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這個標題,真是諷刺。過去有人曾說,我是新聞逃兵,沒資格說這種話,可是我還是想說。(為什麼選擇轉行,就不能批評媒體呢?)

因為人在美國,所以這一兩個禮拜以來,我只能藉著電子報,以及片片斷斷的新聞影片瞭解台灣發生了什麼事。我的電子報來源是中國時報以及聯合報。我選擇這兩家報紙,是因為長久以來的習慣。至於電視新聞影片,因為我沒裝網路衛星電視,所以只能從PP STREAM 看鳳凰衛視。我急切想瞭解國內發生什麼事,但是這些新聞媒體卻不能滿足我,而且一股徹底地不信任油然而生。(應該說,從以前就不是很信任了,但經過這次事件,更是不信任)。

關於這次事件,我看最多的報導是中時電子報。然而中時盡是一片倒扁之聲。我很難找到一個另一面的觀點。於是我開始懷疑,難道全台灣都在倒扁?不過我的腦袋告訴我,不太可能。比較可能的原因是,中時只選擇他想要表達的觀點。平心而論,中時關於倒扁的報導寫得極好。尤其是楊渡的側寫,更讓我看了心裡澎湃,多麼美麗而感情豐富的文字!不過平靜下來之後,我還是想要找尋不同的觀點。然而這幾天觀察下來,我發現這是不可能的任務。這些文章集結起來,不外乎施明德很偉大、人民熱情澎湃、萬眾一心齊倒扁之類的。至於其他媒體的報導角度,更別談了。看了鳳凰衛視的新聞剪輯,更會覺得熱淚盈眶。

此時我的不信任感更加加深,這真的是事件的全貌嗎?如果我想要看看比較平靜、文字比較不帶感情的報導、比較深入的分析,我要到哪裡去尋找?蘋果日報嗎?BBC嗎?NY times嗎?(不過礙於時間,本人堆積如山的reading,最後我放棄繼續找尋其他觀點的報導。而且剛剛上紐約時報的資料庫看看,也查不到十六、十七號有關台灣的新聞。)

不要問我是挺扁或是倒扁。這又是個二分法。在挺扁與倒扁背後,應該還有更深層的理由與分析。不是「挺」或「倒」這麼簡單的一個立場,可以把這問題說清楚,也不是這麼簡單就可以把人民分成兩邊。我只是,很單純地,想知道,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現在的氣氛到底如何。雖然拜網路發達之賜,我可以看到台灣的各電子報,但我卻對這些電子報所構築出來的圖畫感到懷疑。我知道記者不可免地,總會在報導中選擇框架、摻入個人觀點,但我覺得這不是一個明明白白在報導中劃定立場,只呈現出其腦中「想當然爾」圖案的藉口。

我的不信任在下面管中祥的文章得到共鳴,而他談到的,比我在這裡的表達還深入(引自「媒體小舖電子報」):

遭兩極化踐踏的知的權利

9月9日「反貪腐靜坐」正式展開後,媒體大幅且一面倒的報導方式,已引起許多人的不滿與不耐。媒體會有這樣的表現其實不讓人訝異,2004年3月總統大選後的一連串的抗爭新聞,台灣社會早已見識過媒體如出一轍的作為。無論如何,這樣的報導方式,對反扁的主事者或支持者而言,是一種宣傳,也是發洩,甚至也會有人認為是媒體展現「正義」的表現,但同樣的報導,在挺扁的群眾眼裡,卻可能如刺在身。

不過,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樣的報導方式,對在這簡單二分之外的民眾來說,反而是一種強迫收視,因為在「藍」、「綠」;「挺」、「反」的對立論述外,我們很難看到有別於兩端多樣觀點,同時,諸如環境、社福、經濟、文化、政策的其它新聞,更受到嚴重壓縮。然而,台灣並非「非藍即綠」的社會,世界也不是只存在凱道的反貪腐靜坐,只是媒體基於政治利場及商業利益的考量,扼殺了我們的「知的權利」。

其實,經常作為媒體侵犯人權、推卸責任藉口的「知的權利」只是媒體怪獸的禁臠,一但「知的權利」不符合媒體私利,便會自然地折服於政商趨力構築的利益網羅中。

9 月9日開始,大多數的新聞台,以及中時、聯合在內的主要報紙,便大量、單面、即時轉播靜坐活動,作為社會公器的媒體宛若反扁陣營的宣傳工具,甚至出現不少「引導」群眾運動的報導;而民視新聞雖未大幅報導倒扁活動,卻用嘲諷、指責的語調大量呈現抗議現場的零星衝突,以及該運動對社會安定的負面影響,同樣的,綠營色彩鮮明的自由時報,除了和民視一樣打出安定牌,忽視這次運動的價值外,9月9日以來的頭版新聞,幾忽完全無視這場近10萬人的靜坐活動,這種座落在天平兩端的極化表現,媒體的政治偏好不言可喻。不過,當然不只是政治選邊的問題,商業利益對許多新聞台而言,更是媒體大量報導此次活動的重要原因。

雖然,各大新聞台派了數十名記者及工程人員,不畏風雨全天守候凱道,然而,從某個角度來看,「反貪腐靜坐」的新聞其實是最廉價的,因為。只要2、3台SNG 車,讓分佈凱道不同角落的記者四處觀察各樣的偶發事件,再加上一群有話想說的民眾,以及主動尋找舞台的政客,記者無須用力採訪,自然會有不少新聞議題與人物自動湧現,填滿不斷重播的新聞時段。有趣的是,不是每個人的演說都很精彩,觀眾對一再重複的零星衝突新聞也沒太大興趣,因此,記者便啟動更低的採訪成本,在原地蒐尋紅衣辣妹、昏倒的老伯、明星臉女郎,以及對主人反扁行動點頭稱是的靈犬,於是這種廉價與膚淺的資訊,再次透過新聞頻道強暴我們的視野。

在政商趨力聯手策動下,群眾運動的報導已經走向表面化、對立化與瑣碎化,這對挺扁或反扁的支持者,甚至是兩極之外的社會大眾都不公平,因為,他們看不到多樣的資訊與觀點,也看不到這場靜坐的在台灣民主化進程中的歷史意義,媒體一面倒的反扁或挺扁,不僅喪失其應有的公共論壇特質,踐踏知的權利,忽視社會多樣群體的需求與感受,更是簡化社會關係,強化社會對立。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