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題目,從我上完暑期的Foundation(美國法律導論)後,就一直在腦中環繞。雖然上Foundation時,不是百分之百都聽得懂,而且甚至可以說,有些混亂,但比起過去上過的英美法導論,至少概念比較清楚。暫且按下老師們的教法不表,台灣教授們教英美法,就有先天性的不足。如果後天條件不能配合,那麼學生更是會上得霧煞煞一片。

首先,法律的的確確是社會與歷史的產物,而且不可避免地與該社會的性格纏繞一起。當我們以外國人身份學習英美法時,這是第一點要瞭解的。這也是為什麼,Penn的Foundation課程花了很多時間,談美國法律淵源(承襲自英國的普通法傳統)、立憲歷史,聯邦與州之間權力的鬥爭、農民作風的Jefferson(主張小聯邦、大州、同情農民)與皇家作風的Hamilton(主張擴大聯邦政府權力、發展工業以及商業)之間的情仇。如果不先瞭解這個背景,很難體會當代美國法律的樣貌,例如憲法以及程序法的基本概念。尤其是訴訟法,那枝枝節節的聯邦與地方法院管轄範圍,常讓人發暈。從社會以及歷史觀點來看,隱藏在美國法律制度後的,是聯邦與地方的彼此不信任,聯邦擔心地方權力太大,地方又不甘心把權力交給中央,以致於兩套力量不斷拉扯,形成而今樣貌。

就我來說,這是學習英美法時極為基本的認知。不過,我在台灣學習英美法的歷程,卻從未觸碰到這段法律背景(當然也是有可能本人開學第二週才開始上課,或者此後上課殊懶、不認真的結果)。印象中我們一開始上課,就直接進入美國法院層級,然後知道美國地方法院的名稱不一,接著進入stare decisis(判決先例)的概念,此後便開始讀案例,案例讀得不是很懂,也不知道意義何在,上課時開始搬演「全班亂講」....。可能是我從沒好好回想整學期的英美法導論,拿到老師的指定教材就死板地念了起來,沒曾回想背後意義,所以到現在,案例忘得差不多了,自然也參不透讀這一連串案例的背後邏輯何在(我的意思是:為什麼老師會要我們念這些案例呢?這些案例背後代表什麼英美法重要的概念或精髓嗎?)。到目前為止,我只記得有個故事的主人翁名叫Lindsay。而我會記得Lindsay,卻是因為我有位同學把Lindsay作為他電子郵件的帳號,所以每次看到同學的郵件地址,我就會想起似乎曾唸過這案例....。

但話說回來,其實從英美法導論的課上,我還是有學到一些東西,那就是,寫case brief。當時老師指定的案例不多,但每閱讀一例,一定都要交上一則case breif。雖然寫breif不是很難的東西,但至少來到Penn後,寫brief的速度較快。而且....知道可以在網路上找到biref.....。

東吳的英美法課程比起其他學校,其實不少,研一上學英美法導論,研二上學期學侵權,研二下則是契約。看來很完整。我也覺得基礎架構設計得不錯。問題是,有了骨,肉要如何填?這可能要回到基本問題:為什麼我們要學英美法?學校希望學生學了英美法後,有怎樣的認識?是有個粗淺的輪廓瞭解?或是處理案件時,可以更容易進入他國的法律知識領域?

我想就法碩乙的同學而言,大多數人選擇畢業後留在國內打拼,或作律師,或為法官,或是轉到公司內的法律部門。英美法的重要性就現實而言,的確比不上本國法重要。那麼英美法對我們的意義,可能是在本國法之外,打開另一扇窗,除了有基本的認識之外,日後若是處理與英美法系相關的案件,可以更快進入狀況。我覺得這是好事。以這樣的思考為基礎,我們需要的,則是基本的鳥瞰式架構。在這種架構之下,概念可能比零碎地讀案子更重要。

是的,這時候你可能會說,可英美法common law系統,就是靠一個個案子建立起來的啊。是的,可我的意思是說,即便今天我們讀了案子,我也想知道「選擇」這些案子背後的邏輯:是要告訴我們哪些英美法重要的概念呢?假設今天在導論課程選擇的案子,是要讓我們瞭解英美法的基本侵權、契約等概念,也應解釋選擇案子的背後邏輯。(在我寫這篇文章時,我很努力很努力地回想我在導論課唸過的案子,終於拾起一點記憶,靈光乍現下突然有點明白老師要我們念這些案子背後的用意,原來是要介紹美國的法律系統有所謂的「侵權」、「契約」...我真是駑頓的學生....)除此之外,回到我最開始說的,法律是歷史與社會的產物,學習一套法律系統前,應該先粗略知道這個法律系統形成的背景與脈絡,當日後進入案例閱讀時,才能有所本。舉例而言,從普通法的架構,瞭解所閱讀的例子,而非以大陸法系的立場思索。

寫到這裡,我發現我又開始「意識流」了(FYI:意識流是一種寫作手法,作者將腦中流過的思想一一書寫下來,沒有章法、沒有安排,就像一個人不斷地自我murmur。通常意識流的小說都讓人看不懂或失去耐心)。總而言之,我想說的是,如果能重新在國內再學一次一英美法的導論課程,我會希望先從英美法背後的歷史、社會背景開始學起,再進入其法律大架構,至於案例,則是我瞭解這些架構背後的工具。而侵權或契約,自然也是按照這套架構以此類推。

當然,我承認,英美法是一套龐大的體系,不可能在短短的幾個學期內介紹清楚,老師的觀點與學生可能不同,一些教學環境上的障礙,也許不是我所能理解的。我只是就我個人的學習經驗,以及習慣的思考傾向,提出一點看法。

後記:wuwuu....Foundation的考試,自從上一屆有義大利人作弊後,老師就不再仁慈了.... 考得好難喔~老師還特別在考卷上註明「這份考題很難,很多都是模仿bar(律師考試)的題型,不要妄想你全部都會做...」。wuwu......可是大陸同學居然說,「好簡單啊,我才一題不會寫...」............wuwuuwuwuw..........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