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跟張大爺討論過了。

英美法跟大陸法學習方式,很不相同的一點是:
大陸法 -->以法條為中心,所以重點是理解法條,案例為補充。就以刑法來說,我都是先看法條,再慢慢以案例理解各個構成要件的意思。
英美法 -->Common Law的傳統,是讓你從各個案例裡歸納出原則,所以學習時以看案例為主,然後從不同案例中,歸納出自己的心得。
在台灣教育體制下久了,向來很習慣由老師告訴我們原理原則,以此為主幹,再自己想辦法理解學習。不過英美法卻是從枝枝節節中找主幹,有時候還不一定找得到。我們不習慣這種思考方式的人,就會覺得英美法散散漫漫的。初上課時,也會感到這種沒有結論、全民亂講的課堂上,「學不到東西」。因為我們很習慣課程有一定的結果及結論。

昨天我想一想,我覺得光是看完reading是絕對不夠的,整理歸納出來,也是不夠的。還要再想想各個案例之間的關連性,而「我自己」又對這些案例有什麼想法,自己在上課前,要先揣想判決之外的各種其他可能性。問題是:我每次都是掙扎著在上課前才把案例讀完....把案例歸納出來已經很了不起了,哪裡還有時間再組織自己的想法.....ㄜ~~~~~~~~

不過上述的學習方式,Copyright就不適用了。美國的Copyright是成文法,所以老師還是依著構成要件教學。難怪我上Copyright的時候,雖然老師也會問同學問題,但仍覺得很愉快。當然也是可能因為我唸過著作權的關係啦。

(我突然覺得自己太認真了。我還真不習慣自己這麼認真。)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