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機緣下,我寫下這篇文章,內容其實是關於我對刑法的感覺(刑法是所有法律科目中,我最喜歡的)。但卻更是我對學習法律的感想。一直想找機會把這篇文張貼出來,趁著生活忙亂、版上缺水的空檔,也是這篇文章該出現的時候了。。。
----------------------------------------------------------
很多人問我「幹嘛還要念法律」?我歪著頭,想上半天,也難給一個自己都滿意的答案。即使現在也是如此。也許其他被問到這個問題的人,可以很快地說:「伸張正義」之類正義小天使的答案,或者赤裸裸地挑明:「我要賺錢」、「我要權力」,可是對我來說,這些都不是我心裡所想。

一件事的發生,通常有外界環境以及內在動力的促成。以外在環境而言,我背負著家人的期盼,即使當我已經拿到新聞碩士、當了記者,爸爸還是覺得我應該來念法律,除了他對他的女兒的能力很有信心之外,也順便幫他一圓大學時代未能念到法律系的遺憾。而我的記者生涯相當痛苦,我最討厭對無謂的事打破沙鍋問到底,當採訪對象的臉色已經十分難看,而且你明知再問下去,對這社會也沒啥意義時,還要厚著臉皮,昧著良心,問一些長官逼得你非問不可的問題。在新聞界最高指導原則:「對採訪對象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之下,我並不快樂。在這種情況下,我很想另找出路。

當然,出路很多,要不是心裡曾經種下法律興趣的種子,也不會選擇法律這條路。回顧我的求學歷程,從外文,到新聞,再法律,我不斷地在晃盪。當初決定要來念法律時,我曾被一位極親密,現在已經是法官的大學室友痛罵:「幹嘛來念法律啊,你要飄到什麼時候啊?我對你真是太失望了」!她認為我應該努力當個好記者,然後衝衝衝,雖然我確定她也不知道我應該要衝到哪裡去。她也覺得我這個在外文系時,成天嘻嘻哈哈、飄在雲端上的人,不應該踏入法律,面對「醜惡的現實」。「你知道我現在當法官當得有多煩嗎」?!室友說。

不過,就是因為這個「醜惡的現實」,才讓我對法律起了興趣啊!我對「學問」有一個想法。我一直認為,所謂學問,是看世界的不同角度。文學如此,自然科學如此,社會科學更是如此。學習不同的學科,你會學得很多了解事物的不同面向。我喜歡從不同學科中,找到這個學門獨有的思考方式,然後運用這個方式,從不同觀點,了解我身處的環境及世界。就好像哈哈鏡一樣,從不同的折射,你從中得到趣味。
我在文學的領域裡,享受到自由與開放,還有豐富奔馳的情感。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戲劇課裡,老師帶我們讀尤金歐尼爾的「漫漫長夜路迢迢」,老師講述的功力極好,講述主角媽媽孤絕的心情時,許多同學在台下悄悄擦眼淚。我也還記得念皮藍德婁「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對於後設的表現方法還有結局,震驚不已。文學的經驗讓我這個受嚴格教會中學管教的井底之蛙知道,世界有很多種可能。

新聞學則是另外一回事了。嚴格來說,我認為新研所裡所教授的學問,其實是社會學,因為新聞觸感的敏銳度以及思考的深度,還是來自於對社會的認識。社會學則讓你從自己每天身處的環境中抽離,從制高點重新檢視社會架構。我在新聞所的訓練裡,學習從情感抽身,不再浸淫當下的感覺,並且嘗試從較為批判的角度,看待事物。除此之外,社會科學的研究方法以及邏輯訓練,也讓我開始學習約束不著邊際的思考方式,學著建立體系,一步步、一層層,整裡所見所思。

不過這一些還不夠。這個社會有一個極其重要的架構,叫做法律。一個社會的價值觀,其實凝結在法律之上:為何生母殺嬰,罪刑較殺人為輕?為何散佈猥褻物品者,罪刑又會比公然猥褻之人來得重?為何誹謗罪會有免責的情形?死刑要不要廢除?種種規定,呈現出一個社會如何看待人與人之間的分際界線。要了解所身處的世界,法律是極佳的途徑。除此之外,法律人的思考方式,比起社會科學,更注重邏輯,對我來說,這又是全新的領域,所以,我又飄來了這裡。

因此我才會說,我學習法律的動機與人不同。我的出發點是,想知道「為什麼」、「是什麼」?然後在學習之中得到一種莫名的快樂,就像是一種知識毒癮一樣。不過我也不是世外高人,如果真能考上司法官,我應該會有一種生活安定的安全感與征服了考試的快樂,雖然我不知道做了這個工作後會不會快樂。不過,與其他孜孜不倦,要爬到人生頂峰的的人相比,我卻好像過著晃盪的人生,從這個領域,盪到另一個領域,可是我很快樂地在吸收我喜歡的知識,快樂地四處結交同好。然後,我抱著這種晃盪而悠悠然的心情,盪到了法律這裡,學習刑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