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衝突。不是這樣一句話就能夠概括那天晚上發生的事。
可能有黑道滋事。也不是這樣就能撇清關係。這幾十年來,街頭運動未曾長久消失過。一個有街頭經驗的政黨,應該要預先推演會發生什麼事。有人說,小英上任不久,要給他時間啊。問題是,未來一直來一直來(套句林正盛的書名),局勢一直走一直走。有時間嗎?拋開時間問題不說,上任以來,又有提出什麼實在的計畫嗎?

我很期盼,民進黨能夠誠懇地發展一套道理來,據以行動。

以下兩篇文章,個人對於文中所述,民進黨應該改進的部分,頗有共鳴:

抗爭者要寫自己的歷史

民進黨,請你告訴人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七月流火
  • 江陳會雜語

    誰應該說清楚?

    其實,這次江陳會,最應該說清楚的是,馬英九,賴幸媛,以及江丙坤,不過,有許多人認為蔡英文,以及其帶領的民進黨,該講清楚?到底抗爭目的為何?以及,該為這次的抗爭脫序,負起責任。老實說,馬英九,一直都很清楚,在投票給他的時候,就可以理解,他要接受『一個中國』蘇不起說的『九二共識』,以及有名的,自我高中念三民主義,沉吟至今的,中華民國,政權及於全中國,政權,限於台灣。於是,我沒有企求國民黨講清楚,稍微處理些民進黨該面對的問題。

    首先,就民調部分,撇開色彩過於明顯的聯合,以及文人賣報的中時,然後還有立場偏綠的自由,老實說,政治色彩較不濃厚的,反而是以腥羶聞名的蘋果日報,但是,蘋果日報至少還有查證(蘋果日報的重要要求之一是,要有照片),認為本次衝突要負責的,蔡英文,百分三十一,其他民代,百分之二十九,馬英九,百分之二十五?老實說,差距百分之六,三個選項,稍微一點誤差,來回擺盪,馬英九要負的責任不見得比蔡英文低。

    維安層級

    其次,就這次維安工作而言,以親身經歷過兩顆子彈之後的凱達夜市者而言,當時的層級,待命的檢察官,以及警力,都沒有這次陳雲林來的高?那麼,以一個諸如辜振甫,或過氣政客江丙坤之流等級的人,需要動員如此多的檢察官跟警力?

    當然,中國特使若有所閃失,可能引起國際事端?倒也是不無可能,但是,在保護特使的同時,是否需要達到淨空的程度?完全不容許任何抗議的可能性?我想,念言論自由的某些人,可以為此好好的發表一下言論?或許,罵陳雲林是中國豬,是仇恨性言論,根本不值得保障。

    言論自由與集會遊行自由

    對於言論自由,跟集會遊行自由,民進黨執政時,跟在野時,有完全不同的標準,同樣的,這件事情,也適用在國民黨,不過,國民黨的矛盾,這是國民黨的問題。當然,多數媒體,或多數選民選擇不面對,會不跟國民黨計較,或寬容國民黨,這也跟一個綠色選民無關,與我們有關的是?

    台北市一再駁回民進黨的申請時,民進黨需不需要申請?這個問題是需要政治解答的?
    另外一個問題則是不需要政治解答的是,跟現在在自由廣場靜坐學生有關的,偶發性集會遊行
    『惟集會遊行法第九條第一項但書規定:「因天然災變或其他不可預見之重大事故而有正當理由者,得於二日前提出申請。」對此偶發性集會、遊行,不及於二日前申請者不予許可,與憲法保障人民集會自由之意旨有違,亟待檢討改進。』對於偶發性集會遊行,要不要申請?大法官解釋已經表示他的意見,對於立法怠惰怎麼處理?同樣的,對於言論自由要從實定法看,或是,要從憲法保障看,那就端看一個人的價值選擇了?

    套句某些人喜歡說的?就是高度的問題。對於一個身高只有一百六十的人而言,真是看不到高度。

    當然,如果還有檢驗顏色影響價值判斷,甚至於所謂的高度,就可以參考一下當然藍營立委在紅衫軍時,所為的提案?

    沒回答的是,政治問題,蔡英文打了通電話給國安局局長,承諾會和平處理,於是准了集會遊行的申請?如果一個集會遊行需要反對黨主席打電話給國安局局長,這還是我們理解的集會遊行自由嗎?

    不過,蔡英文還是打了這個電話?很可惜的。這是他第一個錯誤的決定。

    四一九之後最慘烈的群眾衝突

    老實說,把這次群眾運動,跟四一九來比,簡直是貶抑了四一九的重要性,也高估了陳雲林的重要性。同樣的執法標準是否出現在藍營的集會遊行裡?將民進黨支持者稱之為暴民,與值勤警員發生暴力衝突,或許有倒果為因的嫌疑,如果用台北市警局對紅衫軍,或凱達格藍夜市的標準,或許,不會有所謂的衝突出現?

    套句我的同學說的,保警出身的,那時候,群眾運動正流行,不管是群眾,或是警方都退步了,群眾完全沒有訴求?而警方?執法之拙劣,則以上揚唱片行為著例?同樣的?言論自由的高手或許有些意見要說?當然,這已經不是言論自由的程度了,一個人的家,是他的堡壘,即令是商店?而非家。

    蔡英文有明顯的說,遊行解散了。但是,有人不肯散,於是一個民進黨的前立委,一個黨友,以及的甚麼都不會做的所謂『名嘴』落了一些人到圓山去,後來發生衝突,那麼?民進黨要不要負責任,當然,民進黨要譴責這三個人,因為他們落人去,又沒種馬上落跑,有種帶人去,就不要牽托?不過邱毅大將軍當初也說,車子是司機開的,是司機的錯,不關他的事?套句引用某位博愛路人士說的,比陳浩南還不如。蔡英文犯的第二個錯誤在於,應該譴責這三個帶頭的人,這三個人,既然帶人去,就要把人帶回來,不是在街頭放生。蔡英文應該譴責這三個人,而應該說,是黑道所為,與民進黨無關。

    一面國旗?兩種情懷?

    同樣的,我不想討論國民黨對於國旗的態度?以期凱達夜市,多少人搖著國旗,可真是壯觀?中午外出吃飯時,頂著大太陽,真令人敬佩。

    而民進黨最大的問題在於,不能只在中國出現的場合裡,拿國旗?就是中華民國這個招牌,再怎麼討厭,在現有狀況下,到底要怎麼處置?馬英九講,中國民國與中華民人共和國的關係,是一個『中華民國』下的台灣地區,以及一個『中華民國』下的大陸地區的地區與地區關係,兩岸沒有國籍的差異,只有戶籍的差異。除了,我念親屬法的學弟,對此趕到欽佩萬分,我這個念國際法的,也欽佩萬分。套句,學弟說的,不知有漢,無論魏晉。不過,馬英九可以躲在他的桃花源裡,民進黨沒有這個特權?如果他真的要提出一個論述說服台灣人民時。

    重點在於,民進黨不可以只在老共在的場子裡,才愛國旗,才接受中華民國。這個問題回到馬英九跟蘇不起說的,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跟九二共識的問題上。問題,在於對外代表權?一中各表,老實說,老共根本不提一中各表?此外,世界上知道除了一個大中國之外的,還有另外一個小中國的人,可真是少之又少?其實,沒聽過一個韓國原則?一個德國原則?為什麼會有一個中國原則呢?這也是作繭自縛。也是民進黨跟國民黨出發點應該不同的地方。

    或說實際一些,對外在國際上,中華民國的國號,就勉強撐著用,對內,主張變更國號。對內用民主的方式,改變國號變更,但是在國際上,中華民國的使用延續。當然,被叫做China,心情都很不好,那也沒辦法,至少後面引號加個台灣,自己心裡爽一下。但是,必須區別的是,這一個小中華民國跟對岸那個大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一樣的,於是,事實上,是兩個中國。

    民進黨在主權上,或國家定位上與馬英九下的國民黨最大的不同在於,國家與國家關係,即令民進黨應該接受這個國家叫『中華民國』。而,馬英九主張,兩岸不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不管是地區與地區間,或只存在戶籍的差異。

    三通?其實早就通了兩通半?

    這次到底簽了甚麼條約?當然。不可能用條約,協定當然也不可能,只有協議,協議內容是?海空直航,直接通郵,獨派最不爽的,大概就是掛旗這件事?老實說,如果要堅持,華航就掛旗,那是幾百年前就拿掉的,商業利益高於政治理想。如果台灣堅持掛旗?其實也就不用談了,更何況,台灣早在陳水扁主政時代,就發表了兩岸直航的評估報告,直航對於台灣,根本性影響並不大,更何況,台澳航線早就一機到底,澳門中轉。多花個四個小時的時間到南京。頂多吳伯雄哭墓要等的時間多了些?

    堅持這一面旗子?究竟有甚麼影響呢?

    台灣要獨立,沒有老美或歐盟的支持是不可能的,老是搞衝突外交,給老美或歐盟難看,這也不是辦法,如果,多的那半通,可以讓歐盟跟老美爽一下,那麼,就去做吧。更何況也可以降低包二奶的機率。

    老實說,我是支持三通的,這應該讓很多獨派的人不爽。不過,也就無所謂了。那麼,既然都要簽協議,問題在於哪裡呢?問題在於由誰簽?如何授權?如何監督?

    海基會基本上是白手套,學術用語叫行政委託?行政委託,如何委託?海基會跟陸委會各說各話?到底談判權限有多少?江丙坤跟賴幸媛講的完全不一樣,既然說,這次不涉及政治議題,馬英九又何必如此急切的要接待陳雲林?甚至於落得『總統蒞臨』有沒有造假都要受質疑。最後,則是國會監督,雖然說,國家安全大政方針是總統權限,但並不表示,不受監督,喜歡的話,可以看看總統的國家機密特權解釋。依協議內容,則分別是決議跟備查的程序。主要涉及兩岸條例第九十五條的規定。

    於是,藍營在國會阻擋兩岸協定監督的相關法案?所為何來?卻也難以理解?尤其是以目前國民黨的四分之三國會絕對多數。

    總而言之,對我而言,協議簽了甚麼,並沒有太大的問題,重點在於怎麼簽?誰去簽?老實說,這次兩邊政府官員上談判桌,是個進步,但是,問題在於,上談判桌,其實,並不談,因為內容早就談好了,於是,我不能接受的是,或是,我懷疑的是,或民進黨懷疑的是,內容是『國共平台』下的產物?當初,九二會談,還派了康寧祥去,這樣的目的在於,緩和綠營的疑慮,馬英九連這都不懂,若不是完全執政完全傲慢的話,就是如同,他回答對於陳雲林稱呼他『您』有甚麼看法時?他說,不然,怎麼辦?

    『怪我太傻,太天真』

    至於,台灣付出的代價?說國際形象受損,少呆了,抗議這件事,老牌民主國家,巴黎夜火,或新興民主國家,南韓,台灣,連皮毛都沒學到。倒是,多數媒體寫,外電認為馬英九贏了理子跟面子,蔡英文大輸,這種外電,指的是港煤?香港媒體能叫外電嗎?倒是,美聯社說的像話些,台灣跟中國,宛如是兩個星球。還來的貼切些。


  • 七月流火
  • 其實,是沒打算對這件事情發表意見,不過,這個議題其實是我的論文,不說說,倒是不應該,就隨便寫了點東西,看你有討論,就轉貼了過來。
  • 感謝學長貼文。這幾天常到你的部落格,看看有無對此事的意見,因為就像你說的,這與你的論文題目有關 :)
    今天新聞,國民黨準備年底談CECA。真不知道要是要怎樣談、怎樣程序作業?一想,現在不已經是年底了嗎?
    另,仇恨言論是個好題目。台灣討論的文章不是很多。若有,也多是以美國判決為例。美國的標準應算是全世界最寬鬆的,近年多要求言論有「真正的威脅」。照這樣看來,其實你所舉的例子,還不至於跨越界線。但如前所說,這是美國標準。每個社會的情況不一樣。我不太贊同只看到美國,或其他國家的表面標準,卻忽略了標準之下的源由與精神。(這也是為什麼社會上普遍存在對言論自由的誤解,以為任何發言與舉止都不該被干涉),也不認同只以美國為例。放在台灣的脈絡,還有很多探討空間。但我還沒有結論就是了。我也希望有機會能研究這個題目。(不過在這之前,得要把其他工作趕完...)

    weipingli 於 2008/11/10 04:23 回覆

  • 七月流火
  • 那個CECA,小馬哥說了很久了,同樣的,兩岸問題是內政延伸,現在,不論,藍營,綠營,都沒有人有正當性去談這個議題。
    這也是我強調九二康寧祥重要性的原因。如果沒有綠營的人去,賣台的疑慮是不可能消除的。
    正當性的問題,除了在政治人物之外,司法機關也是,不過,順便回Keroro,說檢方迫害陳水扁一家,你是太低估了陳水扁一家貪污的程度,真正的問題,在於對於蘇治芬『緊急拘提』的緊急性,檢方有沒有辦法釋明他的正當性。這一點,檢方在程序部分實在是太糟糕了,因而,把它的正當性完全毀掉。特偵組雖然很多人很賤,但是,對於偵訊陳水扁一家,多數人是沒有意見,但是,就蘇治芬的例子,在程序部分,毀了自己,也毀了正當性。
    同樣的,再回到兩岸議題,不在於談了甚麼?而在於怎麼談?
    就實質經濟利益而言,重要的不是客運,而是貨物,但是貨物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權宜輪,不能受惠,而台灣的船,聰明的企業家如張榮發之流,當然不可能登記在台灣名下,受惠的,其實很有限。
    小馬哥說,正視現實,互不否認,為民興利,兩岸和平。我的批評是?what status quo? what not to deny? whose interests, and what peace.作為一個台灣出身國際法學者,最常被問到的是維持status quo不好嗎?我的回答是,哪一年的status quo,在七一年前,我們還有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次?那,讓我們回到七一年好了。
    這也是小馬哥的問題,他寫論文時,應該是在那個年代,也就一直停在那個年代,所謂,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媒體提到四一九,真的讓我很火大,『收割』四一九的,除了阿扁之外,還有小馬哥。當初小馬哥是譴責暴力的那一方。
  • 馬政府可能覺得團隊裡有位賴幸媛就足夠了。只是「有」位子並不等於有效果。
    我是覺得重點不在於有沒有綠營的人在政府裡頭有位子,而是在於,這個人能不能有實際的權力或發揮空間,做一些事或者把關。
    再說國際法上台灣地位的問題。我只是純粹提出疑問:在維持現狀的選項之外,還有哪些選項?如果選項其中之一是追求獨立,那麼在國際法與實際政治面之下,能夠怎麼做?做什麼?
    我用我那所學非常有限的public international law去判斷,覺得難解。
    另外,學長你之前提到OUP的國號問題,IEEE也有。現在看來,IEEE有解:http://www.ieee.org.tw/?page=news_detail&db=0&newsid=198
    若你近日有上PTT PhD版也會看到此消息。
    不過IEEE台灣人參與的情況,可能比社會學界的期刊熱烈,影響力也比較大。

    weipingli 於 2008/11/11 00:20 回覆

  • 七月流火
  • 賴幸媛的話,你可以試著google一下,她遊走各黨之間的事,她其實是同志的最佳代言人,拿彩虹旗的。
    至於獨立這件事情,只能說,以拖待變,也許哪天世界局勢會變,不過,前提是,要比誰活的久。這幾年,巴爾幹半島產生了多少個國家。也不是沒有機會,不過,這個問題太複雜了。不是三天兩夜可以說的清楚了。不過,你可以看一下,美國國務院的發言,Neither ROC nor Taiwan is a country。以及,台灣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時,聯合國秘書長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之後,美國提出抗議,聯合國秘書長的澄清。二七五八號決議,處理的是,中國席次代表權的問題。當然,台灣是不是國家,要怎樣被代表,則是另一個問題。其實,我支持小馬哥的很多作法,從周邊組織開始。但是,小馬哥的出發點在於,不跟老共談好,以及不接受老共說的一個中國,連周邊組織都沒有辦法,我倒是沒有這個悲觀。之前,上姜皇池課的時候,有一次,一個海洋法的條約,老共差一點就失誤,讓台灣取得國際法院的當事人適格。總是會有一些地方,會有洞可以鑽,就看意志力。不過,這也是台灣人最缺乏的東西之一。至於,台灣念國際法的,本來就少,還要分中華民國(台灣)國際法學會,以及台灣國際法學會,台灣能做的實在太少。學界對於這個議題,就儼如藍綠對立一樣。
    至於,OUP的問題,OUP後來有改了,只是,我一直沒讓大家知道,我也有看到IEEE,但是,理工科的人,基本上較自私,也比較喜歡說,學術是中立的,但是,你應該也可以看到,有人回答學術是中立的,正如原子彈一般。這句話,講的真是好。不過,台灣在IEEE長期累積的實力,也是不可小覷的。
    其實,學術是很政治的,如果committee board都是老共的,別想你的文章會容易上。
  • 最後一句話,我來美國之後感受益深。

    weipingli 於 2008/11/11 05: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