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十七個小時的航程,六個小時的轉機時間,我終於來到費城。現在的我正坐在新研所同學,猥褻小元,位在費城的公寓餐桌旁。回想這幾個月來的忙亂,搭機下機,以及目前的種種,還是覺得很不真實,彷彿一覺醒來,還是會發現自己躺在台中家裡的床上。然而,現實是,我的美國留學生活已經開始了。

在還未來美國前,很多人問我出國讀書的動機,當時我都能信誓旦旦地說,我想念博士。但自從論文一場廝殺之後,正在恢復元氣的我,已經無法吐出「念博士」三個字了。既然念博士的前提已經不在,念這個LLM的目的就值得思考。以致於,我在來美的飛機不斷反覆思索這個問題,到現在還不得其解。

事實是我是個情緒化的人,竟然還沒出國,就已開始想家。事情要從跟我的高中同學黃大MO道別那刻說起。離別前一天,我與張小貓特特跑到黃大MO家中,除了與我這個同學十年的好朋友說goodbye外,也玩玩他兩個可愛小孩(特別是我徒弟陳大約學習瑜珈的成果)。與黃大MO擁抱道別那一刻,竟然有種心酸的感覺。雖然兩人平時也不常見面,可想起距離遙遠,感覺還是不同。這種心酸持續到隔天中正機場送別,終於沸騰至頂點。出關時強忍眼淚,頻頻回首與送機的爸媽、公婆、弟弟還有張小貓揮手,我加快步履,因為怕淚流滿面。以前出國遊玩,總是家人朋友在旁,今日一個人拖著行李步向海關,而我的家人卻在那頭,難免落寞。出了海關之後,還跑到廁所讓眼淚好好地流一下。有人說,半年就回來度假了碼~有什麼好心酸的!?好吧,我承認我是個容易漏眼淚的眼淚龍頭,就是想哭碼~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