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感想嗎?

兩個字:「暴累」!

尤其是當我下午上完「憲法第一修正案 -- 言論自由」的課出來後,整個人像是魂魄被抽乾一樣,直到著作權法課結束,還是沒有回神。在 山羊大廳遇到「也是」(註:我的同學綽號就叫做「也是」,並非行文中有文法錯誤),講了半天話,仍然恍惚。的確,我已經很久沒有這種陷入精神恍惚的情況了。適巧張小元又打電話來,我講出來的話還是亂無章法。腦中的句子與講出來的話無法兜在一起。

其實也沒受到什麼嚴重打擊。可就覺得好累好累好累。

上午上的是Telecommunication,老師是科羅拉多州立大學來的訪問學人,充滿幹勁的年輕老師,談得是科技匯流。基本上本人對於科技也不甚瞭解,不過至少拜新研所之賜,還聽過「大媒體潮」或「mega media」的名詞(僅止於名詞),再加上上課前還是有看一下指定的功課,所以上完之後還覺得可以接受。雖說相較於法學院常見的大班制,這堂課大概只有十幾個人,不過反正大家輪流 on call(被老師叫起來問話),LLM學生也佔了一些,所以心理壓力還好。

於是我安心,但略帶心虛地期待下的言論自由。所以心虛,是因為我reading沒唸完,再加上憲法課的reading不如上午簡單,case很多,而且又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繞來繞去的邏輯推理,讀著讀著,不知不覺暈頭轉向。教言論自由的這位老師聽說是個很活躍的人物,常常發表時論文章,或者上電台訪問,過去學生評價也不錯。不過可能是我沒上過美國憲法,雖然暑假時Foundation的課曾經提過憲法審查的概念,但顯然Foundation能提供的知識還是不足。加上我只草草看過case,所以當老師提問的時候,我又陷入迷霧。另一個問題是,老師上課的節奏很快,一個問題接一個。大致而言,只要好好看過reading,還是可以答得出來。(是的,好好看過reading,意味著你不只要仔細看過一遍,還要再回頭想一想,整理一下,當然不是像我昨晚翹著腳當小說瀏覽的那種看法)

問題是,我就是沒好好看。所以一整堂課,我都在緊張中度過(wuwuwu...),一邊想我為何要來修這門課....。其實現在仔細回想,老師問的問題只限於課本,老師也不會陷人於尷尬的境地,但是隨時提心吊膽要被叫起來,還是很刺激。

不過話說回來,這樣光問課本上的問題,複習一遍,也是蠻無聊的。(其實我好像沒什麼立場講這種話,因為我根本就沒好好唸過,而起又擔心被叫起來)。下課時聽到英國同學跟愛爾蘭同學聊天。英國小姐說:「夠了!這堂課真是有夠笨!我真受不了這些美國人(註:基本上,他是在一群美國同學面前,用英國腔英語大聲地說),一一跟我複習這些教條幹什麼...」,愛爾蘭先生好脾氣地說:「這是加強印象...加強印象...」他表示,還是會繼續修這堂課。至於台灣代表我,基本上,我還是先把它退掉,等下學期好好修憲法好了。

在言論自由課失魂之後,我旁聽了著作權法,想要恢復心神。因為在台灣已經修過著作權法,又是本人的論文題目,而且老師教的也不錯,所以還聽得蠻愉快的。(可是跟contract衝堂,我不能修啊....wuwuuwuw...)而且在這堂課中,我發現,美國孩子上課也沒有多踴躍碼...我本來期待看到美國人爭先恐後舉手發言,結果並沒有..老師拋出問題後,很多時候還是靜默一片....。

不過我的魂還是沒有回回來。我繼續拖著疲憊的身軀,草草解決晚餐後,繼續晚上六點到八點的Media & Sovereinty. 這是傳播學院的seminar課,談得是媒體管制。果然,傳播學院就是傳播學院!!我找回來了闊別已久的熟悉感覺!!第一,老師外表很隨性,雖然老師其實也算是法學院的教授(法學院老師都穿西裝)。第二,老師上課態度也很隨性,有點「盍各言爾志」的感覺。第三,老師談他現在在做的project,包括奧運對中國媒體的影響、中東媒體管制、公民社會與社會發展。我居然,聽到了,「公。共。領。域。」四個字!!!!我曾多麼痛苦,而今又多麼熟悉的字眼啊....還有什麼「媒體再現」、「議題形成」(ㄟ,新研所同學們,Framing可不可以算是議題形成啊?我知道agenda setting是議題設定,framing意思是不是差不多??)wuwuwuuw.......我好像又回到了新研所時代啊....雖然這堂課要寫research paper......

好不容易,回到家。可愛的張大爺已開始在書桌前用功苦讀,而我才剛結束疲累的一天。這就是傳說中的法學院生活啊....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