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國榮下台一鞠躬了,前不久財政部長何志欽也向官職說了再見,兩者都為學者從政記上「不適」的一筆。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學者也成了從政跳板之一。出國之前,我在法律扶助基金會當義工,一位在基金會裡的前輩有次跟我聊天,聽到我想念到博士,那位阿伯聽了之後乾笑一聲:「喔,你是不是想要當大學教授,然後跳去搞政治」?當下我聽了,有點不高興:讀書就讀書,何必與政治牽上關係?再說他的口氣,好像讀書就是為了升官發財。有時候人的發言會透露心中意識,這位阿伯不是看多了教授從政,就是認為讀書之道在於升官求祿。但即便是讀到博士,當了大學教授,換個跑道成為政治人物,也不是罪惡。古人說學而優則仕,若是有抱負有理想,想要實現研究的心得,也是好事。只不過接下來的問題是:適不適合「辦事」、守不守得住初衷(若那初衷不是僅為了官位的話)等等。

不過很顯然地,做學問與從公職是兩碼事。學問作得好,不見得事能辦得成。最近幾年學者從政例子不少,可獲得好評的沒幾位,倒是不少人被貼上「小白兔」標籤。學者誤闖叢林的情況不僅台灣獨有,最近美國亦出了一位「屠殺小妞」(Genocide Chick)包爾(Samantha Power)教授。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