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不會煮飯。而且對煮飯一點興趣都沒有。
小時候進廚房,媽媽都會把我轟出去:「走開,這裡很熱!你進來以後我更熱」。再加上我是對吃一點都不挑剔的人,對美食興趣缺缺,只愛吃簡單的滷肉飯、排骨飯,所以自小一直謹守「君子遠刨廚」的古訓(雖然就孔子的定義來講,我非君子,而是「女子」、「小人」)。

從大一開始住校,在台北的十二年間,根本沒興趣、也沒必要自己煮飯,公館附近的選擇太多,政大指南路上的餐廳雖少,但是我這個絲毫不挑的人,依然可以吃得津津有味。尤其是政大指南路Hang Ten旁邊有一家我們戲稱「垃圾堆」(因為看起來真的很像垃圾堆),賣炒河粉的小攤,滋味更是讓我難忘。女生宿舍前面,7-11旁有一家藥滷滷味,則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滷味攤。上次與法研所同學上貓空之前,還特把黃老師拐去嚐嚐。工作後搬到科技大樓捷運站附近,家旁巷子裡一列小吃店:羊肉炒麵、滷肉飯、肉燥乾麵、快炒、排骨飯,哪裡需要煮飯呢!?即使用電鍋煮白飯也不需要!需要白飯?巷口自助餐,買多少,有多少!

因此,我,不,會,用,電,鍋,煮,飯。(這好像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好心的法研所大哥知道廚房白癡的小妹妹可能在美國餓死,學期末時特別拿了大同電鍋來學校示範煮白飯(在此感謝大哥的恩德啊~),現在應該說我「大概」知道怎麼用電鍋煮飯了。媽媽跟婆婆深深瞭解我連煮菜的程序都不懂,可能殃及可憐的張小貓,也特地寫了一本小秘笈,從「煎」、「煮」、「滷」等專有名詞開始寫起。昨天又承蒙姊姊與nonno來信,指導「鹹粥」的作法,wu...我想大家不用擔心我在美國會因不會做菜而餓死,或是自暴自棄狂吃美國食物而成為終極大胖子..

昨天則是我第一次下海做鹹粥。猥褻小元帶我採購中華料裡的食材。本來在我的想像中,費城是一片只有奶油、起司、漢堡的荒蕪之地,沒想到超市裡有:維力肉燥麵、金蘭醬油、四季醬油、同榮鮪魚罐頭、愛之味黑瓜、豆腐乳、五木拉麵(還可參加連續抽獎,大獎是卡拉OK伴唱機一台)、米酒(只不過不是台灣菸酒公司產的)、皮蛋、豆腐,甚至連枸杞都有啊!!我站在貨架前,幾乎要流下感動的眼淚:即使我再不會煮菜,還是可以靠著罐頭食品,煮我拿手的麵條加罐頭香菇素瓜仔肉啊~美中不足的是,很多東西沒有保存期限。雖然猥褻說要漸漸習慣這一切,但我還是不敢買。

拎著食材回家,我跟小元開始做起鹹粥。在鍋內放入絲瓜、香菇、蔥,與米一起煮並且放入「烹大師」(猥褻室友Susan的媽媽從台灣帶來)。等米變成稀飯後,按個人喜好,加入素瓜仔肉罐頭(猥褻說味道不合,一直抗拒加入,不過對我而言沒差)。味道如何?嗯,反正我吃東西是能吃就好,若是好吃,就算是賺到。所以湊合湊合,晚餐就這樣解決了,總強比吃泡麵。

今後大家如果有任何「簡易」烹煮食物的方法,也歡迎提供,謝謝!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