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現在看到的是...好幾年前,我在新研所時期,勤奮用功地與同學張小元、彭名記、戴沒如等,用力記下的上課筆記。而且張小元還劃下一幅歷史性的圖案 -- 傳播批判之母!(唸過新研所的同學及學弟妹,就不用問我,「這肖像好像XXX老師!」儘管問吧,我是不會承認的!)
前幾天寫論文寫到很無聊,開始翻以前的檔案夾,找到我悉心收藏的新研所時期「上課筆記」(喔~其實是「私密」紙條,因為正牌的筆記此刻正端坐在台中家裡的儲藏室),從研一到研三,總共十九張。以前我上課時,總是會帶著背面空白的廢紙記筆記,任意揮霍塗灑。所以偶爾還有上面寫著「行銷」大題目,下面幾行煞有介事的體系表,接下來在角落處則有「今天中午要吃什麼..」等等之類的無聊話(因為同學做旁邊,為了不要傳紙條傳的太明顯,因此充分利用A3、A4紙面積大,同學可在紙張邊緣偷寫字的優勢)。
做下這張筆記,是在上傳播批判理論的時候,估莫應該是還可以加退選的時候,否則不會一群人還在考慮是不是要加退選,這並不是老師教得不好。老師教得很棒!而且是一位極其愛護學生的老師。只是我們程度太差。一群當時自稱為「走資派」的學生,大搖帶擺地去上傳播批判理論,其實是需要一點適應衝擊的時間。
不過很諷刺的,經過多年社會與學術圈間的打滾之後,當年用功的「左派好兒女」,有人在財經報系跑外資、跑竹科、跑兩岸新聞,有人則變成券商的公關。至於我們這些整天只想著作弄同學、討論中午要去哪裡吃飯、何時去KTV、上課很容易分心(我還被老師說:「只要看李小平的臉,就知道下課時間是否到了...」)的壞學生,有人是公務員、有人在美國搞公共領域的學術研究,準備要去德國跟哈伯瑪斯握手(不過最近聽說論文在百轉千迴後,又走回走資老路),我則在財經報系混了幾年之後,念法律。論文是...從言論自由及公共領域的角度,談著作權...。就好像照鏡子一樣,全反了。只有名記,還很堅持地在某大報呼風喚雨,實實在在地始終如一。
人生一階段一階段,誰也說不準接下來會不會又重新洗牌。
只是如「即將握到哈伯瑪斯金手」的小元所言,我們當年這麼囂張的上課寫紙條,聰明如老師,一定知道我們在下面像是毛毛蟲一樣煩躁亂動,只是她不點破罷了!現在看起來,真是一身冷汗,一身冷汗。如果有一天我當了老師,學生也是如此,我一定要好好分享我的經驗。只不過,MSN與教室網路出現後,「傳紙條」應該會慢慢成為絕響吧!可是,方便的MSN那能及得上紙條有這樣親筆書寫的韻味,以及眾人大塗鴉的創作樂趣呢?!

**我剛剛看了看,我上一篇也在跟老師道歉..不過,我是真的有反省力的,這一篇,我還是要很誠意的跟老師道歉!**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