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最近有一些朋友問起,如何準備LSAT。所謂LSAT,就是進入美國法學院,攻讀JD學位時,必須參加的考試,一如念商學院,必須過GMAT這關,其他學門,則有GRE大鍘伺候的道理一樣。我對有心準備LSAT考試的人,一向是充滿敬意,因為我知道這項考試相當不容易。看到張大爺準備期間,比我用功的樣子(我當時還在東吳法碩,我以為我已經很用功了),加上過去我過去準備GRE時,還有昏倒的痛苦經驗,對於這項傳言中比GRE還難的LSAT,更有種「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的崇敬。

張大爺去年經過LSAT考試,分數159,申請到Temple Law School。準備期間,沒有補習,白天還要上班,只有晚上以及假日有時間準備。雖然說分數並沒有160,但我私心以為,以這種條件而言,已經算是難能可貴了。既有朋友問起,且我相信未來還是陸續有人投入LSAT戰場,因此決定將張大爺的準備經驗同大家分享,希望未來台灣學生也能參考。

以下以筆錄方式呈現,訊問人李小平,受訊者張大爺。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



我應該怎麼形容心中對於Office的感覺呢?這樣說好了,Office是我到目前為止看過最最最最白爛,白爛得有夠好好好好好,罵人不帶髒字的啵棒影集。如果今天我能頒發一座「金舞台」影集獎,最佳劇集第一名就是Office。

Office其實是改編自英國的同名影集,2005年在美國NBC頻道播出。原本只打算作為影集換季間墊檔之用,所以只拍了五集,豈知播出後獲得觀眾廣大迴響,第二季、第三季拍得欲罷不能,現在只等第四季開鑼了。不過,office在台灣始終默默無聞,有可能是在電腦上看美劇的台灣網友年齡層,還沒到理解辦公室笑話的年紀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昨天到學校,看到走廊上教室門外,又有椅子出現,幾個著正式服裝的人坐在椅子上,一副等著赴刑場的樣子。看就知道,法碩乙口試的日子又到了。正巧,又有朋友問起如何準備法碩乙,就讓我回憶一下當年吧。
考法碩乙的動機,留待我日後說,這又是一個有頗多內心戲份的故事。反正,就是決定考法碩乙了。我還記得跟報社申請在職證明的時候,在人事室遇到我的同事 -- 「藤木」先生(請見「繁華後的村姑」一篇)。藤木先生神秘兮兮問我:「想幹嘛~」,我們兩人互望對方手中的綠色表格一眼,同時心裡都有了答案,原來是戰友啊!幾個月後,我們果真從同事變成了同學。
當初會選考東吳法碩乙,不選政大及台北大,原因之一是我的採訪對象一直慫恿我「東吳好啦」!這位採訪對象念的是在職班,在東吳求學頗為愉快,認為課程很紮實,與老師相處也融洽,又當時政大是碩乙學生與大學部一起上課,相較之下,我對東吳印象極好(老人家老了,跟大學部青春洋溢的學弟妹一起上課,已經不太能夠適應)。不過,最重要的原因是:不用啃法學緒論!因為考試科目是國文、英文,以及常識測驗。
對於考法碩乙,其實我抱持著「隨緣」的態度,再加上工作壓力頗大,所以說真的,我並沒有火力全開地準備。我當時的想法其實有點消極,心想要是考上了,就代表老天要我換跑道。沒上,就埋頭跑新聞。所以,就這樣吧!
對於國文一科,我還是買了古文觀止來看看,有空就翻一翻,當作是增加國文程度。至於英文,其實考題與托福有類似之處,甚至比托福簡單。想準備的人,其實可以拿托福的題目起來練習(不過,容我說一句,本人念了四年外文系,跑新聞時常要看外資報告,所以可能這方面會比較說不準)。常識測驗一科,範圍可就廣了。記得那年我的考題,從青瓦臺、色譜、都江堰的原理..等等不一。這可是要靠平常的實力累積。唯一準備的方法,多看看報紙,涉獵不同的書籍,增廣自己的見聞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終於有資格寫考試經驗分享了。。。上星期五紐約律師考試放榜,打開查榜網站,看到「恭喜您通過紐約律師考試」的句子。這是我第二次考紐約律考,我的經驗也許對想要繼續挑戰的人有些幫助。趁我對於準備過程還略有記憶時,快點寫下。本篇以實用為目的,就讓我省下那些文章佈局、詞藻鋪陳,直接進入重點。

相較於去年,本次考試我的準備時間較短,但是心裡比較踏實。踏實的原因是,有去年三個月barbri上課及準備的基礎,再加上失敗的經驗,反省過後,比較知道癥結何在。只是在時間上,因為是臨時起意報名(其中曲折就不足向外人道了),加上雜務繁多,所以有些匆促。我從五月開始準備,六月回台灣搬家,約有三週中斷,六月底回美,直到七月底考試,這樣算一算,大概準備時間兩個月。

事實上,對於第二次準備紐約律考的人而言,時間也許重要,但更要緊的是戰術。我以自己準備時間短促為例,是要說明只要掌握重點,「戰略」可以稍稍換取時間的不足。

對我而言,律考成功關鍵有二:第一,英文閱讀速度以及理解力。第二,能夠辨別rules的細微差異。第二點尤其重要,第一次的律考之所以緊張慌忙,是因只知rules大概,卻難以分辨細微之處,以致於題型小小一變,整個人方寸大亂。

英文閱讀的速度以及理解力是最基本的。當然兩、三個月的準備可以讓功力大增,但最好是平常就開始訓練。LLM的同學平時上課要看的文獻本就不少,這一點我想毋須擔心。「如果」(再三強調,「如果」)在一年LLM的求學期間,各位同學有盡力閱讀指定reading(當然不一定要逐字看完,關於資訊閱讀一事,有機會日後為文再述),那麼一年的訓練應該足夠。再加上準備考試的兩、三個月勤做題目、習慣題型以及詞彙用語,能力應該足夠應付律考。至於已經結束學業,負笈回台的朋友,也許就得自己找機會閱讀英文,不要讓那一年培養的功力丟掉了。至於我,平常就是個學術小女工,常幫老師讀文獻作摘要,再加上翻譯工作,常浸在英語的閱讀環境中,所以算是平常已有練習。(注意:不是人在美國,就理當會在英語的環境中喔 -->這是一般人常有的迷思。若讀者有疑問,請恰身邊曾經當過國際學生的朋友解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

我回來了,考完試滿身疲憊,帶著考試造成的心理創傷回來了。好在張三小同學伸出友誼的雙手,待會兒就要帶我出去走走,幫我安定心神。現在先轉錄從James那裡看到的文章。該文描繪法學院的生活,主要是從JD學生的角度出發。不過在大多數學校,JD與LLM是一起上課的。雖然LLM比較像是局外人,但也身處在同樣上課的氣氛,以及律師考試的壓力之中。各位且先看看吧。
-----------------------------------------------------------------

林曉雲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前一陣子,台灣報紙的新聞,說是律師這一行已經沒以前那麼風光了:薪資水準每況愈下,再加上工作操勞,很多律師慨嘆胡不歸,想找機會轉行。這種情況不獨台灣如此,美國律師業似乎也不再像以往那樣風光,愈來愈多法律系畢業生為頭路煩惱。

剛剛大學同學Louisa轉來一封信,裡面有個今天華爾街日報報導的鍊結(華爾街日報目前還不像紐時一樣提供免費線上閱讀,所以以下鍊結有時效性):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19040786780835602.html?mod=hpp_us_pageone。講得是非名校畢業的法律系學生,也面臨工作機會愈來愈少、錢愈來愈薄的難題。

根據這篇報導,這幾年以來雖然大型律師事務所頻頻調升薪資,但受惠的只有名校畢業生,因為美國律師事務所是很現實的,眼睛只看到名校的好學生。對Tier2(第二級)及其以下(關於學校排名,以及哪些是Tier 2、3可參考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的法律畢業生來說,卻要面臨艱苦的頭路戰場。主要原因是,美國大學視法律系為金雞母,不斷增設法律科系,導致念法律的人迅速增加。另一方面,訴訟卻因美國訴訟制度意欲減少訟源,鼓勵集體訴訟,以致案子變少。僧多而粥少,自然搶成一團。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這個題目,從我上完暑期的Foundation(美國法律導論)後,就一直在腦中環繞。雖然上Foundation時,不是百分之百都聽得懂,而且甚至可以說,有些混亂,但比起過去上過的英美法導論,至少概念比較清楚。暫且按下老師們的教法不表,台灣教授們教英美法,就有先天性的不足。如果後天條件不能配合,那麼學生更是會上得霧煞煞一片。

首先,法律的的確確是社會與歷史的產物,而且不可避免地與該社會的性格纏繞一起。當我們以外國人身份學習英美法時,這是第一點要瞭解的。這也是為什麼,Penn的Foundation課程花了很多時間,談美國法律淵源(承襲自英國的普通法傳統)、立憲歷史,聯邦與州之間權力的鬥爭、農民作風的Jefferson(主張小聯邦、大州、同情農民)與皇家作風的Hamilton(主張擴大聯邦政府權力、發展工業以及商業)之間的情仇。如果不先瞭解這個背景,很難體會當代美國法律的樣貌,例如憲法以及程序法的基本概念。尤其是訴訟法,那枝枝節節的聯邦與地方法院管轄範圍,常讓人發暈。從社會以及歷史觀點來看,隱藏在美國法律制度後的,是聯邦與地方的彼此不信任,聯邦擔心地方權力太大,地方又不甘心把權力交給中央,以致於兩套力量不斷拉扯,形成而今樣貌。

就我來說,這是學習英美法時極為基本的認知。不過,我在台灣學習英美法的歷程,卻從未觸碰到這段法律背景(當然也是有可能本人開學第二週才開始上課,或者此後上課殊懶、不認真的結果)。印象中我們一開始上課,就直接進入美國法院層級,然後知道美國地方法院的名稱不一,接著進入stare decisis(判決先例)的概念,此後便開始讀案例,案例讀得不是很懂,也不知道意義何在,上課時開始搬演「全班亂講」....。可能是我從沒好好回想整學期的英美法導論,拿到老師的指定教材就死板地念了起來,沒曾回想背後意義,所以到現在,案例忘得差不多了,自然也參不透讀這一連串案例的背後邏輯何在(我的意思是:為什麼老師會要我們念這些案例呢?這些案例背後代表什麼英美法重要的概念或精髓嗎?)。到目前為止,我只記得有個故事的主人翁名叫Lindsay。而我會記得Lindsay,卻是因為我有位同學把Lindsay作為他電子郵件的帳號,所以每次看到同學的郵件地址,我就會想起似乎曾唸過這案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才剛說要寫我在法碩乙的日子,就出了「驚天挫屎七十分鐘」(張小貓的形容詞)這件新聞。很多人都跑來問:「ㄟ,王XX是你學妹嗎?」。
這.....容本人沈吟一下,想想應該如何形容這段關係。
那麼讓我這樣說好了:

所謂「法碩乙」,其實已經是舊時代的名詞了。現在的正式名詞應該是:「東吳法律專業碩士班」。我們這個班,修業年限共三年,學分總數多達九十二個學分,畢業時還要撰寫一篇論文。換句話說,我們除了把大學四年法律系的課,集中成三年來上之外,還要有碩士班的形式,寫篇論文。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各位還記得前幾個星期我有感而發寫下的「放洋前的心理準備」那篇文章吧!經各方指教後,在伊利諾UIUC攻讀JD的Seetoo同學也做了一些評論,從JD的角度來給LLM一些建議。各位看慣了LLM的辛酸血淚,也來聽聽JD是怎麼看LLM的,可有更全面的瞭解,而且本篇對想念JD、或是已經被JD學位荼毒的人也很有幫助喔~

原文請見:
http://klavier1976.com/cseetoo/archives/2007/04/ee_cc_1.html#comments
另外,學狀師學長,在文後附註藍色字體小評論,哈哈。

一、在美國法學院裡,如何分別LLM與JD?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昨天Fumei打電話來,說最近網誌好像沒更新。剛剛我看了上一篇文章的發表日期,原來已經一個星期沒寫新文了!嚇!我怎麼覺得好像才剛完成那篇一樣。。。

說起來,工作這種事情好像也有「螞蟻效應」(對不起,這名詞是我亂謅的),平常沒事時真的是閒閒沒事做,整天耗在網上看這看那,感想也特別多,兩三天更新網誌不是難事。然而一有工作出現,其他工作雖非如雪片般紛紛飛來,倒也是接二連三接踵而至。這不就像是螞蟻一樣嗎?要是出現了一隻螞蟻,肯定你還會再看到第二隻、第三隻。最近的情況就有點像是如此。當然,所謂的「工作」定義很廣,舉凡有酬的、沒酬的、為自己的、為他人的,都是。

所以,以上,其實就是要交代為什麼很久沒PO文,而又趁此多PO一文,以免看起來好像十幾天版面都沒有更新....(請不要罵我沒有誠意)。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對外國人來說,美國律師考試不好考,這一點就無須我多加著墨了(註)。在本篇勸世文裡,我要強調的是:在這麼痛苦的考試中,考生應該盡量讓自己覺得舒適,盡量不要找麻煩。除了考試本身之外,還得擔心交通食宿問題,或者讓長程的旅途疲累自身。所以,我的結論是:孩子,若你位於離紐約一兩個小時可到之處,那麼能在紐約考就在紐約考吧,除非你的目的是去觀覽愛巴尼(Albany)的風情,否則不用千里迢迢赴京趕考。若真非到愛巴尼不可,也請參照以下狀況,考慮適合的旅行方式。

進入正式的勸世文之前,先做一些背景介紹,以免非法律系的朋友看了滿頭霧水。紐約州的律師考試,有不同的考場:一在紐約州的首府愛巴尼,一在紐約市(但聽說Buffalo也有)。根據紐約州律師考試委員會的規定,所有非在紐約市全時受雇(Full employment)的考生均需至紐約州首府愛巴尼應試。當初報名時,我也曾經想過是否借友人的紐約地址一用,但最後為免麻煩,並幻想可以遊賞愛巴尼的美色(事後證明:這是個不切實際的幻想),還是決定與憶小嬋、也是、撲馬等人一起上愛巴尼趕考。

我們的交通工具是美國鐵路Amtrack。說良心話,Amtrack的軟墊座位很舒服,加上人不多,去程時我們四人,一人佔據一排,還可脫鞋蹺腿半躺在座位上看書(是,我知道這樣的坐姿很難看),還會放鬆到不小心睡著。我們就這樣睡睡醒醒,加上在紐約轉車,大約花了五個鐘頭到了愛巴尼。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

以上三字,請問,講到國家壓制人民的言論自由時,應該要用哪個字?

這幾天在寫有關壓制言論自由的文章,腦子裡第一個跑出來的字是suppression。寫著寫著,覺得不應該只用一個字,那麼,repression或oppression也可以嗎?

於是開始查字典:(以下來自Longman字典的解釋)

oppression: when someone treats a group of people unfairly or cruelly and prevents them from having the same rights as other people have

suppression: 1. to stop people from opposing the government, especially by using force;2. if important information or opinions are suppressed, people are prevented from knowing about them, even if they have a right to know;3. to stop yourself from showing your feelings; 4. to prevent something from growing or developing, or from working effectively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今天,生平第一次挑戰泰式珈哩雞,成~~~功~~~了~~~~~。不僅我自己得意,張大爺也說好吃。終於,又試出一道可以吃的新菜了。以後若要擺路邊攤,菜單上總算多了一道菜可賣 :~~~~~~~


這兩年來學習自己煮食,目前心得之一是醬料很重要。(以後若有機會編漫畫劇本,一定要在裡面加入一句:「醬料,是食物的靈魂啊」!)這次泰式珈哩會成功,我想應該是醬料本身也不錯。

我用的材料包括:
1. 泰式紅珈哩醬。雖然網路上一些食譜叮嚀,一定要用泰國產的醬,但我在中國城超市買到香港進口醬料,味道也不錯。更重要的是,有保存期限...。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目前所知如下:(分子為台灣學生人數,分母為全部LLM人數)

Duke: 4/85

UIUC: 4/40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回到台灣,「你變胖了!」的驚嘆就像利箭一樣不斷射來。

首先是吾友半獸堅。半獸堅應該算是家人以外見到我的第一個熟朋友。臨別時半獸堅露出詭異的笑容,賊賊地說:「你好像臉變圓了,屁股也變大了耶!!!」

隔天,我回舊家搬書,電梯裡巧遇老鄰居伯伯。伯伯一見到我就說:「小姐好像胖了喔~」。話畢伯伯看我臉色大變,馬上出言補救我快碎了一地的心:「沒有變胖很多啦!稍微啦!稍微啦!」。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