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要把書拿去圖書館(費城公共圖書館是好物!)還了,所以快筆寫下關於《等待》這本書的感想:

以前我對哈金是沒興趣的。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只是因為「哈金」這兩個字讓我聯想到縹緲的「高行健」,「等待」這書名看來沒啥,又是說中國北方小鎮的故事。直到看到酪梨壽司的大力推薦,加上又沒書看了,我才從費城圖書館挖出哈金的《新郎》以及本書來看。

《新郎》是短篇小說集,讓我愛不釋手,打算回台灣以後一定要買回來收藏。裡邊說的也是東北某城小人物的種種故事,情節荒謬好笑卻悲哀。看到主角們的際遇,有時候你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又是那麼真實。

對哈金印象大好,於是我又借回《等待》。同樣是無奈的人生際遇,《等待》一書卻讓人驚心,深怕自己在不知不覺中也落入同樣的境地。雖然書中主角指的是愛情,讀者卻會害怕劇情會在某種人生追求中,相似地上演。說這本書是「警世寓言」或許並不為過。

全書的菁華可以濃縮到以下的摘句(我想應該不致破壞閱讀本書的樂趣,但怕雷的還是請避開):

這十八年的等待中,你一直渾渾噩噩,像個夢遊者,完全被外部的力量所牽制。別人推一推,你就動一動,別人扯一扯,你就往後縮。驅動你行為的是周圍人們的輿論、是外界的壓力、是你的幻覺、是那些已經融化在你血液中官方的規定和限制。你被自己的挫敗感和被動性所誤導,以為凡是你得不到的就是你心底嚮往的,就是值得你終生追求的。

   孔林震呆了,半天說不出話來,然後他開始咒罵自己:傻瓜,你等了十八年,卻不知道你真正想要什麼!十八年啊,你的青春、你最寶貴的年華,流走了,荒廢了,只等來了這一場該死的婚姻。你是個頭號大傻瓜!」(等待,頁三四六)。

值得一提的是,哈金是以英文寫作。本書以及《新郎》的翻譯都是金亮。這兩本書的成功,金亮的翻譯居功厥偉:不但譯文流暢,還把地方語言的那種感覺給譯出來了,所以讀起來相當生動有味。接下來我準備進攻哈金的另一本《瘋狂》,只不過譯者已非金亮,希望仍能保有譯文的流暢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pingli 的頭像
weipingli

胡桃街新聞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