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片段想法,暫且不能成文(大腦細胞昨天寫那篇文的時候,用掉很多。現在在充電中)-->(突然覺得好像「絕對達令」裡面的機器人喔)

1. 陳雲林七號離台。他人揮揮衣袖,自走他的。可因為這次訪台事件引發的反應,是我們自己要承受。就像我同學阿保說的,我們若自己亂了陣腳,對岸可是會暗自竊喜。所以現下要做的,應該是兩造檢討此次事件,建立溝通機制。

2. 蔡英文及民進黨中央沒把這次的圍城做好。圍城的方式可以更有創意。比如,獅同學說的,可以以燭光晚會的方式舉行。一來毋須暴力,避免坐實「暴民」的指控,二來燭光晚會的形式可以讓更多人感動。我不認同蔡英文說「回到街頭抗爭路線」這句話。就如我前篇所說的,做為民進黨主席,她應該解釋得更清楚。比如,怎麼抗爭。光是說「回到街頭抗爭」,會讓人有太多的解讀,而回顧過去歷史,更不免讓人想到激情的流血衝突。做為一個領導人,應該要站在制高點靈活決策,而不是只被形勢推著走。

3. 台灣是塊很複雜的地方。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成長及家庭背景,而成長環境會影響到選擇與判斷。所以,對待與大陸交往這件事,會有不同的看法與期望。政府有必要保護台灣利益,那是一定的。不過就老百姓而言,絕對有不同意見。就連綠色陣營裡,在思考應該如何進行反對運動時,也會有不同想法。這幾天,我瀏覽別的網站,尤其回應部分,有時可以發現一面倒的情況,偶有一兩個不同的聲音,就被群起圍攻。(當然啦,也有一些網站是針鋒相對的留言大對抗)

這也不是今天才有的現象,自網路大興以來,已經如此。只是,我想說的是,久此以往,場域中不同的聲音愈來愈少,道不同的人轉戰別處,尋找有相同意見,或「不會被罵」的地方。結果是,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舒服區」(comfort zone),卻斷絕了交流,而當思考有盲點時,多半只能聽到附和之聲(而附和又會更激起同仇敵慨之氣),難以聽到建議。最後,兩股勢力越來越對立,卻也更不了解對方。

我是這樣相信的:溝通要從了解開始。對於互相認為「還在沈睡」或是「過於激情」的人,不妨從對方生長的背景,了解為什麼他人會有這麼南轅北轍的想法,並在此基礎上對話,先不要很武斷地說誰對誰錯(再quote一下獅同學說的,「其實沒有什麼對錯」)。有時候人真的是會有不同的思考系統與角度,我們或難贊同。只是還是要找出彼此可以達成共識之處。否則,我們還要這樣下去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雪曼3637
  • 我也非常同意。
    基本上馬英九在兩岸談判的基調「擱置爭議」並不是一個錯誤的方式,但他做了錯誤的假設,他假設我們跟大陸各自擱置主權爭議,就等於雙方各退一步,很公平。但事實上是,他們根本沒什麼擱置不擱置,反正在這邊關起門來假裝一下,在國際社會上照樣一路否決台灣到底;然後馬英九配合演出,在國際社會上也一路讓路到底...真是....

    是的,藍綠對立的主要問題不是在統獨立場,而是在互相把對方醜化、壓根兒不接受對方的說法、根本不去考慮對方的說法是否有可行性。你打扁,我就打馬。你親中,我就台獨。糟糕。(啊!我也糟糕!我要去唸書了 XDDD)

    weiping妳這裡真是好地方,我順便提供一個一些人在做的事情,雖然我很擔心他們這種半封閉(要求註冊)、目標不明確作法撐不久就是了。
    http://www.au-mag.org.tw/
  • haha,我知道嗷。昨天我才把它加入RSS喔~之前我記得關魚等人還有「台灣好生活電子報」啊,可是好像不見了...

    weipingli 於 2008/11/07 06:23 回覆

  • keroro
  • 溝通是要在民主成熟國家才有效!!

    基本上,台灣民主不成熟而且還倒退,國家認同錯亂更是大問題!

    媒體不公也是大問題,基本上台灣己進入媒體鬥爭的時代!!

    其實最大的因素還是在於馬英九,選前633做不到,也不修正,也不道歉!反倒保證不會做的和中國相關政策,一個接一個!並不是長遠規劃的,而是急速開放,好像四年內,想與中國統一一樣!!

    有人說阿扁講台獨講八年,結果任內八年都沒獨立?!那是阿扁民主,雖然他心想台獨,但他還是要讓二千三百萬人自己決定!!

    在台灣一黨絕對獨大,又一意孤行的馬政府講溝通,難上加難!

    一個只剩二成三滿意度的馬英九,對一個只有一成九滿意度的行政院長會滿意!
    這個政府還有什麼救?!

    看830及1025遊行,馬政府的態度,就知道他們根本不理民眾的遊行訴求,還會跟你講溝通?!

    連最該監督政府的國會都不監督政府,民眾不暴動才怪?!

    溝通是好方法,但至少社會公義要先做到!做不到這點,沒有溝通基礎可言!

    我只希望四年後台灣還有總統選舉!!這是我心中唯一的想法!
  • 媒體方面,如果你說的「不公」是指各有立場的話,那麼台灣媒體很早就這樣了啊。現在大家比較常收看的有線新聞台或是報紙,從來也沒被讚揚「公正」過吧。再看美國這次選舉的表現,報紙電視也都是各有立場啊(力來美國選舉也都是這樣啊)。所以「鬥爭」由來已久,不需要再加上兩個驚嘆號啦。
    如果你覺得看這些有線台或報紙很火大,可以看「公民新聞」喔~http://www.peopo.org/

    weipingli 於 2008/11/07 21:33 回覆

  • keroro
  • 心情好沉重!唉~
    現只剩社會最後的良心-學生

    去看看,順便幫他們打氣一下吧!!
    http://www.wretch.cc/blog/action1106
    =================
    1106行動聲明
    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

    從11月3日開始,中國海協會代表團來臺與政府簽署各項協定,同時在臺北各處,就陸續出現警方藉「維安」之名,對各類以和平方式表達不同意見者,進行粗暴的盤查、損毀、沒收、禁制、拉扯、驅離甚至拘捕。絕大多數遭致警察暴力相向的民眾,根本不曾靠近陳雲林人身,有的市民甚至只是路過、停留或單純拍攝記錄,即遭受上述對待。

    透過媒體畫面傳送,我們驚覺事態嚴重—這已經不是維安有否過當的技術問題、更不只是政黨認同選擇的問題,而是暴力化的國家公權,對市民社會的嚴重挑釁和侵犯。所有彷彿戒嚴、罔顧自由人權與民主價值的管控鎮壓,連執政黨的國會議員都質問行政院長;卻只見身為最高責任主管的劉揆,仍在輕佻地詭辯和推責。實在令人既錯愕憤怒,又深感羞辱和不安。

    我們不禁要問:難道要強化兩岸經貿交流,也必須透過降低臺灣的民主自由程度、以達成與中國同樣極權統治的水準嗎?

    才不過短短幾天,臺灣人民好不容易匍匐建立的民主自由體制,在滿城的警力、威嚇的氛圍與強勢的防堵中,幾近崩解。我們政府,在如同警察國家的武裝保護裡,自我陶醉於「歷史性儀式」的想像、與酒酣耳熱的輪番大宴中。於此,憲法所保障人民的自由言論與行動權利,完全地被擱置、甚至忘卻。

    因為多數的強勢作為根本違憲違法,無怪乎鏡頭前沒有一個警察能理直氣壯說出,他們根據何種「法律」,執行這般上級交待的勤務。警察原是保護人民的公僕,如今在這政府由上而下的嚴峻要求中,競相成了限制與懲罰人民表達意見的打手。我們無意歸咎個別只能服從上命的員警,相對的,我們嚴正要求下達此一惡令的政府高層,必須負起最大的政治責任。

    我們只是一群憂心臺灣混亂現況與未來發展的大學教授、學生、文化工作者和市民,在沒有任何政黨與團體動員及奧援的前提下,十一月六日(四)上午十一點,將自發性地集結於行政院大門前,以「著黑衣、戴口罩」作為沈痛抗議的象徵,並牽手靜坐至訴求達成為止。我們的訴求是:

    一、 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劉兆玄必須公開向國人道歉。

    二、 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臺。

    三、 立法院立即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共同發起人:

    李明璁(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藍佩嘉(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劉華真(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范 雲(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洪貞玲(臺灣大學新聞學所助理教授)
    何東洪(輔仁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
    管中祥(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張鐵志(作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後選人)
    陳育青(紀錄片工作者)
    林世煜(文化工作者)
    胡慧玲(陳文成紀念基金會執行長)
    李昀真(臺大社會系二年級學生)
    張勝涵(臺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吳沛憶(臺大政治系四年級學生)
    陳柏屼(臺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陳家慶(臺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余崇任(臺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彭維昭(臺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
    楊緬因(臺大人類系二年級學生)
    李東諺(政大臺史所一年級學生)
    王聖芬(臺大中文系四年級學生)
    李冠和(臺大政治系四年級學生)
    張之豪(市民)
    羅雅珮(臺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藍士博(政大臺文所碩士班))
    李怡慧(四方報編輯)
    蔡耀緯(台大歷史所碩士班學生)
    王賀龍 (台大材料系三年級學生)
    鄭友淳 (開南大學觀光系學生)
    蔡昀祐(清大人社系三年級學生)
    李俊達(東吳哲學所碩士班一年級)
    阮俊達(市民)
    溫若含(政大臺文所碩士班學生)
    吳岳勳(政治大學心理系三年級學生)
    曾嬿融 (臺大社會所二年級學生)
    黃威霖(台大政研所碩士生)
    李孟珊 (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劉維民(臺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李沛宜(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葉冠妤 (臺大新聞所二年級學生)
    賴力安 (北醫公衛所碩士生)
    廖國翔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劉美妤(台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
    江欣盈(中研院國際研究生)
    王胤豪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吳鑒恆 (台大法律系學生)
    李泳泉 (台大圖資系三年級)
    孫聖昕 (台大圖資系二年級)
    張宛婷 (台灣大學戲劇學研究所三年級)
    張宇慧 (政大教育所一年級學生)
    童筑含(台大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田孟凌 (台大地理系二年級學生)
    林子涵(台大社會系五年級學生)
    黃靖傑(北大社工系三年級學生)
    楊傑宇 (高雄醫學大學學生)
    蘇千雅 (政治大學廣告學系三年級學生)
    王祥維(台灣國民)
    林 翰 (台大人類系五年級學生)
    魏琤郁 (台大戲劇系五年級學生)
    高章原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學生)
    許淳傑(台大生化所碩士生)
    許亞傑 (台大資訊工程系二年級學生)
    江俊寰 (台大社會系六年級學生)
    吳文瑄 (台大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蔡承翰 (高雄醫學大學牙醫系學生)
    陳秀昌 (台大物理系二年級學生)
    施彥廷 (台大社會系系學會長)
    盧敬文(長庚大學醫學系四年級學生)
    邱昶翔(政大中文系五年級學生)
    蔡依庭 (台大農藝系三年級學生)
    陳怡萱 (台大農藝系四年級學生)
    葉長庚 (臺大人類學系博士班一年級)
    郭馨貽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學生)
    吳采模 (台大法研所公法組)
    萬毓澤(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
    鄭筌允(倫敦政經學院碩士生)
    謝新誼 (政治大學中文系三年級)
    李宗儒 (臺灣大學數學系四年級學生)
    邱星崴(台大社會系四年級)
    趙澤華(台大地質系三年級)
    林靖堂 (輔大大傳所四年級學生)
    陳稚涵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
    吳佳恬 (政大教育所一年級學生)
    楊子頡 (台大社工系四年級)
    謝耀德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周馥儀(嗷網路雜誌總編輯)
    丁正杰 (台大法研所一年級)
    鄭雅菱 (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鄭為之 (清大醫環系四年級)
    許世佳 (台大人類學系二年級)
    簡惠茹 (台大社會系三年級學生)
    黃孟婷 (師大大傳所一年級學生)
    彭彥儒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李孟儒(台大社工所三年級)
    陳柱中 (台大農化研究所二年級)
    李立偉(自由影像工作者)
    宋致誠 (台大社會系三年級)
    李怡樺 (台大人類學系四年級學生)
    許祐昇 (台大昆蟲系三年級學生)
    李奕迪 (中山大學研究助理)
    林晉緯 (台大園藝系四年級學生)
    葉馥瑢 (台大人類學系二年級)
    張瑋容 (東京大學社會系研究生)
    吳凱鈴 (台大人類學系三年級學生)
    黃思敏 (台大社會系三年級)
    董力玄 (台大社會系畢業生)
    趙思博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
    張以忻 (台大社會系二年級學生)
    廖子頤(台大外文四)
    黃鈺雯(編輯)
    劉欣韋 (政大中文系大三學生)
    劉少翔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學生)
    吳佳盈(台大社會系碩士班學生)
    鍾佳伶 (台大社會工作所碩二)
    賴建寰(政大台史所)
    邱懋景(師大國文系三年級學生)
    許仁碩 (台大法律系四年級)
    黃淑芳 (台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
    鄭期尹 (清大電機系四年級學生)
    洪曉筑 (台大社工系研究助理)
    蔡淳任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賴妤青 (台大農藝系四年級學生)
    林定薇 (台大森林所碩士生)
    林穎資(台大農藝系五年級學生)
    涂宗瑋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林宜瑾 (政大廣告系三年級學生)
    黎芸靈 (研究助理)
    張家愷 (台大地質系五年級僑生)
    余帛燦 (台大政研所ㄧ年級)
    宋宜靜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沈智新 (台大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楊孟穎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陳宛婷 (台大圖資系三年級學生)
    涂靖昀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王玉萱(政大廣告系五年級學生)
    劉以霖 (台大人類所一年級)
    賀陳修 (台大國企系二年級學生)
    江廷振(政大法律四年級學生)
    江宜達 (台大物理系二年級學生)
    郭芝榕 (台大中文系四年級學生)
    康芸甯 (台大人類系五年級學生)
    陳逸霖 (台大植微系四年級學生)
    江佳恩(中正哲研所二年級學生)
    江正瑋(專任助理)
    孫有蓉 (台大哲學系三年級學生)
    劉若凡(台大社研所碩士生)
    李維仁 (台大會計系四年級學生)
    黃文俞 (台灣大學園藝系二年級學生)
    張心柔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李育權(台大政治系四年級學生)
    林耕霈 (中央大學地科系四年級學生)
    黃威 (台大機械系五年級學生)
    林兆偉 (台大國企系二年級學生)
    顏子恆 (台大國企系二年級學生)
    徐靖亞(台大電機系二年級學生)
    陳寧 (台大財金系四年級學生)
    烏仕明 (台大動科系四年級學生)
    楊筠圃(台大中文系二年級學生)
    洪明毅 (台大昆蟲三)
    曾奕文 (台大會計系二年級學生)
    洪郁雯 (台大公衛系四年級)
    林(王向)如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許躍儒 (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學生)
    吳沛晴 (台大經濟系二年級學生)
    楊慧郁 (台大生傳系三年級學生)
    姚智偉 (台大電機系四年級學生)
    吳也民 (台大國企系一年級學生)
    趙伯融 (台大歷史系二年級學生)
    江承霖 (台大應力所碩士班學生)
    林峻玄 (台大化學系三年級學生)
    曾馨霈 (台大台文所碩士班學生)
    王宏恩 (台大電機系四年級學生)
    謝敏怡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曾子奇 (台大法律系學生)
    林承運 (政大廣告系三年級)
    張登皓 (台大工管系二年級學生)
    林邑軒 (台大社會所一年級)
    傅偉哲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葉運祺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鄭亦展 (長庚大學電子系二年級學生)
    王偉宸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江欣瑜 (政大會計系四年級)
    陳昭龍 (台大外文系三年級學生)
    周冠穎 (政大阿語系五年級)
    陳歆寧 (台大森林系五年級)
    蔡偉駿 (台大物理所碩士班學生)
    鍾秩維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楊宜靜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
    李屹 (台大社會所一年級)
    洪三權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
    陳誼珊(台大社會系三年級)
    曾苡馨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許凱淋 (台大電機系四年級)
    張文哲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林宙誼 (台大機械系二年級)
    張芳菁 (台大生傳系四年級)
    葉永山 (台大社工四)
    沈昀 (台大工管系二年級)
    宋幸儒(台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
    陳瑞光 (台大法律系三年級)
    李冠璋(台大法律所刑法組碩士生)
    趙婕伶 (台大生傳系三年級)
    陳贈吉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
    陳建宇 (台大政治系四年級)
    何彥君(台大法律系四年級)
    黃安正 (台大工管系四年級)
    江維瑄 (台大社會系二年級)
    林庭右 (中國醫中醫系二年級)
    游凱翔 (台大獸醫系五年級)
    黃柏豪 (臺大財金系三年級學生)
    許永暉 (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三年級)
    王晴怡(台大法研所公法組學生)
    吳梓豪 (台大資管系三年級)
    張鈞皓 (台大生傳系五年級)
    陳品豪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
    詹瑜 (台大經濟系二年級)
    康少璞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張子萱 (台大社工系二年級)
    林宛樞(台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
    李昀融 (輔大物理系光電組二年級學生)
    趙汝穎(台大大氣系二年級)
    胡竣喆 (台大經濟系二年級)
    張鈞甯(台大社會五年級)
    陳昱誌(台大社會系四年級)
    闕巧婷 (台大社會系二年級)
    董俐萱 (台大植微系四年級)
    李東耿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江芸萱 (台大財金系三年級學生)
    劉書彧 (台大經濟學系四年級)
    鄭伊潔 (台大工管系三年級學生)
    簡萓靚(台大財金系三年級)
    周于荃 (台大資訊工程系三年級)
    陳歆涵 (台大會計系四年級)
    李采蓉 (台大人類系四年級學生)
    蔡奇儒(台大機械四年級)
    翁健庭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蘇牧盈 (政大中文系三年級學生)
    陸方龍(清大中文所博士生)
    徐緯 (台大政治系五年級學生)
    林承遠 (台大經濟系畢)
    郭復齊(臺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
    范倍嘉 (台大中文系四年級)
    林佳儀 (台大法研公法一年級)
    許晉東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林紀廷 (台大醫學系四年級學生)
    董諭 (台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
    賈乃輝 (台大資工系三年級學生)
    李博婷 (台大政治系三年級)
    黃韻庭 (東吳大學社會所碩一)
    楊泓軒(台大電機系三年級學生)
    范哲瑋 (台大大氣系二年級)
    吳青沛 (政大社會系博士生)
    黃婷筠 (台大機械系三年級學生)
    劉育信(臺大歷史所碩士班)

  • 這個行動不錯啊。
    可是,keroro,下次要轉貼,請斟酌一下要貼上來的內容啦!你名單貼那麼多,滑鼠要轉很久耶。。。有些人沒耐心的,看到一半就轉台了。如果他們轉台了,你下面那個「國際學者聯合聲明」那篇,也就被忽略了。
    況且你前面已經有貼連結了,大家自會去看,在這裡,把重點貼出來就可以了。
    名單這樣落落長,感覺起來很像是大學查榜,要找看看有沒有親朋好友的名字。
    所以,拜託一下,考量一下讀者的方便。

    weipingli 於 2008/11/07 21:39 回覆

  • keroro
  • 馬政府全面清算民進黨,連國際人士也看不下去!!
    短短五個月,全台一團亂!好個馬英九!!
    =================
    國際學者﹐作家對於台灣目前的司法不公而發表的聯合聲明
    520後司法密集收押卸任與現任民進黨政府官員, 關心台灣的國際學者, 也看不下去
    了, 發表了聯合聲明, 要寄送賴英照.王清峰,連署人包括前AIT主席白樂崎. 前美國
    副總統辦公室亞洲顧問葉望輝等

    資料來源﹕
    http://michaelturton.blogspot.com/2008/11/joint-statement-on-detentions-in-taiwan.html

    November 4, 2008

    JOINT STATEMENT

    US, European and Australian scholars and writers express concern about prosecutions
    in Taiwan

    The undersigned, scholars and writers from the US, Europe and Australia
    wish to express their deep concern about the recent series of detentions
    in Taiwan of present and former DPP government officials. To date there
    have been at least seven such cases (See list below).

    以下聯署的國際學者對於近日台灣政府一連串拘留卸任與現任民進黨政府官員的行
    動,深表憂慮。直至今日,據我們瞭解共有七件類似案件。

    It is obvious that there have been cases of corruption in Taiwan, but these
    have occurred in both political camps. The political neutrality of the judicial
    system is an essential element in a democracy. It is also essential that
    any accused are considered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in the court of
    law.

    很明顯的,貪污這個問題在台灣依然存在,但是這樣的案例在兩大政黨裡均曾發生。
    司法系統維持政治中立是民主的基本要素。堅持任何被指控者在裁定有罪前均是無
    罪的法律理念也是必要的。

    We also believe that the procedures followed by the prosecutor's offices
    are severely flawed: while one or two of the accused have been formally
    charged, the majority is being held incommunicado without being charged.
    This is a severe contravention of the writ of habeas corpus and a basic
    violation of due process, justice and the rule of law.

    我們認為檢察官所採取的法律程序有著嚴重的缺失:雖然當一、兩位被指控者已被
    正式起訴時,大多數被指控者卻在未被正式起訴情況之下就遭到收押禁見。這嚴重
    違反了人身保護令以及正當法律程序、公義與法治。

    In the meantime, the prosecutor's offices evidently leak detrimental information
    to the press. This kind of "trial by press" is a violation of the basic
    standards of judicial procedures. It also gives the distinct impression
    that the Kuomintang authorities are using the judicial system to get even
    with members of the former DPP government. In addition, the people who are
    being held incommunicado are of course unable to defend themselves against
    the misreporting and the leaks in the news media.

    在此同時,檢察官辦公室很明顯地將相關不利消息透露給媒體。這種「透過媒體辦
    案」的方式違反司法程序的基本標準;也讓外界認為國民黨政府利用司法系統來報
    復已下台的民進黨政府。此外,被收押禁見的人,在與外界斷絕聯繫的情況下,無
    法澄清外界不實報導與媒體洩密。

    We do firmly believe that any alleged wrongdoings must be dealt with in
    a fair and open manner in an impartial court. Justice through the rule of
    law is essential to Taiwan's efforts to consolidate democracy and protect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我們深信任何宣稱的犯罪行為應該以公正與公開的方式,在中立的法庭裡審判。透
    過法治落實司法,才能強化台灣民主與保障基本人權。

    We do not want to see Taiwan's hard-earned democracy jeopardized in this
    manner. Taiwan can justifiably be proud of its transition to democracy in
    the late 1980s and early 1990s. It would be sad for Taiwan and detrimental
    to its international image if the progress which was made during the past
    20 years would be erased. Taiwan needs to move forward, not backwards to
    the unfair and unjust procedures as practiced during the dark days of Martial
    Law (1947-87).

    我們不願見到台灣辛苦得來的民主陷入如此困境。台灣因為在八零年代後期與九零
    年早期成功轉型為民主國家,而引以為傲。如果過去二十年來的民主進展從此??煞,
    這不僅將令人難過,台灣的國際形象也將受到嚴害傷害。台灣必須向前邁進,而不
    應是開倒車回到過去戒嚴黑暗時代的不公與不義。

    Signed:

    簽署人:

    Nat Bellocchi, former Chairman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  
    Julian Baum, former Taiwan Bureau Chief,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Coen Blaauw, 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 Washington DC
    David Prager Branner, Director at Large (East Asia),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Gordon G. Chang, author, "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June Teufel Dreyer,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Miami, Florida
    Edward Friedman,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East Asi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Madison
    Bruce Jacobs, Professor of Asian Languages and Studies, Monash University, Melbourne, Australia
    Richard C. Kagan, Professor Emeritus of History, Hamline University, St. Paul Minnesota
    Jerome F. Keating, Associate Professor, National Taipei University (Ret.). Author, "Island in the Stream, a quick case study of Taiwan's complex history" and other works on Taiwan
    Daniel Lynch, Associate Professor,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Victor H. Mair, Professor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Donald Rodgers, Associate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ustin College, Texas
    Terence Russell, Professor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University of Manitoba
    Scott Simon, Professor of Sociology and Anthropology, University of Ottawa
    John J. Tkacik Jr., Senior Research Fellow,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Washington DC
    Gerrit van der Wees, Editor Taiwan Communiqué, Washington DC
    Vincent Wei-cheng Wang,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Richmond, Virginia
    Arthur Waldron, Lauder Professor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Stephen Yates, President of DC Asia Advisory and former Deputy Assistant to the Vice President for National Security Affairs
    ---------------------------------------------------------------

    Specific cases of concern:
    -- The arrest and detention on October 15th of former Interior minister Yu Cheng-hsien;

    -- The arrest and detention on October 27th of former Hsinchu Science Park Director and Deputy Minister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Dr. James Lee;

    -- The arrest and detention on October 29th of DPP Chiayi County Commissioner Chen Ming-wen;

    -- The indictment on October 30th of DPP Tainan City Councilor Wang Ting-yu;

    -- The arrest and detention on October 31st of former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NSC) secretary-general and Deputy Prime Minister Chiou I-jen;

    -- The questioning of former Foreign Minister Dr. Mark Chen on November 3rd and insinuations in the press that he might be charged and arrested.

    -- The arrest and detention on November 4th of DPP Yunlin County Magistrate Ms. Su Chih-fen.



    +++++++++++++


    Ma Yung-cheng, another presidential office official in the Chen Administration, was taken into custody on embezzlement charges yesterday. Note how the wave of arrests has coincided with the publicity push over the Chen Yunlin visit.

    Can we see some action in the international media on this? It would be a good way to put into perspective the lack of access to the Chen Yunlin visit that the media were complaining about.

  • Roy Lin
  • Dear 同學
    許久沒有留言,最近發生的事情讓我忍不住想說幾句話。
    你也知道我的政黨傾向相當明顯,與其說我支持民進黨,不如說我支持獨立要來的貼切。選前與許多朋友的討論,身邊許多支持馬先生的人,持的論調不外乎是受夠陳水扁或是相信馬會搞好經濟,至於主權等的問題,我們質疑他會賣台,然而多數人就像一位死忠支持馬的朋友所說「賣台,他要怎麼賣?」但他上台後一連串自認擱置爭議的作為,卻讓我不以為然,更讓其他國家認定台灣是尋求與中國統一的吧(剛剛看到美國國務院申請DV2010的網站,台灣已經被列為China-Taiwan了),我不知道我這樣解讀美國國務院的作為是不是正確,也試著問了政黨傾向不同的朋友,假設他們看到台灣被列為中國的一部分會有什麼感受,得到的答案是當然會很生氣,然而當我告訴他們美國國務院的作法時,卻只是淡淡的一句,不然你上街頭抗議啊。
    我不懂這是怎麼樣的心理,是他們不在乎國際看待台灣的眼光嗎?還是只要在島內自慰就可以了?
    我從不覺得一個國家在未確定政治之前能搞好經濟,對我來說,馬先生的作法只是昭告世人,他終究要帶我們走向統一,對於這次江陳會,似乎工商界大老一片叫好,但我想到的是,統不統一對這些富人當然沒有多大關係,孰不知他們世界各地置有大批財富,不想生活在五星旗下,老爺有錢,入了他國國籍,拍拍屁股走人,搖身一變成為外商,繼續經營他的事業,但是我們這些不想效忠五星旗的人該怎麼辦?
    最近有個機會,可能要到美國住個一至兩年,我看是該好好考慮,生個美國人。
  • 我剛寫了一大堆回你的留言,但是刪了又寫,寫了又刪。我們找個機會談吧。

    weipingli 於 2008/11/08 03:11 回覆

  • 雪曼
  • Weiping,我也想要回應一下妳之前對於「樂觀」的註解。
    基本上我也贊同福禍相生這種道理(洪七公說毒蛇出沒的地方七步之內必有解藥....我聽他在虎爛...),我之所以沒有像妳這麼樂觀的原因在於,

    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

    如同妳說的,其實網路上甚至實體上的社群,一直前仆後繼地想要找出KMT與DPP之外第三條可以走的路,但是一直跨不過關鍵性「量變」的門檻。我以為那個關鍵在於「掌控媒體的能力」。

    在現今的電子社會,唯有掌握電子媒體的人才會有力量,才能夠讓聲音(正確、完整的聲音)接觸到多數人。遺憾的是,即便我們很粗略的分為統媒和非統媒,他們操做的手法並沒有差別,「收視率導向」,差別只是目標觀眾不同而已。妳是傳播出身的(不是傳播妹喔! XD),應該有更深刻的體驗才對。

    正因為現在結構上只有兩黨可以有媒體發聲的機會,所以其他人才會被迫綁架二選一。我以為治本的方法會在於,(1)有一個有錢人贊同這些小眾團體的理念而願意出資搞個電視台;(2)找到適合的人來經營,讓這個電視台的節目在「老少咸宜」、「邏輯清晰」、「兼具娛樂」等面向能夠得到平衡。只有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才比較有樂觀的機會。

    家兄天天轟炸我要連署什麼的,我還猛澆他冷水,叫他搞好自己家裡就好,他就覺得我很冷血。天知道我這是外表冰冷內在沸騰啊!!! :DDD
  • 我想大家的無力感也許就來自「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這句話。
    對我來說,就是一直寫啊,這樣也許可以激發出其他人的想法。現在持類似想法的人不少,但少了統合的力量。

    weipingli 於 2008/11/08 23:51 回覆

  • 張大爺
  • 我以為,媒體本來就是有特定立場,媒體本來就有財務和市場壓力,公正的媒體應該是永遠都不存在,但公正的閱聽人卻是可以存在的。媒體的力量不是來自於發聲的管道和力道,而是來自忘了動腦的閱聽人。
  • 雪曼
  • 張大爺,
    或許我詞不達意。
    有立場並非原罪,也不是我不爽的目標。我在意的是「為了宣揚立場而不擇手段」這件事情。TVBS如此,三立民視也如此。

    另外,恕我一半同意您「媒體的力量來自忘了動腦的閱聽人」這個remark。這是個表面上正確的論述,但是隱含的假設(至少是我個人的理解)是「每個人都應該是理性而且能夠動腦的」。我不認為這是個堅實的假設。

    因為,媒體可以決定他要給你多少資訊,然後跳到結論。但是閱聽人只是被動接收方,對於第一手資訊沒有accessibility,也無從得知媒體到底刪除了哪些、調動了哪些順序。
    打個比方,陪審團看得到的證據就只有rule of evidence不排除的部分,所以重點就是到底排除了哪些?又為什麼要排除?因為我們不相信陪審團是「理性的」。
    那麼,我們又怎麼能夠苛求閱聽人是理性的呢?

    歐美國家的新聞媒體不要說是惡意作假新聞了(TVBS的瀝青鴨、東森腳尾飯),連沒有查證而做出錯誤結論這種非惡意錯誤,都可以結束一個新聞從業人員的職涯。台灣的新聞媒體有這樣的自律嗎?