邊又聽著鄧麗君的歌,X!真想念台灣啊,尤其想念這幾年來每次到台東或花蓮的旅行。我真希望能跟朋友沿著海岸公路一邊坐車一邊聽鄧麗君的歌。

不知道從何時起,我們家養成過年若沒出國、又不想待在家裡,就到台東或花蓮的習慣。而不論家裡有無到花東,很湊巧的,朋友間也會相招到東部旅遊。在報社的時候,有時也會想逃到東部解壓。上了法研所之後,又認識了好麻吉蘇大便跟吳小諾等人,承蒙蘇大便招待,連做談判作業都可以開拔到東部,在名山秀水環繞之下完成。總而言之,東部對我來說,有種神秘的「安撫」力量啊。
-----------------------------
以上是近日生活心情之一,接下來所述又是另一種不同的體驗,而且跟東部完全沒有關係,故曰「雜感」。
-----------------------------

我發現我愈來愈懷疑過去相信的東西。喔。這又跟言論自由有關。(為什麼我對言論自由意見這麼多!?會計堅同學說我「每週都要幹譙一次」)。

這個心情很複雜。過去在台灣的時候,常常覺得言論自由是天經地義的事。可能是因為念得是新聞所,而且念得又不太用功,讀書不求甚解,所以一聽到「言論自由」,機械式的反應便是:「我們要捍衛言論自由」!說來慚愧,雖然看過文獻,連法研所的論文也涉及言論自由,可我卻沒有原原本本仔仔細細探究為什麼要言論自由。在趕論文、應付考試的壓力之下,我只是對於學者所說照單全收,關於那需要言論自由的四個理由,就像是教條一樣輸入參數後,就能迸出課本上的正確答案。而一切思考的前提,都在「言論自由是理所當然」的基礎下進行。頂多只是想瞭解,言論自由與言論限制的界線在哪裡。

不過也許因為這個學期以來念了一些美國爭議案件的判決,反而讓我有機會看到美國言論自由的發展歷程,以及相應的社會、歷史背景,在其中我也看到了一些矛盾與衝突。很奇怪的是,看到美國大法官們滔滔雄辯,洋洋灑灑關於意見市場、表現自我、真理愈辯愈明等理由時,心裡卻會冷冷的升起「是啊,真崇高啊~」的不信任感。更令人想扁的是,我常會想,美國與其他國家相較,算是個「樂土」,立國時間相較較短,經過戰爭的磨難也少,過去幾十年來,人民豐衣足食,如果今天美國是各飽受磨難的國家,這些大法官們對於言論自由還能夠有這麼樂觀的想法嗎、給予個人的言論自由這麼寬鬆的空間嗎?(當然不可諱言,美國還是有自己的問題,例如種族衝突,而很多案例就是針對引起種族衝突的言論)。透過這些案例與課堂討論,我看到了很多矛盾的地方,不一樣的評判標準,還有很勉強的自圓其說。而我們就這樣接受這一套理論與想法嗎?

其實我不是不能感受言論自由的價值,特別是最近遇到了一些事,我隱約可以感覺到對方不能隨便觸及敏感話題的莫名無力感,此時我反而能真真切切,透過對比,感受到言論自由的存在與好處。只是課堂上的閱讀與討論,也讓我發現,原來我過去是那麼不經大腦地就接受了一些事情,而此刻價值體系正在動搖。

(我想這是言論自由那堂課的老師沒想到的吧...看了那麼多「鏗鏘」的判例後,學生居然開始懷疑起言論自由...)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