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諸親友,是的,張大爺從芝加哥轉學到費城來了。事實上,張大爺八月初就差不多確定可以轉到費城的Temple University(以下簡稱廟大)。不過我一直忙於課業(?),所以還沒時間公告,僅有家人及少部分朋友知道而已。跟大家分享一下轉學的過程,以後若有朋友碰到類似情況,也許可以參考一下。

事實上,夫妻兩人(或是男女朋友)一起申請學校,變數真的很大。有人說,那麼就盡量丟application,丟個二十幾家,不就解決了嗎?壞就壞在,要是老天不幫忙,就是會有可能申請不到同在一處。就像我跟張大爺,偏偏他申請到的就是A、B、C校,而我就是申請到D、E、F,而且更巧的是,ABC與DEF都還跨越一個時區呢。當然,還有一種模糊地帶叫做「候補」。張大爺在一些學校申請中,名列候補名單,位置剛好與賓大相近,廟大就是其中一家。所以我們還有極為極為微弱的希望,可以在一起。不過,候補就全是憑運氣了,一個蘿蔔一個坑,總要有位置空出來,你才能擠進去。

話說五、六月結果出來後,我們兩人都很沮喪,尤其剛結婚,想到七月後馬上要分隔兩地,更是難過。我們想盡辦法問人,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增加候補的機會,得到的答案都是「很難說」,而根據我上一段的分析,的確是很沒個準,全憑運氣大作戰。但是我們還是得要做些事,總不能手一甩,就說「老天你看著辦」。俗語說天助自助者,我們還是盡全力,之後才能看天命。

我們分析這些候補名單學校後認為,廟大與賓大同樣都位在費城,而且廟大的法學院名聲也不錯,所以決定以廟大為主攻。張大爺此時開始發揮驚人的毅力,常常寫信向廟大請安問好,詢問目前候補的情況如何,另外的重點則是強力推銷自己。張大爺的信,除了強調自己的電機以及專利背景之外,還不忘附上「我太太在賓大讀書,我極為渴望與她做夥」之類的理由。因為聽說美國人很重視家庭,所以我們私心以為,這一招應該會有用(不過敝人新研所指導教授卻認為,美國人沒這麼有同情心。所以這招溫情攻勢的效果還待查。附帶一提的是,搞到最後,好像廟大法學院的職員都知道我是賓大的。每次陪張大爺去廟大辦事,辦公室的人員一看到我就會說,「哦~聽說你是賓大的啊~」)。

不過,一開始情況並不樂觀。廟大的回信,不是說「我們之前已經補了一些人」,或是「要有消息再通知你」。張大爺應該寄了有三封信吧,每次都是這種「有機會、沒把握」的回音。漸漸地,我們也失去信心。不過張大爺還是不放棄(好有毅力喔!),他又找了之前合作過的美國事務所一位合夥律師,再寫一封推薦信給廟大。不過另一方面,我們卻也慢慢死心,開始打包行李,分別飛往費城、芝加哥....。

就在七月底、八月初的某個下午,我正與James學長伉儷及提娜在校園附近喝咖啡,張大爺突然打電話來:「我收到Temple的信,問我還有沒有意願來念」!?當下我整個人都要跳起來,催促張大爺趕快回信說「我要!我要!」,一面趕快打電話給張小元以及她的室友蘇珊(也是廟大的JD),詢問接下來該怎麼辦。不過在此同時,我心裡還是很忐忑。因為我曾經接過芝加哥大學的通知,問我有沒有意願繼續候補,但那也只是表示把你繼續放在候補名單中,並不是說你就拿到了進入芝加哥的入場券。所以,我不知道廟大的信,到底是什麼意思。

蘇珊一聽我們的情況,馬上建議張大爺即刻從芝加哥飛來費城,展現積極的意願。張大爺馬上訂了隔天飛來費城的機票,過了週末之後(收到信的時候,好像是星期五下午吧),星期一,馬上出現在廟大法學院辦公室,當場就拿到了admission letter。這也證明,我當初的擔心是多餘的。

現在問題是,芝加哥那邊的學校放不放人(因為張大爺已經到芝加哥報到了)。這也是我們最擔心的。因為如果不放,牽涉到I-20問題,尤其九一一後,美國對於簽證問題相當嚴格。最壞的情況是,張大爺drop掉芝加哥那邊的學籍,回到台灣,重新再請廟大發I-20,然後再新重申請簽證,入境美國。廟大國際學生辦公室的人還說,不然的話,就可能要等到明年再轉過來...。總而言之,這操之在芝加哥學校的手中。好在學校願意放人,直接把張大爺的資料轉到廟大去,所以不用再花上那些麻煩功夫。

八月十四號的時候,廟大告訴我們,資料已經到了。換言之,張大爺正式轉到廟大來。我們總算鬆一口氣,不然整個過程,雖然朋友一再說「沒問題啦」,但我們的心還是一直懸著。真是謝謝這過程中所有幫助我們的人啊~ 

經過這一段波折,我們的心得是:想要什麼,就放膽去爭取!尤其在美國,很多事都是要自己主動開口,並且展現積極的態度,予人深刻的印象。就拿張大爺轉學來說。就是因為他不斷寫信問安(並且告訴廟大的人他太太在賓州),所以讓廟大的人印象深刻。一旦有空缺,廟大的人馬上想起張大爺。從廟大的角度而言,他們也希望找到一個馬上可以點頭說「好」的學生,所以,先搶先贏: 給人深刻的印象 --> 積極的態度,可以提升你拿到入場券的機率。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社會也是競爭啊...照這樣看來,溫和保守的人可能會被忽略...)
我想這種態度,不僅用在候補名單爭取入學上,也用在其他的申請程序。在他們許可的範圍內(我的意思是,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譬如說作業期間是八月二十開始,你七月就把申請表寄去,這樣人家只會覺得你很煩),積極表達意願與爭取,提升能見度,機會總是大些。
或許這就是在這裡的生存之道吧。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