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讀者來電,詢問這一兩天上課的感想。當我說我要好好用功,因為老師說他要展現「蘇格拉底式教學法」的時候,讀者在電話那頭訕笑:「不是沒有文化衝擊嗎?不是過得很爽嗎?聽說你現在還是在summer school,不是嗎?」是的,老祖宗說,話不能說得太早,真的是有道理的,尤其是「過得很爽」四個字不能常常說。

其實也不是什麼文化衝擊啦,只是好像我要從夢幻中醒過來,面對現實:真的開學了。

昨天是第一堂課:Legal research,顧名思義,就是教你如何利用資料庫找資料。昨天老師瞎掰了一堂後,今天的重頭戲是用Westlaw與Lexis 系統。上完這堂課之後,我的感想與以前上完英美侵權法,老師教我們用westlaw系統的感想一樣:還是一片霧煞煞。原來台灣的老師真的沒有教得比較模糊。 我們這堂課的老師,以其飛快的速度,教我們電腦操作。我們還來不及反應,他已經跳到下一個畫面。於是,就會看到這樣的畫面:台灣及大陸同學勤奮地自己尋找解決之道,義大利同學同學則搞不清楚狀況,左看右看,大家投以無奈的笑容,最後義大利同學堅毅地舉手請老師重講一遍。 結論:我想我還是回家後,看著操作手冊自己走一遍好了。

今天還有另一堂課 Foundation開課,內容是基本的美國法導論。第一堂,討論英美法系與大陸法系的不同,以及英美法系中common law system及equity兩種系統。這時候,不得不感謝英美法老師了:好在以前上課至少還有認真聽一下,稍微有點概念。不過接下來,可能沒辦法靠著基本概念撐日子了,所以我又乖乖地去買那昂貴的教科書了。

至於蘇格拉底教學法,法律系學生可能已經久聞這可怕的魔王。其他背景的同學可能較不瞭解:基本上,這是一個,個人認為,讓人培養臉皮厚度的,相當好的,教學方法。猶記研二時本人曾經親身領教過這種教學方式(而且是全班第一個領教,然後幾乎全班同學同受衝擊,下課後紛紛前來表示慰問之意),在心中留下的瘡疤過了很久才結痂,但已經造成巨大的陰影。

簡單地說,蘇格拉底教學法,目的是要培養學生思辯的精神。老師會抓住學生,不斷質問你講的內容,不斷進逼,不斷逼問,逃都沒辦法逃。如果今天老師是一種善意的態度詢問學生,那麼的確可以接受,因為有問題,才有思考,學生也可獲益良多。最怕的就是老師用「你笨蛋啊!」、「你在回答什麼蠢話啊!」、「喔我的老天啊,你有沒有程度啊」、「你識字嗎」?之類的話質疑你。或者,把這些話轉換成表情,寫在臉上。想想看,在全班面前答不出話來已經很難受了,還要忍受這種殘酷的對待,真是人間大慘劇。聽說美國法學院,就是把這種蘇格拉底教學法發揮地淋漓盡致。那位說要先讓我們適應這種教法的老師說,「每年都有LLM學生心裡受到傷害」,所以先給我們打個預防針。

對蘇格拉底教學法有興趣的人,不妨去看看「哈佛新鮮人」(先覺出版社出版的吧)這本書。以前聽一位美國朋友說,很多美國人看完這本書以後,也受到了驚嚇。的確,雖然我在台灣領受蘇格拉底教學法之前,已經先看過那本書,但是還是受到了驚嚇。不過,希望我的臉皮有因此變厚。(本來以為當記者,臉皮已經很厚了)

P.S 費城快訊:今天費城又熱到近三十八度了,從昨天晚上開始,我所在的樓層就不斷跳電,剛剛警報器還大響,可見大家都熱得受不了,用電量大增。更可怕的是,本人還在這種炙熱的陽光下走了十分鐘的路回家,完全沒撐傘。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