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前進美利堅合眾國 (6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剛接到一封信,寄信人是法學院負責學生事務的副院長。
內容大致如下(本人中譯一下):

又到了關鍵時刻,想借用一點大家的時間,談談幾件相當重要的生活事項。雖然你們大部分的人無須我耳提面命,但我想我還是得說一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從這個星期一以來,我就很忐忑不安,因為星期四,也就是今天,是言論自由的presentation。
其實presentation沒什麼大不了,暑假的legal research也有presentation,一個人五分鐘。可是,今天這堂言論自由,一個人要報告三十分鐘,中間還要跟同學互動,再加上我對言論自由這堂課,莫名地壓力很大。我也不知為何壓力這麼大,提娜問我,是否同學不友善!?其實不會,同學還蠻和善的。是否老師嚴酷?也不會,老師很和藹。可能是因為大家都很積極發言,而且同學對議題又很熟悉吧。不像電信法,有一種「不分國籍,大家都不懂」(除了少數美國同學可以言之有物,無所不知的樣子)的和諧氣氛。

總而言之,這幾天以來,我幾乎都沒辦法做別的事,心裡想的都是這一場presentation,一個人在房間裡偷偷練習好幾遍、量時間、想台詞。我報告的題目是記者的拒絕證言權,以美國Judith Miller案及台灣高年億案為例,從記者地位以及採訪環境的改變,看拒證權的存在必要與否。由於高年億案涉及股市炒手買空賣空,我一度很煩惱該怎麼講述這個案例,後來決定輕描淡寫帶過,反正重點不在這裡。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今天是Legal Writing最後一堂課,全班至法學院對面的「白狗」餐廳聚餐。
我點了「北京烤鴨」,結果廚房端出來的是一盤生菜,裡面埋著鴨肉。北京同學吃了幾口就吃不下了。我本來覺得賣相不佳,後來吃吃生菜,覺得還不錯,倒是鴨肉就遜色點。總的來說,白狗還是沒隔壁那家愛爾蘭小酒館的三明治好吃。(突然...覺得...肚子好餓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台灣這幾年來很喜歡用「表態」這個詞,而且多與政治牽上關係。上至選舉的時候黨內大老要表態對於參選後輩支持與否,下至親戚朋友間出櫃承認自己是藍是綠,或是「藍皮綠骨」、「綠皮藍骨」,喔,最近還多了一種顏色,紅色。這篇小文不是我要出櫃表態,而是寫寫我對美國人的觀察,最近有點讓我很疑惑的是:為什麼美國人這麼喜歡舉手表態?

話說,上言論自由課的時候(對不起,又是言論自由課...這堂課怎麼給我這麼多的感想啊...),幾堂課後,我發現老師很喜歡問我們對於判決的贊成與否。通常是在討論完一個主題後,老師會問說:「贊成這個判決的舉手?」、「那不贊成的舉手?」。或者是,老師隨機想到一個例子,然後針對例子作調查,詢問大家的意見。這堂課的美國學生,對於每一個問題,都能很迅速地選邊站,舉起手來。只有我,得對問題想半天,等我稍稍有感覺的時候,大家都舉過手了。

其實對於判決的意見,老師當場調查,我是心中已有定見的。因為在閱讀的過程中,也在思考,可是對於臨場丟出的問題,我卻很難這麼快的給答案,因為這些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啊,而且每個例子還是會有不同。即使我今天舉起手來,也只是直覺上的反應。可有些時候,我寧願多想一想。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現在是十一月,窗外的楓葉都變紅了,費城的氣溫變化不定,冷的時候可以到五、六度,但熱的時候還是有十五、六度。我們室內則維持在恆溫 -- 根據溫度計顯示,現在是攝氏三十度!!!!!

若是在台灣,現在應該是涼爽的秋天吧,在室內穿著一件帽T也就足夠,冷了的話泡杯熱咖啡會更舒服。可現在身在美國公寓的我,沒辦法享受涼爽的感覺,還冷熱失衡。本來電風扇已經收起來,今早因為受不了,又從架上搬下來吹。

我是神經病嗎?不,這一切都是可怕的美國暖氣。有人會說,「耍白癡啊,熱就不要開暖氣啊!」。君有所不知,我們的暖氣開關可是關得緊緊的,但室內有暖氣管通過,整棟大樓要是開了暖氣,那是全部均暖,開關在此起不了作用。昨晚我甚至很想開冷氣。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記得我在前一篇「路人」裡面講到,有人常常走在路上會被人借錢,或者被怪叔叔追著跑嗎?那是我的親身經歷。這種情況到美國來以後並沒有改善,反而有點變本加厲。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費城如此,走在路上,常會有人跟你討錢,而且不論男女或黑白。(不過通常來說,多以黑男人為主),而且技巧不一。第一次遇到被討錢,是個衣著不是很整潔的白人中年女性,當天下著雨,這女人臉色很不好地靠近我:「請問你有沒有五塊錢」?我在台灣有收入時,都不會給路人錢了,何況現在是窮學生一個?當下我便回說沒有,建議他跟別人借(最後我講這一句話其實是要練習英文)。結果女人大怒:「別人!?別人都壞透了!希望你也別跟這些別人一樣」!這種沒格調的人其實算是少數,多數人是在路邊喃喃自語,或是趁你經過的時候說:「好心賞點錢吧」。或者有人會裝出很無辜的表情跟你說他最近遭逢厄運,請你可憐可憐他。當然,我的標準答案都是「對不起,我沒錢」。

昨天則是讓我見識到另外一個討錢招數。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先來欣賞我的同學吳小諾照的花東照片吧:

這是台東花蓮交界:靜浦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 Oct 12 Thu 2006 08:07
  • 無聊

雖然明天還有Telecommunication、First Amendment的reading要念,但是,我還是想寫blog發洩一下。那就是:有些課好無聊啊!!無聊啊!!(已經聽過我抱怨次的張大爺以及眾位Penn Law同學,對不起,請忍耐。或者不要再繼續看下去了,因為可能是講一樣的事)。

這星期二,上完媒體的課,無聊的感覺像潮水般湧來。這週討論的是社區媒體,講小媒體如何「在地發聲」,如何服務社區民眾。講著講著,牽拖到「馬克布來德報告」,各位在新研所修過國際傳播課的同學,不知道還記不記得,這個報告認為傳播資訊也是人權的一環。講著講著,講到「現代化理論」,again,各位新研所同學不知還記不記得,這幾個字好像在李金銓老師的那本教科書有出現過,什麼邊緣國家(例如未開發國家)依賴中心國(已開發國家)之類的,連接收資訊都是從這些已開發國家進口。談著談著,又談到政府是否可以限制資訊進口。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老師又開始扯起約旦。喔,因為他們有個研究計畫,要幫約旦訓練新聞人員之類的。。。。可是。。。。美國在約旦訓練新聞人員,關我什麼事!?

這些上課內容有趣嗎?照理來說好像應該還不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意興闌珊。闌珊得很呢!上個禮拜討論的則是伊拉克的媒體。忘記實際內容是什麼,我只記得老師說國際公約有規定,戰爭時,敵方不能轟炸電台。zzZZZZ.....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當初準備出國時,最頭痛的就是我的CD。從大二開始蒐集的兩百多張CD,跟了我這麼多年,說什麼也捨不得讓他們離開我。於是我做了一個決定:要走,大家一起走!

問題是,這麼多張CD(到最後我還是違背了我的承諾,精挑細選後,揀了一百多張,其他的留在家裡)要怎麼帶走?我想到的方法是,「雖然我不能帶走你的肉體,可是我可以帶走你的靈魂」!(這是什麼比喻...),於是我動員張大爺、張大爺的弟弟、張大爺弟弟的女朋友,到我家「拆CD」。我們把CD的殼子全都拆掉,只剩下CD,裝進CD收納盒裡。就這樣,我們好像做家庭手工業般,花了一個下午,一瞬間一百多張CD只剩下兩個收納盒。望著望著,心裡其實有點欷噓,我的夢想之一是滿牆的CD啊,如今那些漂亮的殼子只剩下分崩離析的透明空盒、散落一地的封面以及側標。不過,我安慰自己,沒關係,反正我要的是靈魂!

張大爺很不解,為什麼我要那麼功夫?為什麼不乾脆就挑幾張喜歡的就好。「而且你帶那麼多張,平均X天聽一張,你聽得完嗎?」。OH~~~NONONONO~~聽音樂不是這樣的,聽音樂是要有「FEELING」的,就像是某天你會很想突然吃臭豆腐,某天會很想吃牛排的道理一樣,聽音樂也是要看耳朵今天想聽什麼樣的音樂,一旦耳朵癢了,最好馬上就有CD在旁,不然感覺會很不對!聽音樂可不是在排讀書進度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今天,我聽到了一句讓我再同意不過的話:人離鄉則賤
語出自我新研所的好同學,兼心理輔導及命理顧問孫玉米。聽完此語,頹喪的心情總算好一點了。

如果今天的我仍在台灣唸書,我一定無法體會這句話的意思,而且搞不好還會認為,這人真是太妄自菲薄、或是太消極低沈之類的。但經過兩個月美國生活,我深深地體會這句話多層的含意。(不要再拿「沒有文化衝擊」這件事來笑我了,我知道我話講太早了。不過我還是會常常拿我當初講的話,來鼓勵我自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今天上了來美國後的第一堂瑜珈課。

我做瑜珈其實已經有多年歷史。打從高三考完聯考,就被媽媽拎去瑜珈課,上了約有一、兩個月。當時每天上,再加上年紀小、憨人憨膽、不怕受傷,覺得身體折來折去很好玩,所以做得有一點樣子。只不過上了大學之後,進入了俗稱古蹟的台大女五宿舍,六個人住一間,根本沒地方讓我伸展,瑜珈便成偶而興起,娛樂室友的表演節目(我最喜歡室友看到我身體折兩半時,發出的驚嘆聲了)!

上了新研所,搬到兩人一間的宿舍,開始有一些空間可以做瑜珈了。於是我慢慢養成每天早起的時候做十五分鐘瑜珈的習慣。通常我的動作包括:彎腰、後仰、兩手背後相扣、側彎、英雄式(兩腿拉開成弓型,前腳彎、後腳直,兩手合掌、後仰)。有時候做一些墊上動作:扭轉、鴿式(以上動作太複雜了,很難講),睡前再做肩立(兩手撐住腰,將腳伸直舉起)、犁鋤(以前述動作為基礎,將腳慢慢伸直放置頭前)、蜘蛛式(兩腿盤住,往前趴)、魚式(躺著,兩腿伸直,頭後仰,以頭頂頂地,兩手伸直,往頭頂方向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昨天晚上,終於第一次參加歐洲人辦的派對了。感想還是跟之前寫過的那一篇一樣:我不是派對動物啊。。。。。尤其經過一早宿醉之後,這種感覺更深了(什麼?宿醉?李小平的字典裡,居然出現了「宿醉」二字!?)。。

故事是這樣的。前幾天,法國正妹佛羅倫斯發信給全體LLM的學生,說要在她家辦一個LLM Welcome Party,歡迎大家來參加。念在過去我們已經有多次「離群」的經驗,譬如說人家邀看電影,我們回簡訊說天氣太熱了,很累;參觀費城市區後到保齡球館聚餐,寒暄一下後覺得很無聊而走人...等,再拒絕下去,可能真的就會被冠上「孤僻的台灣學生」之類的稱號,再說還沒參加過歐洲人的派對,還是決定去看看。

雖然說佛羅倫斯的邀請函上面寫著「八點半開始」,不過根據Chiao指出,大概要等到十點,派對才會開始,而且正巧住宿舍的同學正在大搬家,於是我們等到近十一點(晚上十一點喔~)才出發。事實上,在晚上八點半到十一點之間,我還不斷地掙扎是否要去參加派對。原因一,我老了,經不起熬夜折磨,總在十二點自然而然地進入休眠狀態,十一點才整裝去參加派對!?那好像是我在大學一、二年級才會做的事(遙想當年,我也曾有過十一、二點的時候跟室友一起去Hard Rock跳舞的青春啊~誰知大三之後體力迅速衰退,經不起熬夜..);原因二,佛羅倫斯家爆遠的!原本我一直以為佛妹住在學校附近,步行即可到達,誰知仔細一看地圖,居然在費城的另一邊,俗稱Old City的地方;原因三,張大爺也是個早睡的人,拖著他一起晚,我總覺得過意不去...。於是,我不斷地在去與不去之間掙扎,最後,想到已經拖磨這大半天,人也出來了,那...還是去吧!於是我與張大爺、Chiao、PUMA、也是,總共五人,跳上計程車,奔往老城區,感覺這路程真是有夠遠的。我們在路上商議著,到了後,跟主人寒暄,與同學聊聊,讓同學們見證到我們的參與後,就可以慢慢地往門邊移動、扭開門把、消失...然後回家睡覺!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這是我在台灣很少有過的經驗。

我在台灣極不喜歡睡午覺,甚至過去還很自豪,需要的睡眠時間極少,到了中午,仍是活龍一條。

不過,到美國以後,一切變了。且我睡的不是午覺,而是「黃昏覺」。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眼尖的人可能發現了,上一篇卡拉OK的文章,已經有了一個新的title:「感動系列」。是的,本人今天早上,吃到了一個波羅麵包,覺得思鄉之情得到慰藉,感動之餘,決定將此後相關的文章歸為「感動系列」。今天要寫的,就是關於這個波羅麵包的事。

還沒來美國之前,每每與人討論到國外的食物,總會很自豪地說,「安啦,我最喜歡吃麵包了,絕對沒有任何適應不良的問題」!當時腦袋的想像是:寧靜的街道旁,佇立一間可愛的小麵包店,店內不時飄出迷人的麵包香氣,當我踏進店裡,戴著白帽子的胖胖主廚笑嘻嘻的端著一大盤子的法國麵包出來,櫥窗內還擺著各式各樣的好吃麵包。我帶著微笑挑起了那剛出爐的麵包,由可愛的、穿著粉紅色圍裙的店員幫我結帳,說「謝謝光臨」!然後,我心滿意足地踏出,捧著用牛皮紙袋裝的熱騰騰麵包(其中必須有法國麵包,法國麵包的另一頭還要高出袋子的高度少許)走出麵包店.......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來美國也半個月了。感受最深的事物之一,就是美國的物價。從我這個「儉樸」的台灣人來看,美國東西貴:就拿中餐來講好了,以前在東吳的餐廳,四十元的自助餐就能吃得很飽。有時候餐廳老闆娘還要故意跟你裝熟裝大方,少算一塊錢或兩塊錢。在這裡,就沒這麼好的事了,餐廳一律不二價,一份壽司或是照燒雞肉飯都要四、五塊美金,(就像今天中午,我跟PUMA同學點了照燒雞肉,想說一份四塊多,結帳後PUMA哀怨地說加稅後五塊多,這種7-11國民便當的菜色居然要台幣一百八十塊)。不過話說回來,食材就很便宜,水果也很划算,四顆桃子才四十多元,讓人吃到眉開眼笑。這也是為什麼留學生都要自己煮菜的原因之一(其他原因是:美國人煮的東西其實很難吃、怕胖...)。

不過,上星期六與張小元、龍爺等至中國城的「陽光卡拉OK」唱歌之後,我們看到價目表,幾乎要感動得流淚:星期六下午,一個小時包廂費,居然只要15元美金!!!!!我們大概六個人攤,等於一個人一小時八十元,歡唱三、四個小時,也只要台幣三百多元,而且參加的人愈多愈划算。對於離家多時,想念台灣錢櫃KTV的人來講,真是天大的福音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

上個週末,張小貓因為要辦一些事,所以從芝加哥直奔費城。趁著風和日麗,我們到賓大校園走了一圈。放上照片,讓大家看看。個人覺得,賓大的校園蠻有味道的。尤其是「蝗蟲步道」(Locust Walk)兩側,建築物古色古香。


(這是其中一棟,但我不知道這個建築物是做什麼用的)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收到讀者來電,詢問這一兩天上課的感想。當我說我要好好用功,因為老師說他要展現「蘇格拉底式教學法」的時候,讀者在電話那頭訕笑:「不是沒有文化衝擊嗎?不是過得很爽嗎?聽說你現在還是在summer school,不是嗎?」是的,老祖宗說,話不能說得太早,真的是有道理的,尤其是「過得很爽」四個字不能常常說。

其實也不是什麼文化衝擊啦,只是好像我要從夢幻中醒過來,面對現實:真的開學了。

昨天是第一堂課:Legal research,顧名思義,就是教你如何利用資料庫找資料。昨天老師瞎掰了一堂後,今天的重頭戲是用Westlaw與Lexis 系統。上完這堂課之後,我的感想與以前上完英美侵權法,老師教我們用westlaw系統的感想一樣:還是一片霧煞煞。原來台灣的老師真的沒有教得比較模糊。 我們這堂課的老師,以其飛快的速度,教我們電腦操作。我們還來不及反應,他已經跳到下一個畫面。於是,就會看到這樣的畫面:台灣及大陸同學勤奮地自己尋找解決之道,義大利同學同學則搞不清楚狀況,左看右看,大家投以無奈的笑容,最後義大利同學堅毅地舉手請老師重講一遍。 結論:我想我還是回家後,看著操作手冊自己走一遍好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這是從我的住處,望出去的景色。雖然窗外並非森林草地,但能看到遙遠的天際線已經讓我心滿意足。我把書桌佈置在窗戶旁邊。現在我只要一轉頭,近景是窗台上的黃金葛小盆栽,遠方則是森林綠海以及天際線。窗外大太陽,但仍有涼風吹來。現在就欠一個音響,讓我把音樂放出來。如果加上一台好音響,那麼就事事俱足了。

剛剛看中時人間的文章,張鐵志提到他初到紐約,感覺像是一個全新的人,到了完全陌生的環境:拋開台灣的身份證、電話號碼、親戚朋友關係、各種身份認同,來到異鄉,換上另一副心情、另一種身份。在街上看到同樣來自台灣的朋友,不由自主地想要擁抱。或許這是在兩種文化轉換中會有的情緒。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來美國前的一個月,事情太多,人太累。坐長途飛機又沒有好好休息,所以初來美國的這幾天,喉嚨一直不是很舒服。肆無顧忌的我又在車上與猥褻小元大吼大唱楊呈琳的「曖昧」,以致於,喉嚨痛一直不好,甚有加重的趨勢。剛剛上奇摩知識打關鍵字「喉嚨痛」(奇摩知識真是我的好朋友,想以前作報告的時候,奇摩知識居然也能幫得上忙),看到幾個偏方,希望有用。在這個看醫生很不方便的美國,最好能自求多福啊:

1. 水煮蕃茄:新鮮番茄用刀切除外皮。加3碗清水入鍋煮約30分鐘。加少許鹽調味,食用時湯及番茄都可以吃。

2. 喉嚨痛可以泡綠茶葉加蜂蜜可舒緩喉痛,但是綠茶葉要盡早拿起來,不然會太乾澀。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Jul 21 Fri 2006 21:07
  • 下廚

其實我不會煮飯。而且對煮飯一點興趣都沒有。
小時候進廚房,媽媽都會把我轟出去:「走開,這裡很熱!你進來以後我更熱」。再加上我是對吃一點都不挑剔的人,對美食興趣缺缺,只愛吃簡單的滷肉飯、排骨飯,所以自小一直謹守「君子遠刨廚」的古訓(雖然就孔子的定義來講,我非君子,而是「女子」、「小人」)。

從大一開始住校,在台北的十二年間,根本沒興趣、也沒必要自己煮飯,公館附近的選擇太多,政大指南路上的餐廳雖少,但是我這個絲毫不挑的人,依然可以吃得津津有味。尤其是政大指南路Hang Ten旁邊有一家我們戲稱「垃圾堆」(因為看起來真的很像垃圾堆),賣炒河粉的小攤,滋味更是讓我難忘。女生宿舍前面,7-11旁有一家藥滷滷味,則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滷味攤。上次與法研所同學上貓空之前,還特把黃老師拐去嚐嚐。工作後搬到科技大樓捷運站附近,家旁巷子裡一列小吃店:羊肉炒麵、滷肉飯、肉燥乾麵、快炒、排骨飯,哪裡需要煮飯呢!?即使用電鍋煮白飯也不需要!需要白飯?巷口自助餐,買多少,有多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