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來,日本的好電影真多。「送行者」不用說了,推薦的人很多。「橫山家之味」打著阿部寬與夏川結衣的招牌,頗有「不結婚的男人」續緣的宣傳意味(就像是「真愛旅程」裡的凱特溫斯蕾以及敵卡皮歐)。只不過阿部寬與夏川結衣也真是配對,演活了尋常夫妻。

怎麼說橫山家之味呢?說劇情,並沒什麼劇情。一對夫妻在哥哥的忌日,返鄉回夫家團聚。共聚一堂的還有家中二老、妹妹一家人,偶爾有隔壁壽司店的外送先生送來壽司,順便聊天,還有當年哥哥救起的溺水者,在忌日趕來表達謝意。故事的時間軸從中餐,以致晚餐,進行到隔日上午,兩老送走了回來團聚的家人。沒有什麼高潮起伏,僅是一家人碎碎念、回憶往事、看電視、聽唱片、泡澡、煮東西、吃東西。

可為什麼我還會一直不忍按下「Stop」鍵,緊貼在電腦前,最後還流了很多眼淚呢?可能是想要看到小時候的記憶重新一幕幕上演,又或者因為很想念家人團聚有一搭沒一搭聊天的感覺,更有可能,是因為我一直想看電影裡的人物吃了什麼東西。。。。

想看記憶重演,雖然劇中場景與外婆家完全不一樣。不過那種家庭風味就是非常熟悉。老醫生的診療間,神似台中的那家老眼科。忙進忙出端菜做食的阿媽,好像是哪一個長輩。小朋友追來打去,就像是小時候的寫照。家人聊天的瑣事:工作啊、哪一家如何如何了啊,甚至是一些不能說的尷尬,似乎也經歷過。

比較無法印證的是吃的部分:這家人中午吃壽司和炸天婦羅、玉米餅,晚上吃漆盒裝的鰻魚飯,我們家不這樣吃的。只是,我莫名地懷念起台灣的平價日本料理。尤其是盒裝的鰻魚飯啊:香噴噴的白米飯灑上芝麻,上面擺一條紅褐色的鰻魚,周遭的小格子裡放了蘿蔔乾、炸蝦、豆腐,還有我從來沒有認真探問過名稱的漬物。觀看本片的小遺憾是:導演沒繼續拍出這家人早餐的食物,讓我少了繼續流口水的對象。看夏川結衣收拾的杯盤殘羹,還有她迸出的一句台詞:「啊真抱歉啊,魚沒吃完...」。難不成是乾飯配味增湯配魚?

我無可抗拒地又想起難忘的一頓日式早餐,只不過那頓飯吃的不是乾飯,是稀飯。忘了是在大阪還是在哪裡吃到。升高三的暑假,我們全家跟另外一家人到日本自助旅行,同行的還有叔叔的朋友--一對當地日本「夫妻」(其實是男人與他的小老婆。而且,男人是先帶我們到他家裡,接受大老婆的款待之後,再帶著小老婆,與我們一起去泡溫泉。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那個世代的日本習俗)。就在我們回台的那天早上,日本夫婦特地帶我們到一家飯店用餐,印象上飯店外牆有隻大螃蟹。早餐之一是稀飯攪蛋黃。看似簡單,入口卻是天殺的美味!可是後來回台,再也做不出這種口味,可能是稀飯熬煮有什麼特殊的湯頭。

說遠了。「橫山家之味」的重點不是吃,而是家人間看似淡淡卻雋永的情感,只是那劇情啊,就像日本料理一樣,口味清淡,卻牽著你一直看下去,劇情最後來個哇沙米(我覺得那是最後的爆點雷,這裡就不說了),挑動一股莫名的情緒,嗆鼻地擊中個人心中的軟點。哭點低的如我,眼淚就這樣流下來了。

有影評說,「橫山家之味」有小津安二郎的味道。小津安二郎的電影,我唯一看過的只有「秋刀魚之味」。高三時無意間在電視上看到的,劇情同樣也是家庭瑣事,也是讓我看到涕淚四流,必需用掉很多張衛生紙,只是我忘了電影裡是不是有很多吃飯的鏡頭。而影片「橫山家之味」的中文譯名,是不是也是譯者因此片的情調,而想到「秋刀魚之味」呢?

繼「飲食男女」之後,何時台灣的人也來拍個以「吃」為串連的家庭片吧。何況,台灣人的家庭聚會,也少不了精彩的吃食啊。(龍先生與龍太太,要不要拍個跟吃有關的片子...(絞手指)-->驀地想起前年,獅子頭在賓大宿舍煮菜,和撲馬也是憶小嬋學姐等人圍繞餐桌嗷嗷待哺的情景!!留學生涯何嘗不是因為吃而串連起來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