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小元在班版PO的訊息,談到羅吉斯與哈伯瑪斯。(小元正在做把哈伯瑪斯量化的事。是這樣沒錯吧?小元你沒修改論文題目吧?)

我突然驚覺:傳播理論完完全全都還給老師了!

哈伯瑪斯,我只記得公共領域。至於公共領域的內容,我只記得哈伯瑪斯好像有說到,公共領域從知識份子的咖啡館轉變到什麼的....然後在公共領域裡面應該要以平等的地位互相溝通....然後我就忘記了....

羅吉斯,羅吉斯是幹嘛的?我只記得大家每次說要打外國人時,都以「羅吉斯」代稱。為什麼要說羅吉斯呢?好像是有一次石番老師指定了一個很困難的reading,大家念得很不爽,所以都說要去美國打羅吉斯。還有石番老師說,他跟羅吉斯握完手以後,「不久羅吉斯就死了」,搞得大家以後都不太敢跟石番老師握手。

那麼,羅吉斯到底是幹嘛的?他是提出知溝嗎?知溝理論識幹嘛的?是說知識的差距只會愈來愈大嗎?

我在MSN上問孫玉米,他也忘記了。不過孫玉米提醒了我,好像還有個「沈默螺旋理論」(我連這個理論有「沈默」兩字都忘了,我第一個想起的是DNA螺旋)。我問孫玉米,沈默螺旋是在說什麼?他說好像是Sxxxx of Silence,至於內容,應該是「西瓜偎大邊」的意思吧。

然後我突然想起好像還有「涵化理論」(Cultivation Theory,嘻嘻,我還記得英文喔。因為有個白癡的學弟問過,為什麼新聞所要念「農業理論」?這學弟據稱還在美國念大學)。孫玉米問我涵化理論是什麼?我隱約記得好像是看電視會變得暴力之類的。

玉米說:「這不就是孟母三遷的理論嗎?!」,「沈默螺旋,不就是指鹿為馬嗎?」

我說,對啊,你看,阿斗仔花那麼多時間發展出來的傳播理論,我們看看成語故事就可以知道了!可見中華文化多麼的先進啊!那我們為什麼還要花三年念新聞所呢?我們在新聞所裡面到底在幹嘛?

玉米說:好像都在打鬧吧。

結論:這些理論,看看書,記憶就可以回來了,(況且看成語故事就可以知道)。至於打鬧,真的要親身體驗,打鬧不常練習,程度還會退化。像是戴沒如遠在台南,很久沒跟我們打鬧,上次相聚時就覺得程度差很多。拿到爽字金牌居然還會露出那種哭笑不得的表情,照理應該是要跟著我們一起舉起大拇指比「讚」,露出很蓋高尚的表情才是。小元每年才跟我相見一次,功力一定更是退步...。所以定期的打鬧真的是必要的,而一切一切的基礎,都在新研所的三年奠定了下來。所以這三年真是很充實而有收穫!

P.S:羅吉斯到底是幹嘛的?我們還有唸過其他什麼理論嗎?

    全站熱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